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四十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八幕

第四百四十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八幕


  “等到我回过神来,整个脸都麻木了,弄得血肉模糊,我一开始很着急,但想到接下来的计划,反而觉得黑影帮了我一把,因为模仿单明泽的脸部伪装可以省略过去了。”

  “那你身上的旧疤是怎么弄的?”恽夜遥问道。

  柳航露出一脸疑惑的神情说:“旧疤?不是晚上爷爷和你帮我弄上去的吗?我和单明泽聊了一会儿天,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等我醒来,身上的伪装就完成了,当时我还看到爷爷盯着我看,以为是他在暗示我不要弄坏伪装呢。”

  “小赤佬,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这样的暗示?再说我们也没有人会伪造伤疤啊!”柳桥蒲立刻反驳。

  这一回柳航更加懵了,他撩起衣服来,身上那条伤疤确实栩栩如真,边上人都凑过去看,反正大部分人都被这件事搞糊涂了。

  只有一个小姑娘眼中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就是文曼曼,她想到了楼上那个和恽夜遥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定是他,除此之外不可能是其他人。

  文曼曼认为这是个好人,虽然她并没有证据,但就是直觉认为如此,所以决定不把楼上人说出来。

  她跟着桃慕青看了一眼之后,两个人退回到原位,桃慕青若有所思的问:“伤疤难道是自己长上去的?”

  “我估计是小航以前受过伤,他忘了吧?”文曼曼趁机附和。

  “其次,那么近的距离,小航和老师都被骗了,以为那是真的尸体,说明衣柜里的东西,所释放出来的效果非常好,你们看老师的衣服和裤腿,上面沾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但不多。”

  “当时死者的头颅直接从身体上掉下来,本应该大量喷溅鲜血的,可是在她近距离的脸色身上却没有大片血迹,这是为什么呢?”恽夜遥问。

  谢云蒙回答说:“因为尸体不是当场死亡的。”

  “对,结合我们目前找到的线索,这个推理结果应该是正确的。目前要弄清楚的不是凶手如何砍下尸体的头颅,而是他如何把一具真正的尸体无声无息扔在现场,替换出‘舒雪’的。要知道,瞒过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柳桥蒲插上说;“我大致开始有点谱了,虽然小遥你的问题我还不知道,但地上的血,我和小航看到的尸体,都应该是投影仪的杰作吧?这个凶手不仅对诡谲屋了解,而且是可以经常外出的人,不然他不可能带回精密投影仪,还能自如使用。”

  “确实如此,老师你的鞋底上一点血迹都没有,足以证明当时地上的大部分血都是假的,而且你看小航,与你一样鞋底干干净净,说明他看到的鲜血也是假的,目前我们只能猜测,衣柜里藏着精密投影仪,但是具体是否能达到想象的效果,还要找到实物才能确认。”

  “凶手趁着我们汇聚到客厅里的时候,想要去回收作案工具,却被小航撞了个正着。这件事证明两点,第一,在此之前,凶手没有机会回收作案工具。第二,头天发生的凶杀案之中,除了三重血屋是突发事件,其他都是凶手事先安排好的。”

  “这件事还有太多搞不明白的地方,除了衣柜的问题之外,就是舒雪,她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为什么凶手要伪装她的尸体?破解这些谜题,除了我们需要走一趟孟琪儿房间之外,也必须当事人开口才行,没有当事人的证言,我们很难下定论。”

  恽夜遥所指的当事人大家都很清楚,但是此刻已经没有人想要逼问什么,只想听恽夜遥把接下来的推理说完。

  “我们把话题回到三重血屋上面来,到现在为止,我才真正明白,褐色塔楼才是可以通到任何地方的中间点,它连接着诡谲屋的每一栋房子,甚至是远在山崖边缘的文阿姨餐馆。正因为有着这样特殊的位置,一开始的行动才会集中到这里。”

  片刻之后,恽夜遥和谢云蒙都非常震惊,纸片上居然写的是一份验尸报告,虽然不是以正规格式,但内容非常详细,很多地方甚至比他们调查出来的还要详细。

  两个人把纸片递给柳桥蒲,谢云蒙问:“老师,您看我们是不是要念这上面的内容?”

  柳桥蒲看完沉吟片刻才说:“这个人肯定是个医生,不然他不可能知道那么多,而且,他是趁着我们离开的时候偷偷检查尸体的,完美避开了我们的耳目,我想,他对我们的侦查路线以及行动都非常熟悉。”

  “各位,你们之中如果有谁知道这个人的话,请如实说出来,不要再隐瞒了。”柳桥蒲大声对着所有人说道,他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没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某个人传递消息,所谓的验尸者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行动轨迹的。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答老刑警,文曼曼缩在桃慕青后面一声不吭,反正她也不是通风报信的人,只不过是无意中遇到而已,不说话也没有错。

  不知道为什么,文曼曼始终觉得那个人不可能是坏人,也许是他和恽夜遥一模一样的脸,但同时,文曼曼也看向了颜慕恒,这个人从笔迹中到底意识到了什么呢?会不会对楼上人不利呢?文曼曼想不明白,所以她有些担心。

  颜慕恒完全没有注意到文曼曼的目光,而是自顾自思考着,听到老刑警的问题,有些话盘绕在嘴边,可是颜慕恒斟酌再三,没有说出口。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现在她自己也有些迷茫,疑惑的眼神看向刑警先生怀里的恽夜遥,颜慕恒告诉自己,不可能再有第三个和永恒之心如此相像的人了。

  事实上,纸片上的字迹很像过去永恒之心的字迹,但是一个人长大之后字迹有可能会改变很多,这样自我安慰着,颜慕恒不打算告诉刑警这些事。

  等待了一会儿之后,见没有人开口,柳桥蒲把纸片重新递给恽夜遥,说:“结合你的推理说一下吧,不必要的说的地方尽量省略,明白吗?”

  “老师,我知道了。”恽夜遥点了点头,他知道柳桥蒲是担心太过于血腥的描述,会让大家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恐惧情绪再次失控。

  但是该从哪里开始讲述呢?恽夜遥思考着,目光反复在那份‘验尸报告’上面移动,寻找着合适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