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四十七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六幕

第四百四十七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六幕


  恽夜遥说:“老师,如果是陆浩宇的话,他同样也可以半夜利用空房间,不必要使用连帆的房间。”

  柳桥蒲说:“文玉雅行动完之后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直接回餐馆去,第二是躲进钟楼里面。如果她那个时候就已经在诡谲屋里了,那么回餐馆的几率就很小,但是经过随时有可能醒来的陆浩宇房间,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而陆浩宇不同,他行动之后,可以直接躲进自己房间里,没有一个人会提出质疑。”

  “当天早上陆浩宇是最后几个到达餐厅的,他完全可以慢慢布置好现场,再下楼。”柳桥蒲的话不无道理,他说完,等待着恽夜遥发表意见。

  恽夜遥说:“老师,我同意你的说法,确实早上行动,陆浩宇要比文阿姨更方便,但我们依然无法百分之百肯定陆浩宇就是躲在楼底的人。所以除去他们两个,还有没有第三个有可能躲在楼底的嫌疑人了呢?”

  “这个……”柳桥蒲不由自主看了一眼颜慕恒旁边的沐东东,欲言又止,倒是沐东东很大方,说:“还有我,我的房间在陆浩宇旁边,也靠近楼底,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嫌疑人的目的是要进入连帆房间,那么他直接进入自己房间的衣柜,走密道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费事躲在楼梯底下呢?”

  听到沐东东这样说,恽夜遥微笑了一下,开口:“确实如此,但前提是他们两个人都要知道衣柜是密道入口才行,文阿姨毋庸置疑,肯定知道。陆浩宇呢?这个人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处在调查边缘的人,既不涉及山下的凶杀案,又与诡谲屋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陆浩宇知道衣柜的用途,他和文阿姨就都不可能藏在楼底下,这行动对他们来说是多余的。如果他不知道衣柜的用途,那就很难说了。但大家不要忽略了我上面说过的话,陆浩宇是唯一一个处在调查边缘的人,他有什么理由要去杀死素不相识的西西家保姆呢?”

  “既然如此,”沐东东马上接口说:“我认为秦森的嫌疑最大,他欺骗了我妹妹,而且你刚才的分析不也没提到他吗?”

  恽夜遥看着沐东东,若有所思的说:“可秦森住在蓝色塔楼最靠近娱乐室的那个房间里,半夜潜入褐色塔楼密道是不可能的。”

  “呃!”沐东东瞬间语塞,安静了下来。

  恽夜遥继续说:“躲在褐色塔楼底部的人确实存在,但我们几乎排除了所有的人,看似好像无法得到答案了,真的如此吗?”他的视线扫过整个房间,然后轻声在谢云蒙耳边嘀咕了一句,刑警先生眯起眼眸,似乎在看向房间某一个特定的位置,又似乎不是,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不免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不去管某些人的反应,谢云蒙说:“小遥,既然这个人无法确定,那就往下说吧,也许答案很快就会找到。”

  法“嗯,我知道了。”恽夜遥抬头回应:“我可以肯定,躲在楼底的人,就是杀死西西家保姆的真凶,他并不像我们猜测的那样,希望躲起来不被发现,事实正好相反,他希望那个时候有人意识到塔楼底部躲着神秘者,但又不想要被人看到真面目,所以他利用了黑猫,半夜惊动躲在角落里的猫咪,也是故意为之。”

  “所以,小航,他是在听到你的脚步声之后,才去惊动猫咪发出声音的。这个人一直躲在楼底下等待,无论是谁出来,他都会如法炮制,埋下这个伏笔。”

  “可是,小遥,你不要忘了,当天半夜的时候,你、我和小小都出来过,怎么没有动静呢?”谢云蒙问道。

  恽夜遥说:“小蒙,小小的房间是在靠近楼底的地方,站在房间门口,可以看到黑猫躲藏的那个角落。而且你们俩是刑警,他绝不愿意惊动刑警的,至于我呢,本可以成为目标,但他发现我挨个敲了所有人的房门,因为不确定有没有惊动刑警,所以他放弃了。”

  演员先生的话没有说完,惊愕的表情就浮上了刑警脸庞,他说:“小遥,你是说那个凶手一开始就知道我和小小的身份?这怎么可能,知道我们身份的只有颜慕恒和沐东东两个人,当时连老师都不知道,难道凶手是第二重人格的颜慕恒?他一边帮我们,一边又扮演杀人的角色?”

  随着谢云蒙的话语,大家再次朝颜慕恒露出惊恐的神色,倒是他自己,气定神闲的说:“刑警先生,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不然就是恶意诽谤。”

  谢云蒙的话语也很肯定,他大声说:“颜慕恒,我相信小遥的推理,也确定沐东东不可能是杀人凶手,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了。”

  听到这里,柳桥蒲皱起了眉头,谢云蒙此话说的太过于武断了,他们确实没有任何证据,老刑警想要出口反驳,但略略思考了一下,还是保持着沉默,他认为谢云蒙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想要继续往下听听再说。

  “切!”颜慕恒发出不屑的声音,双臂环抱在胸前,靠在衣柜门上不再反驳,他并不害怕,也同老刑警一样,想要听听看谢云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小遥,你说呢?”刑警先生问怀中人。

  恽夜遥摇了摇头,说:“小蒙,我不能确定是否是第二重人格的颜慕恒,因为我相信他的本心是善良的。不过我也同样不信沐东东是杀人凶手,因为他与陆浩宇一样,没有动机。抱歉,东东,这部分的推理把你牵扯进来了。”

  “没关系的。”沐东东微笑着说道,向柳桥蒲的方向挪了挪位置,让自己离颜慕恒稍微远一点,他也许在害怕颜慕恒会突然出手伤害坐在身边的人,柳航则一动不动,依然紧挨着颜慕恒就坐。

  “现在我们暂且把楼底下的人叫做‘X’。”恽夜遥说:“X达成目的之后,就躲进了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认为他并不熟悉这栋房子,也不知道这里有密道和机关。所以第一天晚上他应该不打算杀人。毕竟被害人当时还在昏迷中,不马上行动也不要紧。”

  “何况,他在山道上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行动,再次出手必须小心才行。王姐,这里经常发生雪崩吗?”恽夜遥问道。

  “不会,虽然这里每年都会下大雪,但雪崩的次数很少,我来的这十年间,除了三天前,也就发生过一次,那年的雪真的非常大,超过了其他所有的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