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诸天最强基因 > 第515章 教训

  楼外喊话之人,正是太上大长老的关门弟子,一向心高气傲。几年前,甚至让太上大长老找宗主商量他与乐黛儿双修之事,只是被乐黛儿当着两位月清宫实权人物的面严词拒绝了。只是,这人却是并没有死心的模样,在月清宫内仍是不时缠着她,尤其让乐黛儿不舒服的是,此人时常会在他的一些交好师兄弟面前,说乐黛儿与他关系如何之好。这般无根无据,空穴来风之言,让乐黛儿伤透了脑筋。如今,他这一出现,只怕是没什么好事了。

  “怎么,有些麻烦?”平江看乐黛儿神色不好,不由问道。

  何止是有些麻烦,只怕是个大大的麻烦。单单喊话之人的话,乐黛儿自忖自己也能对付得了。只是,他身后的太上大长老太过护短,平日又对这关门弟子疼爱有加,使得这人在月清宫倒似成了一个碰不得的刺猬一般。

  “黛儿师妹,愚兄可是打听清楚了,那平江确实来了你这边,怎么,这传说中厉害非常的鬼才散修,如今见不得人不成?!”楼外的声音,似是变得更加狂傲了。

  平江一脸淡淡无所谓的模样,只是看着乐黛儿,这里终究是月清宫,大宗门中,历来也都是争强斗胜,勾心斗角之地,再没弄清楚事情前,他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的。只是,他表面没露出什么,心中却已是怒火中烧,楼外之人满嘴挑衅轻视之意,平江听在耳中,自然不会舒服。

  寻求仙道长生之人,本就是要以命搏天,心中必须有一股不屈之意。若真是想要顺应自然,一切都无所谓,无欲无求,与世无争的话,那又何必修仙,直接按世道轮回,享受完一生老死就是。与这仙道一途,可就相悖而行了。

  “我们还是出去吧,如若不然,还不知道这人会说出什么来呢!”乐黛儿轻轻苦笑一下。

  金清儿把黛儿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下飞转,忙问道:“怎么了,莫非此人有何来历?否则,在这月清宫,又怎么会有人这般欺到你头上来?”

  “此人,名叫唐云鹤,是我们月清宫太上大长老的关门弟子。”乐黛儿不知道等一下会出什么事,便想把一些事情说出一下。

  “太上大长老?权利很大?难道比你们宫主还厉害?”金清儿虽然来过几次月清宫,但是对里面的事情,以她和金老这等外人的身份,明显知道的并不清楚。

  乐黛儿只得再解释了一下,楼外又响起那人的几道催促声音,一次比一次听着刺耳,平江脸色已经开始有些难看了。

  这座迎宾楼,是这座夕语灵山上用来招待来访修士的地方,而为了各自之间不被打扰,所以整个楼,还有每个楼层都有对应的禁制法阵,需要持有特定的令牌才能进来。适才乐黛儿引他们进来时,身上便散发出一丝淡淡的白光,平江等人当时并未在意,如今乐黛儿把此事也说了一下,让他们明白为何外面的人只是叫嚣,却根本没能进来了。

  而月清宫的太上大长老,虽然权利仍旧比月清宫宫主稍弱一些,但是让人头痛的是,太上大长老一共有兄弟三人,除了一个当年意外陨落之外,剩下两人,竟然都是阳婴修士。这使得太上大长老无疑可以算是月清宫宫主之下的第一人了。这些年来,当黛儿的师父平日闭关时,便是由这位太上大长老主持月清宫的一些事宜。

  平江听了,只得哼了一声。便随着乐黛儿,一同飞了出去。

  “你就是平江?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么!”四道身影从古楼中飞出,三女一男,平江倒是有些独领风骚的架势。

  古楼外,三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立在空中,脚下一团赤红火云,将他们的青衫都印的有些发紫。最前头一个青年,眼睛微眯,蔑视平江一眼,后一句便是冲着乐黛儿说了。隐下之意,像是说这平江怎么看也不如自己的。

  “那要怎么样才算特别?平日把站着也把元气运足,让这红光把脸照得像猴子屁股一般,便算特别了?”见了青年盯着黛儿时,那**裸不加掩饰的贪欲目光,让平江突然有些难以自持。

  光论斗嘴的话,当年平江才仅仅凝气境界时,便能把前来生事的柳家众人挤兑得够呛。如今在这月清宫,平江并不想给其他人发难的机会,眼前的青年他根本不在乎,但是他身后的人,却不得不让平江顾忌。所以,让这人先出手,也许是个好事情。

  “混蛋!在月清宫,居然还敢这么嚣张,先不论你实力如何,你这胆子倒是够大!凭你这一介散修,也敢在小爷面前叫嚣,你先给我滚下去!”

  平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顺利。这唐云鹤想来平日是太过自大嚣张了些,被随便一句讥讽之言,居然就能生气到这种程度。或者说,他是太在意乐黛儿,所以想在她面前表现一番。

  只是,无论是哪种理由,平江今天都不准备配合他的。

  “下去!”

  一声刺人心神的凌厉之音,猛然在唐云鹤耳边响起,让他心神一散,刚发出几道半月元气剑,正通过手中赤红匕首继续凝聚的元气,也猛然散了开来,还没等他大惊下回过神来,一道炫目紫龙元气波轻松将那几道半月元气剑击散,飞快地冲到跟前,虽然他身旁的两个师弟连忙飞去,想替他抵挡一下,可是紫龙威力实在在他们几个想象之上,完全不似一个阳丹初期修士所能发挥出来。

  砰~砰~砰~

  唐云鹤的两个师弟惊怒地叫出声,被击飞退了开来,然后紫龙在刹那间角度一转,变成了自上而下,竟是把唐云鹤连带着赤红云团,撞得翻滚跌落了下去。

  “黛儿,不是有什么事情吧?!”金清儿虽笑着,眼中隐隐有些担忧之色。

  “平江只是替我做了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而已,恩,大不了我去求下师父了!”乐黛儿似乎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幕一样,倒是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神色。“哎!想不到,紧赶慢赶,老夫还是来晚了一步。”一道光虹飞快接近过来,听到里面修士的声音,平江和金清儿都露出意外的神色。

  来人竟然是与他们在绝迹平原一同与众多修士对战的印天道。千军万马  

  “印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回来时说,这人虽然厉害,却也不会比我们厉害多少的,怎么我们三人竟然根本都抵挡不下他的随意一击?虽然我们三人仓促下,都没发挥多少实力,但是这平江,看他那模样,显然也没用出几分力的!”唐云鹤的两个师弟,一个飞下去接住唐云鹤,一个飞到了印天道身边,神情有些惊怒。

  你们这些小混蛋,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印天道腹诽一声,脸上露出丝苦笑。当初他回来后,便完完全全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在太上殿,说给了宫主和几位太上长老听。而那几个人,在表露了一番将信将疑之后,竟严令让自己不能把这平江的具体实力说出去。

  自从平江几年前进了璀璨境界,在赤炎国已经闹出不少事情,尤其是击杀阳丹初期修士的事情,更是让他名声传到众多宗门中。如果现在再把平江的实力完全说出去的话,确实会让众多宗门修士心中生出一些歪想。以阳丹初期境界,可以力敌阳丹后期,这在天风大陆,甚至其他大陆,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的。

  印天道当时自然也明白宫主和几个太上长老的担心,但是在方才,听到平江进了夕语灵山,而唐云鹤在听了消息后,也跟过来时,他便担心要糟。唐云鹤和乐黛儿,当年都是印天道的师侄辈,它们之间的纠葛他自然也是清楚。而乐黛儿与平江的牵扯,他也很明白,所以才飞快地赶了过来,想不到,还是慢了一步。

  这个平江,印天道总觉得这青年有些神秘,如果一个修士能达到平江这种九星凝丹,宝物诡异而又威力极大时,是不可能简单的了的。尤其是平江的气运,在印天道看来简直是有些逆天。

  那三瓶上古宝物,印天道曾在太上殿里面提了一下,然后隐约询问了几位月清宫当权者,是否需要将它们抢过来。虽然不出意外的话,平江不太可能会躲过木漓老祖的追杀,但是如果宫主和几位太上长老都出动的话,木漓老祖就算得了众多宝物,也是没命享用的。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在宫主陪着乐黛儿出去一趟回来后,便很快被拒绝了。

  徐擎天来月清宫的事情,如今仍是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印天道等人也仅仅知道平江到了乐黛儿这里。

  “什么叫不会比你们厉害多少?如果他实力真的弱些,你们就可以这般随意欺负到月清宫的客人?若让其他修士知道,谁还会与我们月清宫交好!”印天道有些气哼哼地说道。

  那名师弟脸色一僵,便站到一边不再说话。

  “印师兄,如今是我们月清宫的人,被一个散修欺负了,你怎么还帮着这个外人说话?刚才可是他先下手攻击我的!”

  印天道低头,便看到唐云鹤满脸铁青,架着赤虹又飞了上来。他眼中透出的恨意和怨毒神色,连印天道也心下一突。

  “唐云鹤,你当我乐黛儿是瞎子不成?你别以为这里任你信口雌黄,刚才明明是你先攻击过来的!”

  乐黛儿凌厉的声音,让印天道神色有些吃惊,也有些放松的模样。他惊讶的是,乐黛儿居然这么明显地开始与唐云鹤作对,以前,她对待唐云鹤,虽然冷冰冰,却仍不失礼节的。而乐黛儿这般一说,想来唐云鹤暂时应该也闹不起来了,就算闹,最后还不是要闹到太上长老和宫主那里,至少现在,风波应该是过去了。

  “哼,乐黛儿,你居然这么护着这个乡野散修?早就听传闻,你与这混蛋不清不楚,想不到,你居然把他带到我们宗门里来放肆,莫非,方才在迎宾楼里,你们在玩什么一龙三凤不成,你真是给我们月清宫丢……恩?!……”

  一道金光,刷地一声,如同刺破空间一般,倏然刺向正大放厥词的唐云鹤,他虽然马上布起元气罩,却被金光一冲即碎,然后他喉咙一紧,竟是被捏住了喉咙。

  “你找死!”唐云鹤神色一厉,眼神中却透着一丝慌张。掐住他脖子的,正是本来站在乐黛儿三女身旁的平江。唐云鹤明显没想到,平江的速度居然快至这种地步,让他居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制住了。唐云鹤目光微侧,看到乐黛儿正一脸淡然看着自己这边,他突然一脸的羞恼,牙齿紧紧咬住,手腕一翻,一把赤金色的弯刀出现在他手中,接着,弯刀飞快地亮了起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最强基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