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辰美妻 > 番外四男女有别

番外四男女有别


  大夏天谁喝开水!

  温水掺了开水跟冷水最难喝。兰辰伸手指了一下凉白开。

  零点沉默了一瞬,默默的递了过去。

  兰辰却不伸手接,凉凉的瞥了她一眼,装成手也被她撞坏了。

  零点:“……”不敢问他为什么不伸手接过去自己喝,只好放下水杯,把他的床铺摇上来一些,这才重新端起水杯凑到他的嘴唇边喂他喝水。

  看着清凉的水消失在他的唇齿间,意外的发现他的唇形还挺好看!

  看他喝水,这才感觉到自己又渴又饿。

  见他喝了一半不喝了,杯子里还剩下大半杯的水,下意识仰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光。

  喝完这才察觉到木乃伊眼神阴沉的盯着自己。

  零点颤了颤,连忙逃进了卫生间洗杯子。

  出来之后又拿起扫帚打扫一地的玻璃渣倒进垃圾桶里,最后拿起拖把把水渍拖干净,累得坐在一旁陪护的床铺上喘口气。

  兰辰阴沉的眸子紧盯着她,见她又累又乏,眸色深了几分,突然命令:“滚过来!”

  零点:!!!!

  抬头对视上他暴戾的双眼,脖子缩了缩走近,小心翼翼的询问:“你是不是饿了?”

  兰辰垂眸伸手指了指床边上。

  零点一头雾水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了已经装满尿液的尿袋……这是叫她去倒?!

  一脸窘迫的走过去研究了一下,取下尿袋之后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兰辰的眼神一直紧盯着她,哪怕她进了卫生间也没收回目光。直到她拿着已经空的尿袋走出来重新把尿袋装上去,突然出声:“去洗十遍手,用消毒液洗。”

  零点:“……好。”乖乖的转身去洗手,根本没看见躺在病床上被纱布包扎成木乃伊的男人露出来的耳朵红了一片。

  病人只能吃流食,零点又在两个彪形大汉的看押下去医院食堂给自己买了一份饭,给木乃伊买了一份白粥。

  回到病房,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的零点却没有自己先吃,而是打开白粥先喂木乃伊。

  原本以为这一次又会受到刁难,谁知木乃伊乖乖配合吃完了白粥,她心里还有些诧异却也没多想,拿起自己的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天没吃饭,快饿死她了!

  吃着吃着,突然发觉木乃伊一直盯着她。

  零点不由的停下吃饭的动作,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没吃饱?我再去给你打一份白粥?”

  兰辰没说话依旧盯着她。

  零点这才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奇怪,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自己衣服上少了一个衣角,抬头朝他尴尬的笑了笑:“你之前昏迷怕我跑了一直揪着我不放,医生只好拿剪刀剪了我的衣服。”解释完见他闭上眼睛休息,整个人松了口气继续吃完剩下的饭,然后去卫生间洗碗。

  洗着洗着,突然蹲下去靠在墙角抱住自己默默的流泪。

  她太倒霉了,发现男友跟闺蜜暧昧不清,神情恍惚撞到了人。

  光想想每天的住院费、治疗费她都负担不起,更别提额外的赔偿。

  她该怎么办?

  “人呢?掉进马桶里了?!”木乃伊暴戾的声音乍响耳边!

  零点抹掉眼泪快速的站起身冲了出去:“来了来了,什么事?”

  兰辰看着她明显又哭过的样子,眸色深了几分:“我要洗澡。”

  零点懵了一下连忙摇头:“不行!绝对不行!你怎么能洗澡?!”刚刚做完手术的人要求洗澡?这是作死呢!

  兰辰阴沉的眸色紧紧的盯着她:“我不能洗澡是谁害的?现在可是夏天,你必须想办法让我天天洗澡!”

  又不是没打空调……零点心里嘀咕一句,“……我去问医生。”逃命似的飞奔出病房。

  兰辰见保镖立刻跟了上去,拨个电话出去:“梅姨。”

  “小辰!你没事吧!我接到常爷的电话正在收拾东西,马上飞去a市见你!”手机里传来梅姨激动的声音。

  “我没事,你暂时别来,帮我办几件事。”

  “……什么事你说。”

  “把我名下的房产、车子全部卖掉,我看中了一座小岛,书房电脑里有那座岛的资料,你帮我买下来。”

  “……什么?!”

  “梅姨,这次不是简单的车祸,我再也不想回帝都,你听明白了吗?”兰辰危险的双眸半眯了起来。

  “……我一定帮你办妥。”

  “谢谢梅姨,办妥之后你来a市找我。”

  “好。”

  兰辰听见她应声,挂断了电话,阴沉的眼神看向门外。

  果然,梅姨也知道他根本不是母亲亲生的!

  零点红着眼睛突兀的闯进他的视线。

  兰辰皱眉,紧盯着她越走越近。

  见她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他的双腿,又胆怯的飞快挪开。

  看来,医生照做了。

  零点红着眼睛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站在他的面前,小声的开口:“我问过医生了,他说你至少半个月之内不能洗澡,只能擦洗。”

  医生说他受伤最严重的是双腿,这辈子很有可能瘫了!瘫了!

  她把人撞残废了!

  她把人撞残了!!

  她恨不得回到过去掐死自己!

  就为了一个渣男友弄的神情恍惚,害了一个无辜的路人!!

  离得近了,兰辰突然发现她脸红的可疑似乎是巴掌印,顿时眸色一凛质问:“你的脸谁打的?!”

  零点:“……我自己打的。”一想到她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撞残废了,她就不能原谅自己。

  兰辰:“……”满脸讽刺的质问:“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自己打自己?这个蠢女人!

  零点哆嗦了一下嘴唇:“我没有,你别多想,我只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

  “让自己好过一点?”兰辰盯着她露出一个诡异的阴笑:“你会后悔的。”当她以后知道真相,回忆起自己曾经打过自己的傻逼行为,不但会后悔还会恨他。

  “嗯?”零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见他不愿意回答只好作罢转移话题:“我叫保镖进来帮你擦洗一下怎么样?”目光不由的看向他的全身,见他包扎的像个木乃伊似的下意识追问:“你这样……怎么洗?”

  兰辰阴笑:“我只是腿跟头包扎了,其他地方又没有包扎!不用保镖!你给我洗!”

  零点:“……我?”震惊的指着自己。

  窘迫的瞬间红了脸慌忙解释:“我不是偷懒不想伺候你,男女有别,我、我、我……”紧张的突然成了结巴。

  兰辰冷笑:“你不好意思关我什么事?我可是从小就被人伺候惯了!你不做就给我滚回派出所呆着去!想想怎么赔偿我高额的医疗费、住院费、怎么赔我的双腿!!”

  零点:!!!!

  红了眼眶瞪了他几秒钟,默默的蹲下去从床底下拿出干净的盆,走到卫生间接热水端了出来帮他擦洗。

  良辰美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