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 > 今天更新延迟

今天更新延迟


  喊杀声与马蹄敲击地表的声音充满了整个世界,泛着血腥味的强劲盾击如同一柄冲击而来的沉重撞锤,轰的一声撞在了他那高挺而又脆弱的鼻骨之上。

  强烈的酸涩感瞬间浮现,却又迅速被剧烈疼痛所代替。

  这并非是灾难的终点。

  撞击的巨大力道让他不由自主跌落马下,但因为一只套在小腿上的马镫束缚,他并未完全脱离身下枣红色战马,而是头朝下的被狂暴的战马拖着极速奔驰。

  全副武装的身体倒立耷拉于奔马身侧,带着钢铁半盔的脑袋在湿腻的泥浆地上打滚哀嚎,浑浊的泥腥味因为鼻部受损而稍显朦胧,眼睛同样痛的睁不开,只觉身侧有十多位骑手蜂拥掠过,可能是敌人,但也许是自己人。

  他如此想着,下一刻就无暇顾及于此。

  隐约的嗖嗖声响起,然后,马倒了

  伴随着马匹的呜咽哀嚎,伴随着重物倒地带来的巨大力道,他倒着的双腿迅速被挤压的扭曲变形,最终仿佛筷子一样,咔的一声从中折断。

  歇斯底里的痛苦尖叫尚未诞生于喉咙就嘎然而止,瘫倒轰鸣声下,枣红战马身上披着的轻链甲与他一身银锁甲激烈碰撞,凶狠力道来袭,一整排肋骨因此而断,呼吸因巨物的覆盖而沉闷,同时又因断掉的脖子而断断续续。

  眼前一切迅速变得黑暗无比,武器交击、迎风抖动的黑色三头龙旗,骑手们奔驰而过的轰隆隆声、尖叫、大笑、惨嚎、狂吼、求饶

  一切的一切统统从战场上剥离,此时唯有疼痛才是他真正的敌人,面颊、脖颈、心脏、全身上下、那无处不在的痛,疯狂、尖锐、残忍、难以忍受

  他败了

  并不清楚具体何时被这恐怖的敌人击败,但随着黑暗被掀开,随着世界转换,由乱变静,随着塔楼卧室内一个熟睡小男孩尖叫着从羽毛床上坐起身并大口喘气,失败的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噔噔噔的脚步从房间门外响起,紧接着就传来一阵敲门声“蓝礼小少爷,你没事吧”

  声音透过房门,显得闷声闷气。

  “没事,只是一个噩梦”

  压抑着的沙哑声音回应着仆从,却又仿佛在劝说自己。

  可惜,话语因故意控制而正常,但只要低头看去,就能发现他抓紧银灰色被褥的一双白皙小手以及两条胳膊正在无法控制的颤抖着,痉挛着。

  门外仆从显然看不到这些,于是噔噔噔的声音复又诞生,并迅速远去。

  被叫做蓝礼的男孩并未多理会这点,而是一直低头盯着身前双手。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眼眸中仍旧残留着“噩梦”所带来的痛苦神色,但伴随着一种奇妙变化出现,他的双手,以及与双手同颤的心脏却迅速平稳了下来。

  似乎从眼前飘过,却又似乎只是一种特殊的明悟,当这段信息被大脑捕获后,他因此轻吁了口气。

  “假的,没错,都是假的我还活着,我没有被自己的马给压死,更不是一个成年骑士”

  喃喃着,他仔细感受了一番,不久之前那汹涌的痛苦真的已经消失殆尽了,唯有残留在记忆中的错觉仍在困扰着他。

  但那并不真实。

  他默默安慰着自己,却又不确定似得将脑袋转到身侧床头柜处。

  老橡木材质的低矮床头柜上面摆放着几颗装饰用的绯红色石榴石与月长石,一根融化一半的白蜡蜡烛,以及一面来自狭海对面,密尔产的镀银圆镜。

  伴随着他的注视,圆镜清澈的镜面中映出了一张秀气的孩童面孔,不过四五岁大小,黑发蓝眼,静静与他对视着,泛血丝的目光充满审视。

  另一段信息因此浮现。

  、、

  梦里是没有这种数据化能力的,于是他彻底放下了心,周围被忽视的一切因此迅速涌现而来。

  这是一处宁静娇小的卧房,光线暗淡,厚重的棕木房门距离床榻不足两米,堆积黑灰的壁炉静静嵌在床对面墙壁,与床尾只有一腿之隔,其上空白处挂着几条做工精美的淡金色织锦,绸缎表面纹绣着拜拉席恩家族的宝冠雄鹿标志以及家族往昔的一些丰功伟绩。

  拜拉席恩家族是一个古老而又充满荣誉的家族,位列坦格利安王朝八大封建大贵族之一,所以也不难想象织锦上面的画作如何夸张。

  只是蓝礼并未将视线驻留在那上面多久,瞥了一眼后,就将目光挪向了左手侧的窄小窗户。

  一束阳光从窗户的玻璃外投射而来,纤细明媚,照亮临近一块地板,却也笼罩出一片肉眼本不可见的漂浮灰尘。

  此时他位于家族风息堡的巍峨塔楼内部,位置很高,乃至越过光芒的视线中除了阳光外就只有一片朦胧的天空。

  但一股奇特的香味却隐隐从窗外飘荡而来,香味古怪,仿佛墨水与羊皮纸交融而形成的书香,却又隐隐有股子焦糊味道。

  于是蓝礼掀开银色丝质被褥,套上羽毛床侧面地板上的鞋子,只穿了件单薄的黑天鹅绒睡衣就踏步走向窗口。

  稀疏的琐碎声响伴随走路而不断响起,那是地板上铺着的一层灯芯草席子作祟,平时蓝礼总嫌弃走起路来这东西有些太吵,不过此时他已经基本将之忽略了,注意力全放在了自己的目标上。

  嵌入墙壁内部的窗口位置不低,身高不大够得上,于是他搬过附近一张长条凳爬了上去,这才将窄小的方形窗户推开。

  伴随着嘎吱声音,被阻拦在外的轻风登时顺着窗口吹了进来,海鸥声阵阵,咸咸的海风吹起他炭黑色及耳短发,风中裹挟而来的寒冷激起他白皙胳膊上一片鸡皮疙瘩。

  目光越过塔楼下的庭院与一片神木林,放眼望去,晨雾笼罩城墙外的大海,将那本该广袤的海洋景象覆盖的模糊不已。

  更远的地方,朦朦胧胧的船影缓缓荡漾于雾气深处,并非一条两条,而是几十上百。

  它们队形整齐,从海面包围高耸悬崖上的临海城堡,看起来如同迷雾中悄然隐匿着的一群黑骑士,策马昂扬,长枪瞄准敌人,只待号角声响起就要发动冲锋目标正是风息堡。

  拜拉席恩家族的家主,也就是他现下长兄劳勃拜拉席恩此前掀起了一场针对王室坦格利安家族的叛乱,结果刚刚起步就被他们西边的好邻居,效忠王室的河湾地领主提利尔家族打了个当头一棒,被迫远离自家领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家族的风息堡也因此受到了河湾地士兵的围困。

  只是他们距今已经围了大半年,还是没什么动静,教导蓝礼的克礼森学士声称风息堡几千年来从未被攻下,提利尔家显然也知晓这点,所以才只围不攻,以期城堡内补给耗光,活活饿死他们。

  蓝礼不清楚这种说法正确与否,也没兴趣深究,因为如果不出意外,这座城堡会坚挺到最后一刻,直到劳勃拜拉席恩一锤子将坦格利安王朝的继承人砸死,成功篡夺铁王座。

  当然,他也不敢肯定这点,虽说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世界,但具体会不会按照记忆中的情节发展,却是谁也不敢保证的事情

  塔楼高耸,但卧室位置所限,此时蓝礼的视线只能看到临海一面,而那也没什么好看的。

  于是他转移了目光。

  高塔后方隐隐有士兵呼喊声音响起,可能在日常训练,也可能是有人发表讲说,伸脖子朝下看去,楼体根部的庭院内此时正有两道人影面对面交谈。

  距离太远,听不到任何话语,高度原因,他们看起来也像是两只小蚂蚁,一黑一灰,不大起眼。

  然而蓝礼却能够清楚的辨认出他们是谁。

  风息堡的克礼森学士,以及教头加文威尔德。

  克礼森学士日常教导他贵族子嗣一些必要的学识,而此时距离教学时间已经不远。但蓝礼那湛蓝的眼眸看向的却是学士对面站着的风息堡教头。

  似书香,却又有些焦糊的味道就是从这位身上传出来的。距离太远,眼下这点其实难以辨认,但香味早就已经存在了。

  身为拜拉席恩家族的第三子,尽管岁数还小,但有时候蓝礼需要和教头在一个厅堂吃饭,所以他对此很肯定。

  那么问题来了,正常人会散发出这种浓郁的,跨越如此高度的特殊香味吗

  或者说不正常的,真的是威尔德教头吗

  靠在窗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仿佛酸涩与疼痛感仍旧存在一样。

  男孩抿了抿嘴。

  他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进入这个印象中非常残酷的世界,投胎成为拜拉席恩的,成为蓝礼之前的许多事情也颇为模糊,但目前异常却很明显。

  莫名其妙的香味、随着注视而隐隐浮现出的独特“数据”、以及最重要的

  他并不是第一次做那种“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