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勾心曲 > 第三十六章 他就在自己身边?

第三十六章 他就在自己身边?


  青竹本来也不同意她这么做,莫名其妙地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非做不可的大事,只是携带勾魂曲轮回到这一世而已,那使命很可能就是莫筝的混淆记忆中的一个,她和自己一样记起来的东西并不多,也就有些事没准就是臆想。

  他“嗯”了一声:“这是你的事,不必对我言明。”

  莫筝微怔。

  刚才他还一脸深情浓意,只要自己稍稍情迷意乱,那么将发生什么也都不是不可能。怎么转眼就如此冷漠,自己仿佛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连知己都不是了么?

  青竹又说:“那边的事如何了?”

  “你晕了我就送你回来了,哪还想起管他们?不过,青裳应该能想起来了,勾魂曲弹完了。”顿了顿,又说:“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管闲事了。”

  青竹笑笑:“是啊,你管的也不少了。”

  莫筝一脸无语的表情:“以后你的是我也不管了!”说完起身就走。

  “谢谢。”青竹看着她的背影。

  莫筝回头,目光像刀子:“早知道你这样,这半夜我有好多次机会掐住你的脖子!”

  “谢阿筝不杀之恩。”青竹说着开玩笑的话,表情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莫筝看到了他眼神中的哀伤,没再说什么,回了自己的房间,躺下寻思了片刻便睡着了。

  醒来已是下午,她来到梳妆镜前瞅瞅自己的妆容,不禁笑笑,这时,她仿佛听到伏尘说话,就梳了头发戴上绿色桂花发簪走了出去,来到正厅,伏尘眼巴巴地看着青竹,青竹却根本不为所动,伏尘看到莫筝,“哎”了一声,从椅子上下来,拦住她不让她行礼,一脸哀怨地说:“你家青竹可真是个顽固,茅坑里的石头,煮熟的鸭子……反正他就是太固执了。你帮我劝劝他么,就帮我最后一次。”

  莫筝没理会他用错了句子,也不想理会,问他:“你还要青竹假扮你?”

  “不是,大赛因为吕裳的突发状况被迫突然停止,今天下午继续进行,不能少了青竹这么资深的评委啊。可是,他说什么都不同意,而且,还不让我请你去。你说,别的城主有像有这样亲自来求人的么?没有。看在我这么诚心,这么实意,他怎么就能不理不睬呢?我失望,我心痛,我……”

  莫筝说:“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我不说,你说,他听你的吧?”

  青竹冷冰冰地说:“我谁也不听。”

  莫筝无奈地说:“看到了,我劝了也没用。”

  “你还没说什么呢?”

  伏尘心想,这夫妻俩唱双簧呢,怎么都一个样子,他来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青竹说:“大赛开始了,你该回去了。”

  “你不去,我就在你家不走了。”伏尘又坐到椅子上了,他无视青竹杀人一般的眼神,说:“你以为你去点评是为了我,是为了参赛的人,高水平的称赞,低水平的提出哪里不足帮助他们进步,比赛的初衷从来就不是分什么胜负,而是有交流切磋的机会,像竹竹你这么资深优秀又帅气的点评大师若是说不去就不去,失望地可不只有一个人。”

  他说的莫筝有点动摇,她想劝劝青竹,但看了眼青竹没有表情的脸,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样,就没说什么。

  青竹若是不想去谁说什么都没用,若是想去不用别人说什么。

  其实青竹也有点动摇了,被夸帅气对他来说非常受用,但刚才他说了不去了,也不能突然松口,别看他只是馆主,也很要面子的。

  他略思索片刻,说:“我记得伏埃大哥有很多精美的乐器,学生们刚好缺了,我帮学生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伏尘反应过来了:“你是我好哥们,随便选,价钱也会让你满意的。”

  青竹撇撇嘴:“一副商人的嘴脸!”

  伏尘咧嘴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请青竹可真的不容易。

  这时,阿骆走了进来,比比划划地,口型非常夸张,谁也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莫筝走过去,温柔地说:“你不要着急,慢慢说,一个字一个字说。”

  伏尘说:“那要说到什么时候,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俩说吧,我和竹竹先走了。”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青竹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伏尘离开了。

  阿骆一个字一个字说,费了好大力气,说的脸红脖子粗的,总算让莫筝看明白了大概。

  他也想去大赛看看,说也许听到乐器演奏能想起来什么,并想表演一首给大家听。

  等莫筝和阿骆到了现场,刚好下台一位选手,青竹也刚刚说完,面无表情,但是莫筝也知道他一定用心评价了。

  她跟阿骆一起走过去,坐下,青竹问她:“怎么把他也领来了?”

  “他说想过来看看。”

  “你果然还是改不了你的毛病。啊!”青竹忍住没有喊得太大声,瞪她,低头看她踩在自己脚上的脚,莫筝拿下去,哼了一声就看向了上台的男子。

  比赛结束,已经日落,最终的结果是吕裳第一,对于她曲子没有弹完还能有如此之好成绩,很多人表示不服,吕裳只好又演奏了一次,这下没人再说什么了。

  本来这样就给各自回家,但伏尘觉得太快了,就大声说:“大家知道一直点评,口干舌燥的这位白发美男是谁么?

  他是我的好朋友,仙乐馆的馆主,青竹,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夫人莫筝,这两位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生,他们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乐器演奏大师。

  今天你们来是有耳福也有眼福了。在即将结束之前,让他们夫妻二人为我们共同演奏一曲,听一下竹笛和古筝合奏音乐带来的美妙视听盛宴,大家掌声掌声。”

  他说完拍手,大家也跟着拍手,雷鸣般的响声响起,即使青竹生气地把拳头捏到咔咔响,也只能冷漠地拉着莫筝的手,到台上合奏了一首《凤舞龙跃》,

  听到大家再次鼓掌叫好,他没有任何满意高兴的感觉,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就在莫筝都没反应过来和大家的惊讶当中化作一道白光离开了现场。

  莫筝孤零零的站在台上,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羊,她有点尴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好在她反应快,不知所措了一小阵,说:“青竹就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该去该留从不啰嗦。”

  伏尘说:“是啊,青竹就是一个有个性的美男子,嗯,结束了,大家该散了就散了吧。”

  阿骆跑上台,扯了扯莫筝的衣袖,莫筝这才想起她带阿骆来的目的了,就跑去伏尘身边说了几句话,伏尘说:“不能耽误大家的时间,你和他说,让大家先回去,只表演给咱们也是可以的。”

  莫筝说给阿骆听,阿骆点点头,勉强同意,莫筝知道他不高兴了,说以后还有机会。

  阿骆深吸口气,就到树上摘下一片树叶,吹了起来。

  莫筝愣住了,在场的人也都愣住了,万没有想到他的乐器竟然是树叶,如此就是不让大家走也不会有人留下来的吧。

  但莫筝想起他还什么乐器都没学,还是给他投去了欣赏和鼓励的目光,受到鼓舞的阿骆信心十足,莫筝又把手放在身后做鼓掌的动作,在场的人热烈鼓掌,说实话,虽然乐器太普通,但来自大自然是非常动听也动人的。

  曲子还有一小节,阿骆非常高兴能有人欣赏,但也挺着急怎么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皱起了眉头,

  他一着急,曲风一下就发生了很大变化,立刻变得山崩地裂一般,台上像地震一样晃动起来,阿骆没保持住平衡,摔倒在地上,

  树叶飘到了莫筝的头上,这时晃动停止,她走过去,喊阿骆的名字,阿骆慢慢地睁开眼,他看了眼莫筝,喊了一声:“时莫语!”

  莫筝听到这个名字感觉脑袋像轰然炸开了一般,她问:“你叫我什么?”

  “时莫语,你是时莫语,你上一世的名字就是时莫语!”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上一世的事,你还知道多少,你知不知道,他在哪儿?”莫筝非常激动的半跪在地上,她一直都很像叫莫语这个名字,没想到着竟然是自己上一世的名姓。但这都不重要,她只想知道他在哪。

  阿骆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然后看莫筝震惊地看着他,说:“不是我。”

  莫筝想说,那我就放心了。

  “他是谁,他在哪,求你告诉我,求你了。”莫筝哭着哀求。

  “就在你身边,回去吧,你会知道答案,也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只能说这么多,

  上一世的事要想全部想起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天天和他在一起,不可能感受不到。”

  莫筝知道他说的是谁,但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一直以为他不是,即使有某一瞬间那样想过,也觉得太过荒唐可笑,

  而同样的白发,同样的脾气秉性, 同样会做饭给她吃,他们几乎一模一样,难道,青竹真是他。又为什么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谢谢。”莫筝说完这两个字,就表情落寞的站了起来,她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她不知道过去应该如何面对青竹,她知道,他还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向他开口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