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生肖神纪 > 第137章 热爱神学的年轻人

第137章 热爱神学的年轻人


  哪怕在谢钊极度委婉的规劝之后,白求安仍旧抵不住美色的诱惑。

  在陈大小姐疑似有发怒迹象的“南宛餐厅,吃饭”的字样下,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单刀赴会奔赴沙场。

  其实两个人哪怕在同一个大学之中,能够见面的机会还是很少。偌大的校园光是想要逛上一遍没有几个小时就下不了。

  更何况江北大学的课程安排之满,这群学霸们的上进心之强。让白求安唯有叹为观止四个字可以形容。

  其实之前在孙延喜身上就多多少少能够看出来一点。

  但是真正的几万个孙延喜凑在一起,就真的是一种另类的壮观场面。

  国之学府,国之重器,国之未来,国之栋梁几个字远远不能表达白求安心里对于江北大的崇敬之情。

  难为他这个学渣强行踩进学霸堆里,真的是有种……与有荣焉的自豪。

  千篇一律的刻苦训练的日子,还有一些关于杀人学神学知识的恶补。更让白求安感觉谢钊的博学多才的地方在于……

  这个家伙竟然涉猎了大学数学、语文、编程等等白求安所能想到的所有基础科目。并且揉碎了一股脑的扔给他们。

  不求白求安他们全部记住,只求他们对这些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以便他们不至于在与众多学霸们的交谈中露出太多马脚,甚至落到不敢说话的地步。

  “我们在一个学校,并且宿舍里的那么近,你一个星期竟然就只出来和我吃一顿饭?还是在我半强迫的前提下?”

  陈大小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白求安刚拿上筷子就立马做的板正的看着陈晓婵,接受陈大小姐的训话。

  “您说的对!这值得反思!”

  白求安秉持着,不反驳、不反对、不拒绝的三不原则对待发怒的陈晓婵。

  “哼,你就会敷衍我。”

  陈晓婵盯着白求安,眼睛里开始冒起水雾。

  “不是……我错了……”

  白求安顿时慌了。

  “你这些天在干什么?”陈晓婵凑近了点。

  “学习!”

  白求安笃定道,训练应该可以和学习划等号吧。他总不能说每天都在打架吧。

  “呼……也对,江北大里大家都在学习,你是应该好好恶补一下了。不能因为侥幸考进了江北大就以为这是自己的实力。”

  陈晓婵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在这种事情上陈晓婵说话绝对不会考虑白求安的感受,总是为他好的嘛。

  而且……

  他敢反驳吗?

  “您说的是!”

  “你要好好学哦,之后努力考研。换个你喜欢的专业。考古这个专业是真的没有前途的。”

  “啊……我觉得还好吧。”

  “好个屁嘞,工资低不说还成年往外跑。你说你……你以后结婚了有孩子了,难道还要拖家带口的往外跑着考古吗?”

  “有道理……但是也可以留校当讲师?”

  “你看看考古专业的,缺老师吗?”陈晓婵赏了白求安一记白眼“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在你们之前考古专业已经好多年没有开张了。”

  “而且在看看你们住的地方,学校真的是不拿你们当人看!”

  陈晓婵说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出来。哪有让学生住进鬼楼的啊,就算是老师招惹你了,也不能让学生替他受罪吧。

  “哈哈,还好……我们皮糙肉厚阳气重,也不在乎这个,而且里面的硬件设施还是挺好的。”

  “两位,打扰一下可以吗?”

  两人正说这话,一边突然就冒出了一个脑袋。

  是一个长得挺阳光的大男孩,手里拿着一堆传单一样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脖子上挂着一个神明保佑符。

  白求安眉头一皱,压下了原本到嘴边的“不需要别烦人”。

  “你干什么?”

  白求安报以微笑。

  那男孩倒也有点自来熟,直接坐在了白求安的身边把手里的一张传单放在了两人中间。

  “是这样,我们今年新成立了一个神学社。是专门来研究神话还有神迹的,这是一个神学爱好者的大家庭。”

  “如果两位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你们是因为这两天兴起的那个神学热吗?”白求安微笑着,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一丝兴趣。

  “对对对,我原本没觉得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呢。但前几天一看,原来还有很多人信奉和相信神明的存在。所以就下定决心申报了这个社团。”

  男孩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申报?你们还没正式成立吗?”

  陈晓婵抓住了重点,她其实知道白求安不信神啊佛的那些东西。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这两天突然兴起的这个东西这么感兴趣。

  “对,人数是够了。但上面的申请还没有通过。”

  “你们现在有多少人啊。”

  白求安又问。

  “不多,五十多人吧。”

  “五十人,不少了。”

  白求安心里一惊,五十人确实不少了。尤其还是在江北大学这样的地方。按理来说学霸不应该都是相信科学的嘛。

  “是啊,所以现在我想再多拉些人,让主管老师看到学校里还有这么多人对神学感兴趣。”

  男孩热情高涨,让白求安心里滋味难明。

  “那个谢谢哈,我还是想考虑一下。毕竟咱们学校还有很多我喜欢的社团。”

  “没关系,只要感兴趣随时联系我……”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白求安追问道。

  “何辰!我叫何辰,那宣传单上有我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哦,谢谢。”

  白求安热情的和何辰挥挥手,然后缓了缓,有些头痛的揉揉太阳穴。

  “怎么了?”

  陈晓婵看着白求安不太高兴的样子。

  “没事啊,就是突然开始像学霸一样埋头苦读感觉有点吃力。”白求安没说实话。

  “没关系,学霸又不是一天练成的。你也别着急,四年呢你怕什么。有不懂得来找我我跟你讲。”

  陈晓婵看着白求安说学习,满心的高兴。

  “嗯……你说……算了。”

  白求安又揉了揉太阳穴,说“吃饭吧,饭都快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