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回到2000年做游戏 > 第三十章 跨年之夜

第三十章 跨年之夜


  30 跨年之夜

  一年前的圣诞节,曾启前往华强北,见到了初创的腾讯,提了自己的建议,然后被礼貌的送走。

  一年之前的昨天,曾启在距离这里不远的登良小区银虹漫画附近的网吧上网。

  一年之前的今天,曾启乘坐飞机回北州,路上还遇到了雷布斯和他的助理汪枫,然后又在跨年的夜里遇到了回国的黄静怡。

  魔幻的一年就这样开启,当电脑培训老师,向易网的丁总自我推荐,然后推广网络游戏,争取代理韩国游戏,最后来到深圳,做起了游戏,从一个角度,离自己初心更近了,另一个角度,是不是离自己的梦想更远了?

  看新闻,互联网公司渐渐有回暖之势,当时网易的股票内部处理价格1元人民币1股,都没人要,但是随着sp业务(手机增值服务)的发张,几次颠簸后,网易和搜狐终究没有摘牌,而腾讯的渗透范围又更大了,业务又多了,自己闷在这里做单机,是不是离成功的互联网,那个大的世界太远了?

  盛大的传奇已经在风风火火的做起来,红月,龙族,千年成为同一时代的三大网游。

  万王之王不断推出资料片。

  石器时代不停推出宠物卡。

  易网的《小说西游》公测了,云风刚开始喊大家玩,高兴的说上万人在线了,不久之后又说还需要好好改一下……据说开始做下一代了。

  曾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上个月《小说西游》发行的时候,还请了周星驰出席活动,虽然广州深圳相隔不远,却没有时间去,顺便提一下,深圳和广州打电话是按长途算,手机按漫游算,价格不便宜。云风当时开玩笑问要不要买易网的股票,1元1股,曾启笑着说,我们打一分钟就能买一股了,这个价格是易网内部员工的福利,本来也没有资格买。(绝大多数人都是在10美元抛光的,至于如今的价格……)

  曾启想着这些事,就像一个数据上已经完全扑街的网文作者,怀疑自己能否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又是为什么?

  小欧起身回一趟宿舍说取充电的手机,等跨年的时候好发短信,问曾启要带什么,曾启摇摇头,问小欧:“你会坚持把这个游戏做完吗?”

  小欧说:“林总说了,后天再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发,我就会做下去,但是其他人我不保证,还有我家在湛江,并不像下铺的小尹住在蒙古,回家那么远。”

  得到战友的支持,曾启觉得好受了点,又看看小白,小白紧张的和一堆qq聊天,和一群爱好者讨论《玉观音》,后来由赵薇谢霆锋主演,小白和那些读者们不停的写意见,发帖子,认为赵薇不适合……

  人人都有事,自己做什么

  曾启继续上网,看同学录,看新浪游戏制作论坛,没有网络的时候想上网,等到上网的时候发现也没有那么多事情可做。

  突然,小欧脸红脖子粗的跑进来,手里紧紧的捏着手机,凑近曾启的耳朵说:“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

  曾启说:“神仙,妖怪,谢谢!”

  小欧激动的说:“我看见小尹和一个女人在床上,他们在……!”

  曾启并不是特别激动,他知道**,再加上有了点钱,这种事情总会发生。只是淡淡的问:“能看清女的是谁没有?”

  小欧说:“没有,女的趴在那里,背朝着门口,我看不清,就是挺白的。”

  曾启说:“那我管不了,反正你在上铺,又不在你的床上,女的又不认识,就算了吧!”

  小欧说:“那怎么能算呢?我以后回到屋子,都会有奇怪的感觉。”

  …………

  这也是现实,既不能告发,又觉得不能忍耐,小欧后来就搬到原来小坚的屋子里,这间成了单间,那个女人后来也似乎没有再进来了。

  凌晨到了,短信,qq消息不停的收到,据说当天中国移动的短信收发创造了记录,一度产生了延迟,而腾讯的qq服务器也在崩溃的边缘。至此中国互联网进入sp拯救的时节,而腾讯也熬过了最后的一个冬天。

  大家都在说,新年快乐,元旦快乐

  祝福明年更好!

  明年会更好吗?

  曾启给黄静怡发了一句:“元旦快乐。”就像几天前发圣诞快乐一样淡,隔得太远就是这样。

  而肖蓉琳给曾启发了一条:“春节回家吗?”

  虽然距离比较近,曾启并不想马上回复。

  几个小时过去了,无目的的网络浏览和没有多少兴奋的cs反恐精英之后,已经凌晨四点多了。

  回与不回暂时无法决定,先把这个游戏做完,到一月底,应该能做完。

  曾启正在思考,突然成文刚拍拍他,向网吧外面走。

  曾启紧跟了过去。

  成文刚在一片小饭馆门口停下了脚步,对曾启笑,我是想拉你出来吃早饭,没想到来的太早了。

  曾启看见成文刚的白衬衣在黑暗中和路灯的照射下分外显眼,看来他是真出来吃早饭的,大外衣都没有披。元旦的深圳,还是相当寒冷的。

  曾启突然发问:“你觉得《不如归》这个游戏怎么样?”

  成文刚直接反问:“你觉得《仙剑奇侠传》怎么样,100分,打多少分?”

  曾启老老实实的回答:“85吧?”

  那你觉得不如归多少分?

  目前是50,等我们优化好了,然后配好cg,音乐,能够打分。

  如果理想值是78,最高能70就很不错了。外包的cg能有多少,你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士气这么差,能调到多好?

  曾启很奇怪一直支持自己的成文刚为何突然质疑起游戏,就看见他高大的身躯在寒风下蜷缩蹦出一句话:“我最担心的不是你们做的好与坏,而是怎么卖?”

  成文刚说:“其实我不是说你们不努力,我们整体的水平就是这样,和国外的,和台湾游戏的制作比起来都差远了,我们唯一的优势是人力成本,可是低廉的成本产不出高质量的游戏,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你们能不能做出来,而是怎么卖出去?”

  和智冠王俊博说的一样,杂志上的游戏太多了,网络游戏抢占着版面,而过去也是游戏传播的电脑房已经全部是网吧了,网吧玩单机的越来越少。现实中,玩单机游戏的人数也没有递增。最可怕的是所有的销售渠道都在主要承接网络游戏的代理,单机的业务在意的人越来越少,你想想看,卖三张点卡可以赚到卖一套正版游戏的利润,不占店铺的存储空间,也不担心压货,你选择哪个去卖?我尝试性的询问了几家新兴的连锁销售商,他们第一句问:你们是网络游戏吗?我们不是网络游戏……”

  “我有一个建议!”说话的是锋哥。原来是锋哥也从网吧里出来了。

  锋哥说:“我能想到的方法就是预装了……”

  说话的是锋哥,在曾启记忆里,锋哥很少说关于游戏销售的话了。

  峰哥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做广告,只要把游戏定价为双碟装69元。”

  曾启接话:“太贵了,现在都是39元两张碟的正版。”

  锋哥说:“广告上这样打,事实上我们不往渠道卖一套,我们给著名的电脑品牌厂商家用机谈预装合同,每套收6元。比如联想的天鹤,天鹊系列,方正的睿智,名睿系列,还有好多如tcl,东海等刚杀入个人电脑的厂商,让他们随机都有游戏光盘。据我所知,西山居的游戏靠预装前几年就是十万套的量,还有一个方法是附送给杂志的随机光盘,像bobgame的水晶宝盒,像电脑爱好者的月刊光盘,里面有时候会带一套正版游戏,我们也按5元左右的价位给他们,这样算下来,有个20万的销量,游戏的本钱能赚回来。”

  成文刚叹到:“大概这是唯一的出路了。”

  后来三个人敲开了一家漏出亮光的小饭馆,看着他们给自己做了第一锅面,和第一笼包子,回去接着上网到9点,然后回宿舍睡觉(新的办公室摆不下沙发了,大沙发也被抬到宿舍),元旦就这样过去了。

  1月5日,又发了1个月工资。

  1月15号,再发了1个月工资。公司总算在正常的进行下去了,《不如归》项目组的工作继续,《最初幻想》战略版的工作继续,大家还是早晚交班的制作,期待着过年前把工资算清楚,然后回家过年……

  归去兮,不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