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咖啡消融的糖 > 第三十七杯 扑克

第三十七杯 扑克


  咖啡书屋里,柔和的灯光温和的晒在身上,在店里也觉得暖暖的。

  慕容闲和叶沁心坐在一起,慕容闲看书,叶沁心则是买了一本漫画杂志来看,因为店里客人不多,所以店员都是很闲的,平哥对店员的要求又没有那么严。

  慕容闲继续看舒婷的《真水无香》,叶沁心看的那本漫画杂志是近年比较火的,所以店里才有卖。

  对比文学作品,叶沁心还是喜欢看漫画,直面的叙述故事,画面感强,关键她也是喜欢看漫画才学的美术。

  桌上摆着两杯咖啡,一杯摩卡咖啡,一杯白摩卡咖啡,摩卡是慕容闲的,白摩卡是叶沁心的,是慕容闲亲手给她调的,专门给她调甜了些。

  时间到了中午,慕容闲只是偶尔才和叶沁心讲讲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书,不过叶沁心也没有打扰他,有些时候也去帮店里收杯子。

  少顷,门被推开来,一个穿着一身名贵衣服的青年走了进来,向店里环顾了一圈,看见叶沁心的时候愣了一下,又看向了慕容闲,嘴角微挑,径直往他们那边走去。

  从他进门那一刻慕容闲和叶沁心就注意到他了,那个青年其实就是钟少龙,叶沁心见他进来,很反感的皱了一下眉头,慕容闲只是嘴唇紧抿,他没想到这个钟少龙居然还来找他。

  钟少龙走到他们面前,看了看他们一眼,然后自顾自的坐在他们的桌前,对慕容闲笑道:“看来我送你的礼物还算不错。”

  慕容闲合上书本,呵呵一笑:“我也以为你下的药会更烈的呢,还好你没狠到那种程度。”

  钟少龙嗤笑道:“我虽然是坏人,但我可不是不折不扣的坏,必竟叶学妹是小薇的朋友,我可不想伤她,而且你应该感谢我吧,被叶学妹照顾的感觉如何?”

  叶沁心皱着柳眉:“钟学长,难道闲学长还得感谢你?”

  钟少龙看了慕容闲和叶沁心一眼,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不是男女朋友,但现在看来,你们的关系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好了不少,呵呵,当然,这其中有没有我的功劳我就不在意了。”

  叶沁心微微掀唇,没再说话,慕容闲却是耸耸肩,疑问道:“你今天刻意来找我不会就是想让我感谢你吧?”

  钟少龙学着慕容闲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不是,你们是不是情侣跟我没关系,让我感兴趣的是你,慕容学弟。”

  “不是,”慕容闲说道:“算了吧学长,我性取向没问题,我对你没兴趣。”

  叶沁心听罢,没忍住噗嗤一笑。

  钟少龙愣了一下,嘴角一咧:“呵呵,放心,我喜欢的人也不是你,我只是对你的为人感兴趣罢了,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慕容闲眉头一皱:“什么问题?”慕容闲一见到他这种表情就觉得有些麻烦,尤其是这种聪明又自大的家伙。

  钟少龙翘着二郎腿,嘴角微微上扬:“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用问你,因为我猜得到答案,所以我也不多说,但我可不是白来的,这个你可以收下。”

  钟少龙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放到桌子上,用食指轻轻地把信弹到慕容闲前面,轻笑道:“这不是什么阴谋,当然,你也可以不收,就当我是白来了。”

  叶沁心很奇怪的看着那封信,信封没有任何注明,封好的。慕容闲看了看,没有拿起来,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钟少龙站了起来,笑道:“你打开就知道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钟少龙是高三的,今年的高考其实已经结束了,高考是六月七号和八号,据说六七八和“录取吧”谐音,所以才定在这两天,不过上次没提到,是因为即使高考,他们学校是不放假的,依旧上课,因为考场充足。

  钟少龙离开了,他来这里其实也就坐了一会儿,时间不长。慕容闲捻起信封,晃了晃,猜测道:“好像是有一张卡纸而已。”

  “要开看看吗?”叶沁心问道,其实她好奇心挺重。

  慕容闲点了点头,把信封拆开,果然和慕容闲说的一样,只有一张很奇怪的扑克牌,掂量掂量份量,这张扑克牌和通常的银行卡一样的材质,应该是张磁卡,但外表完全像一张扑克牌,黑桃K的。

  “这是扑克牌?他给你扑克牌干什么?”叶沁心疑惑不解。

  慕容闲耸耸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他想干嘛,但我觉得肯定没好事。”

  “那这张扑克牌怎么办?要丢掉吗?”叶沁心问道。

  “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不过丢了别人给的东西也不太好,”慕容闲把那张扑克牌收了起来,笑道:“而且他这个人应该是有什么苦衷的。”

  “是吗?”叶沁心撇撇嘴:“学长,你不知道,他可经常欺负小薇的,就算有了小薇,他也经常找其他女生暧昧你知道嘛,差不多一周换一个,所以我才讨厌他。”

  “原来如此,”慕容闲点了点头,沉吟道:“不仅表面自大,行动上还轻浮,这么一个沾花惹草的公子,不过他是不是有些聪明过头了?他的性格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叶沁心看了看慕容闲,奇怪的问:“学长,为什么你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总是有些听不懂啊?”

  慕容闲用食指轻轻地弹了一下叶沁心的额头,轻笑道:“这些你不知道也无所谓啦。”

  叶沁心红透了脸,没想到学长会用那么亲昵的动作,脸红着有些不好意思,就双手端起咖啡,捧在嘴边,想掩饰住脸上羞红的表情。

  慕容闲却没那么自觉,又翻开书来继续看书。

  叶沁心偶尔偷偷看他时候,他总是单手撑着脸庞,另一只手缓缓地翻动着桌上的书页,叶沁心莞尔一笑,也用手撑着小脸,默默地看着他。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杯子里的咖啡味很温柔,慢慢的温暖着两个人的心。

  『命运如同海风——吹着青春的舟,飘摇的曲折的渡过了时间的海。』

  ——冰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