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无限武侠冒险 > 第二百四十章:圣姑、漠北双熊

第二百四十章:圣姑、漠北双熊


  (还未修改,凌晨前发上来混全勤,请等半个小时再看)

  平南王世子想要将“朱无视”推上太子的位置,首先就让夏云墨着手江湖,除了朝堂已被太子掌控外,还因为平南王世子和一个江湖组织有着密切往来。。

  这组织高手辈出,更有不少能人异士,对于夏云墨掌控江湖有很大的助力,这个组织就唤作“幽灵山庄”。

  幽灵山庄里网罗了江湖许多退隐的高手,有人被别人追杀,上天入地,走投无路,不得不化身幽灵,进入幽灵山庄。

  还有人把柄被别人抓在手中,诈死脱身,再难行走江湖。

  而幽灵山庄的头目,则是武当长老“木道人”,木道人的辈分比冲虚还要高一辈,当年本该由他继承武当掌门,可他做了件有违教规的事情,所以才不得不被迫让位。

  而这些年里,木道人策划幽灵山庄,时刻准备颠覆武林,重新夺回掌门的位置。

  至于勾魂,就是木道人收的一个徒弟。

  只要木道人的计划成功,那么以后他自然也能坐上武当掌门的位置,如何能够不兴奋。

  如今冲虚和方证这两个武林泰山北斗级掌门受了伤,再加上夏云墨这皇子身份的施压。

  幽灵山庄也该倾巢出动,发挥他们的作用了。

  哒!哒!哒!

  才刚将此事解决不久,便有两匹快马迎面迎面朝着客栈奔来。

  快马上坐着两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焦黄面皮,双目无神,颌下稀稀疏疏几根胡子,作落魄书生打扮,衣衫褴褛。

  这人已是颇为怪异,但若与旁边那人一比,却显得正常得很。

  只见另一人好似颗肉球般坐在马背上,四肢短小,身体又胖,一颗既扁且阔的脑袋安在双肩之上,便似初生下地之时,给人重重当头一锤,打得他脑袋挤下,脸颊口鼻全都向里扯了开去。

  “是祖千秋和老头子,是日月神教的人,他们来找我干嘛。”

  夏云墨心念一动,便立时想到了两人:“不对,这两人应该是任盈盈派来的。嘿,多半是想要与我合作,救出她的父亲。”

  他嘴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若将江湖大致划分一下,无外乎黑白两道。

  白道的事情有幽灵山庄出手,老刀把子策划了几十年,便是为了等一个机会。

  如今机会已经有了,夏云墨想象他绝对能够抓住,不会让自己失望。

  至于黑道,最重要的一个势力莫约“日月神教”。

  这“日月神教”高手辈出,能人极多,若是铁板一片,那么夏云墨想要下手操控这个势力,难度着实不小。

  可如今日月神教中,任盈盈等人是一派,东方不败又是一派,而这两者间的矛盾已是不可调和。

  自己正好借此机会,掌控日月神教,一统黑白二道。

  “老头子,你说圣姑真能争取到那人?那可是皇子啊。”祖千秋眉宇间有一缕忧虑。

  “嘿,圣姑不是说过吗?那朱无视想要干预江湖,如今却又惹了嵩山、武当、峨眉三大门派,若不想灰溜溜的滚回京城,就只有和我们合作。”肉球似的老头子回答道。

  眨眼间,两人就到了客栈之外,下了马背,向客栈走来。

  “这是……左冷禅的尸体!?”

  祖千秋和老不死两人一踏入客栈,便感觉一股可怕的寒意直入骨髓。

  他们竟看到了左冷禅的尸体。

  这位可是嵩山派掌门人,不管武功,还是智慧,都是当世佼佼者。

  左冷禅行事霸道,在江湖中得罪的人比起金九龄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这些人非但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反而还让嵩山派不断的壮大起来。就此一点,就知左冷禅非是等闲之辈。

  除此之外,客栈的地面上还有两滩血迹、几颗散落的念珠,一柄残破的宝剑。

  祖千秋和老不死都是混迹黑道数十载的人物,又不是傻子,眼前这一番景象,怎能猜测不出此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大派掌门人先于他们一步赶到客栈中,与“五皇子”展开激烈战斗。

  而最终以左冷禅身死,方证老和尚、冲虚老道溃败手上逃走而落幕。

  “你们是魔教的人?”

  夏云墨负手而立,双眸中闪烁着冷电精芒,面容淡漠,予人一种霸道而邪意凛然的感觉。

  “黄河老祖祖千秋、老头子见过皇子殿下,我等两人均是日月神教圣姑属下。”

  两人齐齐躬身,态度恭敬。

  两人也算是江湖中老前辈,但这江湖向来是强者为尊,这次又是奉圣姑命令而来,姿态地下一般也是理所当然。

  “哦。”夏云墨淡淡道:“日月神教圣姑,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祖千秋道:“圣姑只是告知我们有要事找殿下相商,至于具体是何事,我两人并不知道,也不敢打听。”

  夏云墨淡淡道:“时间、地点。”

  老头子道:“地点在天一镇悦来楼,至于时间,殿下若是愿意,现在就可随我两人离开。当然,殿下若是有急事处理,也可另订时间。”

  夏云墨想了想,说道:“好,这事我答应了,你们先回去,我把地善后的的事情处理了,就去见圣姑一面。”

  毕竟是在此地杀了人,而且这人还是嵩山掌门。再加上这一番战斗下来,桌子板凳毁坏了不少。若是不处理善后,这里的掌门怕不是要枯死。

  祖千秋和老头子面色一喜,拱了拱手道:“如此就恭候大驾。”

  ……

  天一镇。

  这镇距离嵩山派不远,而嵩山派是江湖上驰名武林正派,倒也没有马匪、山贼之类敢在此地劫掠,算的上是富裕安宁之地。

  悦来楼是天一镇上的一家小小的客栈,客人并不多,这些天更是被出手大方的客人包了楼,不接外客。

  一楼大厅中,稀稀疏疏的站着数人。

  “圣姑,这件事大概就是这样了。”

  黄河老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不得不说,这任盈盈的御下之术的确不凡,这些人纵然是被三尸脑神丹操控,但却依旧对她忠心耿耿。

  坐在两人面前的是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容貌秀美绝伦,肌肤胜雪,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衣裙,予人一种缥缈却又淡漠的感觉。

  “你们说……左冷禅身死,方证的念珠、冲虚的长剑都掉落在地,并且地下还有一探血迹?”任盈盈轻启红唇,声音清脆娇嫩,却比黄莺更加动听。

  “绝不敢欺骗圣姑。”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那么……这就有趣了。”

  任盈盈眸光流转。又让两人站起了身子,思忖道:“不过也好,他的武功越是高强,便越有可能救出父亲,便越能帮助我们击败东方不败。”

  夏云墨并没有让任盈盈一行人等的太久,莫约一刻钟的时间,就见两道人影缓缓渡步走来。

  “来了。”

  站在任盈盈身后,一个老者双眸一凝,淡淡开口道。

  这老者身穿白衣,容貌清癯,颏下疏疏朗朗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他手持酒杯,意态疏狂,正是“天王老子”向问天。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大门之外,便看到夏云墨与薛冰联袂而来,男的星眉剑目,潇洒俊逸。女的温柔秀美,楚楚动人,当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两个身材魁伟,袒胸露乳的丑恶汉子,正上下打量着夏云墨二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可怕的凶光,叫人不寒而栗。

  “这男的看起来不错,看起来练过横练功夫,筋肉结实,用来熬汤煮了吃是最好的,看得老子直流口水,真相扯一条大腿下来尝尝味道。”

  其中一个皮肤苍白,毫无血色的大汉手中拿着一把长刀,下面放着磨刀石,正“铮铮”磨的一阵人心惶惶。

  “老子喜欢那个女人,瞧这一身细皮嫩肉的,不管是用来爆炒还是清蒸,想来味道都极为不错。”

  另一个黑炭般的大汉,一脸狞笑的望着薛冰,眼中射出禽兽般的光芒。

  这两人唤作“漠北双熊”,是塞外漠北巨盗,一个叫白熊,一个叫黑熊。倘若事主携货而行,漠北双熊不过抢了财务,也就算了。倘若又镖局子保镖,那么漠北双雄往往将那镖师煮了吃,还道练武之人,肌肉结实,吃起来加倍有咬口。

  任盈盈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漠北双熊。

  她紧紧只是打量着夏云墨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

  毕竟夏云墨这面容太年轻了,实在无法想象到他能重伤冲虚、方证,斩杀左冷禅。

  此时正好用漠北双熊,试探一番再作考究。

  寻常人听到谈及“吃人”这个问题,只怕已是骇然变色,双股战战,更何况被吃的对象还是自己。

  夏云墨嗅到两人的血腥味,也微微皱了皱眉。

  他不仅摇了摇头,左冷禅一流的确让人齿冷,可他们到底还是名门正派,要维持表面的光鲜,良心还未完全腐坏,多多少少都还是有些底线。

  至于日月神教,这就完完全全是魔教了,行事没有半点底线,视人命如儿戏。

  薛冰听完这两人的话,抵下头去了,似乎是在瑟瑟发抖,却听她轻轻的说道:“这两只狗熊真是讨厌,说话真让人恶心,我们一人打死一头吧。我打死那头白熊,你打死那头黑熊,好不好嘛?!”

  语气温温柔柔,没有半点杀意,可这内容却实在是让人跌掉下巴。

  这丫头……

  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啊。

  夏云墨微笑道:“好啊,不要取走那头白熊的性命,我这人做事一向讲究“以德报德,以怨报怨”。这两头熊既然喜欢吃人,那也要有被吃的准备。”

  薛冰“呀”了一声,一下子就退了两步,怯生生的说道:“莫非你也要吃人肉?”

  夏云墨翻了个白眼道:“我不吃人肉,就算吃,也绝不是吃着两头狗熊身上的臭肉,而是吃你这个香喷喷的大美人。”

  薛冰又是委屈,又是害怕道:“我……我三天没洗澡了,一点都不香。”

  一众看着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要傻眼了。

  这两个家伙看起来不但不害怕,反而就像是两个缺心眼。

  “妈的,找死!!”

  漠北双熊脸色都要气青了,只觉得对方毫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仿佛两人先前的谈话就是笑话一般。

  他们举起手中武器,疯狂嘶吼着,重重朝两人砸了下来。

  夏云墨身形一掠,好似横空挪移般,骤然出现在黑熊的面前。他伸手一抓,就抓住了黑熊的脖子,再随手一扔,黑熊就好似破布娃娃般飞出了十几丈的距离,重重的砸在地上,砸出了个巨大的坑洞。

  黑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只觉得浑身骨骼都被尽数这段,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动也不能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无限武侠冒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