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七章带着口罩的女人

第七章带着口罩的女人


  我上次就分析了他的面相,觉得这个名叫张豪的男人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所以他被牵连惹上命案也不是没有道理,坏事做多了,那自然会因为因果的关系而受到报应。

  但显然他的报应还没真正的开始,这一次,算是一个“预告片”吧,真正的好戏还没上场。

  他眉心靠右的红痘已经暗红了,说明他这次被牵扯的命案到了自行解决的时候,不需要做其他什么手段。

  不过坏就坏在,他自作聪明了。

  我从他的财帛宫,也就是鼻尖还有眉尾两边看出,色泽青暗,显然是破财了,说明他为了不被牵连,花钱打点了不少关系,所以才会有破财之相。

  这本来就是自己会过去的事,非要托关系去解决,自然适得其反了,这次破财,应该就是他之后“报应”的开始。

  还有,他嘴角两边有白点,房事方面过多啊,导致他有些方面不是太行,这方面等会要说,也要婉转一点了。

  张豪看我面色凝重的盯着他看,时间也有点久,不过他也没有催促我的意思。

  过来几分钟钟,我开始说了起来,“张先生,从你的面相上来看,你回去之后呆在家里三天,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事情自然会过去。”

  “就这么简单?”张豪一愣。

  “对,就这么简单。”

  我点头,“还有,有些暗处的事还是要少做,会让这件事适得其反。”

  “暗处的事?”

  张豪有些惊讶了,“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自己去打点?”

  “对,你的面相上显示,秋霜已到,春风不远,也就是说这件事什么都不做,有人会处理,你不需要担心其他的问题。”

  我点头,这牵扯到命案真不是什么小事了,本来不关你什么事的,但你却着急的四处打点,自然会引起有些人的注意,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也是可以解决事情的。

  张豪沉吟了片刻,才有些恍然的喃喃自语,“难怪老张那边这次只收十万,原来如此啊。”

  他说完这话,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恭敬了,算是对我态度大变,“小师傅贵姓啊?”

  “免贵姓李,单名一个天字。”我微笑的说道。

  张豪似乎心情大好了,他开始张口闭口的叫我李大师,我急忙摆手,李大师可是别人对我师傅的称呼,我那敢,也没有资格叫我师傅的名号。

  “您太客气了,叫我李天就行了。”我急忙摆手说道。

  “那行,下次有什么事,我还会过来找你。”张豪笑了笑,从包里面拿出一叠红票子放在桌子上。

  我吓了一跳,我大致一看至少两千啊,我师傅的境界每次都只收三百,我哪敢收这么多?这不砸师傅的招牌吗?

  “张先生这太多了。”

  “不多,不多。”

  张豪笑着摇头,“我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到时候希望你多多给我指点指点啊。”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了,他也知道自己坏事做的多,想必也是想花钱买个安心,我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声谢谢后将钱收了起来,师傅现在还在病危呢,钱对我现在来说,太重要了。

  张豪说了一声告辞之后,转身离开,但我犹豫了一下叫住了他,张豪疑惑的转过身来,“李小师傅还有事吗?”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张先生,你最近婚姻方面可能会有变化。”

  “李小师傅的意思是?”张豪一愣。

  我没有说话,而是隐晦的指了屋子里面一个纸帽子一下,张豪露出一丝诧异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然后才对我说了一句“多谢李小师傅指点”后匆匆离去。

  我松了口气,有些方面我也不好直说啊,张豪那方面有些虚,所以他头顶一片绿色,应该是一片草原了吧……

  张豪走后,我才惊喜的将钱拿出来数了一下,足足三千啊,要是下午再来两个生意,那么今天的医药费算是凑齐了。

  师傅,我会努力赚钱,一定不会让医院因为没钱而断你的药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去厨房里面随便拍了一个黄瓜,吃了一点饭算是将就过去了,我继续的坐在店里面,果然下午的时候,有一个挺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

  穿得很时尚,短裤很短,露出两条大白腿算是晃眼睛,我有些诧异,我们村子里面很少有这种打扮的女人出现的,关键是还带着墨镜口罩,脸遮得严严实实的,这样子进来干嘛?

  我心中奇怪的站了起来,“美女,有什么需要?”

  这女人看了我一眼,直接坐了下来,也没避讳的直接说道,“我被老公打了,我想离婚,但是他不愿意,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我老公什么时候死。”

  “啊?”

  我一愣,这算的什么啊?算人家死?不过生意上门了,我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干咳了一声,我试探性的问道,“那你带了你老公的照片来了吗?生辰八字呢?”

  “没有带。”

  女人摇头,“你们算命的不是可以从我的婚姻看出我老公的未来吗?那你就这样帮我算。”

  “呃,好吧,方便摘下口罩吗?”我点头。

  女人摘下眼镜和口罩,我一看之后也是吓了一跳,他老公下多重的手啊,看她好身材应该是个挺漂亮的姑娘,但她这时候脸上有几个清晰的巴掌印,两边脸都肿成包子了,眼睛被打了一拳,眼角都有一个瘀血的血泡,算是惨不忍睹。

  这样我真看不出什么,而且还有点慎人,只能尴尬的说了一句,“你还是先把口罩带起来吧,然后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女人将口罩带起来,伸出她的右手。

  手算,其实跟面算大体相同,只不过没有一张脸给我的信息多,她既然要看婚姻,我只能研究她的婚姻线。

  不过看到她的手相之后,首先我是被她中指根部隆起的部位,也就是在我们眼中叫“土星丘”的地方给吸引了,这里是人的一个忠诚的显示地方。

  她这里纹路杂乱无章,而且有三条纹延伸到了她婚姻线,算是岔线,也就是说她在婚姻方面很不忠诚,至少出轨了三个男人,至于出轨了多少次,那我看不出来。

  这样的女人被老公打也算正常啊,出轨的还希望自己的老公死,算是挺自私狠心的。

  至于她的婚姻线中间有断,好像被一刀劈开的断,这就让我忍不住看了女人一眼,因为这代表她只有一次婚姻,而且老公真的会死。

  我有些不自然了,顿了顿后才说道,“你老公会死,但是时间没有明确的指出,这需要看你的脸,不过现在这样也看出来。”

  “会死就行了。”

  女人点头,声音居然没有一丝的哀伤,我心中感叹,碰到这种女人,他男人也是倒霉啊。

  “那我还会结婚吗?”女人继续问。

  “不会,你这辈子只有一次婚姻。”我说道。

  女人沉默了一下,她突然摘下她的眼睛盯着我,“果然算得挺准的。”

  果然?我一怔,什么意思?有些奇怪了。

  “美女你这是?”

  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我记得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

  “你忘记了?上午的时候,你给我老公算了一次,还特别的提醒他,我给他带绿帽子了,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女人冷笑了一声说道。

  我吓了一跳,我艹,她老公是上午算命的张豪?我心中叫苦,刚才那话我干嘛要说啊?

  这女人现在这阵势,是想找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