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二十一章老鼠精的雷劫

第二十一章老鼠精的雷劫


  老鼠精沉默了一会,脸上罕有了露出一丝尴尬,看着我摇头说道,“这个老身真不知道,你可以换一个问题。”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的声音很大,可以说是扯着嗓子怒吼的,我就是在这山上面被我生母无情的扔下,然后我师傅找到的,这老鼠精自封山神,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个老身没有骗你的理由,信不信由你。”

  老鼠精还是摇头。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什么?有关我的一切!”我盯着她问。

  “你这是第三个问题?”老鼠精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是!你现在告诉我!”我点头。

  老鼠精沉吟了一下,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几分钟后才缓缓说了起来。

  “说给你听也没什么关系,有些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十九年前,方圆百里突然一夜之间没水了,河里面没水,山上面更加没水,没人知道原因,但是这一干就是九个月!山下面民不聊生,山上面也好不到哪里去,老身几百年道行都有点受不了,更别说山上面其他一些东西了,山下面的人跑上山找水,而我们则是跑下山找水,几乎挖地三百尺还是没水,就在老身都准备搬家的时候,山上面突然来了一个人……”

  “谁?”天展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道陵!”老鼠精平静的说道。

  天展眉头一皱了,显然不信,“创立正一道的张天师?”

  我也是有些糊涂了,张道陵我自然知道,这人可是真正的神仙,相传他得太上老君之法,创立正一盟威道,一生斩妖除魔,事后羽化成仙,算是一个极为神话的人物。

  不过,先不说这干旱跟我有什么关系,就是这张道陵真的,还是只是重名,这谁知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反正那个人说自己是张道陵。”

  老鼠精摇头说道,她干咳了几声,继续的说了起来,“这张道陵上山之后,不知道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第二天一早,山上面就下了一场百年一遇的暴雪,所有山被白雪掩盖,有雪就等于有水了,我们惊喜,山下面的人也惊喜,……”

  说道这里,老鼠精看向我的目光再次古怪起来,“而你,就在那时候出现了。”

  我眉头紧锁,说实话,老鼠精这回答我非常不满意,至始至终她都避开了一个重点,没有说有关我的任何事,而且进入了一个误点,她以为我的出现才让这场雪下了下来。

  “老家伙你在说书吗?说书的都没你这么扯啊。”天展笑骂了一句。

  老鼠精白了天展一眼继续说道,“有些事老身有必要骗你们,我承认这场干旱跟突发暴雪,跟他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他突然就出现在雪地里面了,而且所有人,包括山里面另外几个老家伙都不清楚,你们说,这怎么解释?”

  天展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他撇头看着我,脸上也是有些古怪。

  我心中惊疑了,这老鼠精真的不知道,还是随便编了一个故事来敷衍我?毕竟都扯出张天师张道陵了,这也太玄乎了。

  我盯着老鼠精不说话了,反正我已经知道我妈在什么地方了,找到我妈,那她绝对不会骗我。

  到时候就知道这老鼠精是不是说谎了,而且或许还可以知道有关我的另外一些事情。

  “行了,三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到你回答一个问题了。”

  老鼠精目光一凝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想让我给你算命?”

  “哦?”老鼠精不以为然起来。

  天展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我盯着她,缓缓说道,“你虽说本体是老鼠精,但是幻化的人形也算是你另外一张脸,你耳根泛红,命宫之中露出三道皱纹,说明你最近遇到了一件,你期待已久但是却犹豫不定的事。”

  老鼠精脸色微变,似乎有了一丝动容,她缓缓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加上你眼中有黄点,唇色过红,这一切,都说明你很想迫切的知道处理这件事的方法。”

  “而你眼神之中,有一丝渴望,对我的渴望,所以你不是让我给你算命,而是,求我给你算命!”

  我嘴角一翘的说道。

  天展听了之后,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老鼠精轻哼了一声,“算你得到了你师傅的几分本事,不错,我是有件事想让你给我算算。”

  “呵呵,到底是‘求’还是‘让’?”我目光淡淡的看着老鼠精。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

  老鼠精眼中凶光一闪,“上次要不是那狗屁师傅特意的对我有所隐瞒,硬逼着让我答应他一件事,我用得着让你给我算?”

  我眉头一皱,“上次?你说的上次是什么时候?”

  “这个,你就要亲自问问你的师傅了!”老鼠精讥讽的说道。

  我脸色阴晴不定了,天展进师傅店门就给我分析了,师傅或许给鬼和妖也算命,难道是这老鼠精亲自去店里面找的师傅算命?

  不过,老鼠精这面相上显示,她这件事是突然出现的,而且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也就是说,必须是在师傅重伤前算的,那么是那天上山下半夜我睡觉,师傅继续守夜那个晚上?

  这不太可能吧,师傅怎么可能丢下我一个人,让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地里睡觉?他却是去给这老鼠精算命?

  而且算完之后,回来就被我妈重伤了?

  我感觉自己在胡思乱想了。

  强行的驱散心中的这些惊疑,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老鼠精说道,“行,我可以给你算!”

  “算你识相!”老鼠精轻哼了一声。

  我走近了一些,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我的目光有些古怪了,“你怀孕了?”

  老鼠精狠狠瞪了我一眼,两边脸颊微微一红,没有否认。

  “我日,真的假的?这老家伙多大年纪了还会怀孕??”

  天展一脸不可思议的走了过来,好像在动物园里面看猴子一样的打量着老鼠精,捂嘴轻笑。

  “够了,老身今年刚好四百岁,相当于你们人类女人的四十五岁,怎么就不能怀孕了??”

  老鼠精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暴怒的模样,差点跟天展打起来。

  我看得无语,这老鼠精看样子的确是还算年轻,不过怀孕是好事啊,怎么她会挣扎?

  天展却是丝毫畏惧没有的哈哈大笑,“哈哈,老家伙你是自己准备找死吗?我要是记得不错的话,天上的玉帝可十分的嫌弃你们老鼠太多了,危害性大,所以每两百年可有专门对付你们老鼠精的一次雷劫的。”

  “啊?这事?”

  我听的一愣,老鼠精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了。

  天展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你别忘了,老鼠可是四害之一的,怎么杀都杀不完的!不过让玉帝动怒的,却是要追溯到当年唐太宗刚登基的时候,那时候,所有生灵都感觉这位是明君,所以万物都去朝拜,高兴的唐太宗在大明宫设宴三天三夜,宴请天下,整个长安三天都是不眠的,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唐太宗在大明宫喝得醉醺醺了,这时候却有一只老鼠突然钻进了宴会现场,居然口吐人言前来拜贺,那双爪作揖的样子,跟人无意,唐太宗与一众大臣都惊讶万分,那时候谁见过动物说话啊?这群大臣一阵溜须拍马,说这只老鼠是鼠仙前来恭喜唐太宗一统天下的!唐太宗心中欢喜,也就将这只老鼠设为上宾。”

  “但这只老鼠说自己的子孙快要饿死了,想让唐太宗也让它的子孙进来,也让它的子孙吃上三天三夜,唐太宗想了想,不就一些老鼠吗?反正也是高兴的日子,也就答应下来,但没想到这老鼠叫唤了几声,不知从哪里涌出无数老鼠,密密麻麻,几乎将大明宫给淹没了,几下的功夫,就将大明宫所有东西吃完了,唐太宗也是当场吓了一跳,立马开口让这只老鼠带着它的子孙离开,但这只老鼠很聪明,说你都当皇帝了,怎么说话不算数啊?唐太宗理亏,只能让无数老鼠吃下去,半天长安就吃空了,然后转移地方,继续吃,那些人也不敢阻止啊,毕竟这些老鼠可是有皇命啊!吃足了三天三夜,将数十万人的口粮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大摇大摆吧离去了,之后这些人因为没有粮食饿死了数万人,天上的玉帝看不下去了,立马派雷公打了一道雷下来,当场灭了那只老鼠,而且下令,成精的老鼠每过两百年,就要经历一次雷劫!这一千多年来,死于雷劫的老鼠精不知道有多少了……”

  说道这里,天展也是啧啧称奇,“而且,每次的雷劫会比上次的厉害,那么,这老家伙以孕妇之躯怎么抵挡雷劫??”

  听了这话我心中恍然,的确,雷劫这种事我也听说过,师傅之前曾经跟我说过,没有下雨的时候,却打“旱雷”,就是一些精怪所谓的雷劫!

  以怀孕之躯,的确是很难抵抗雷劫的。

  “闭嘴?!这个不需要你来提醒老身!”老鼠精脸色难看,冷冷说道。

  天展嘿嘿一笑的没有说话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问我,如果你以孕妇之躯能有几成把握度过雷劫?”我沉吟之后问道。

  “不错!你师傅的意思是想让我将肚子里面的小家伙赶紧的逼出体外,但我……”

  老鼠精说着说着,叹了口气,“老身已经活了四百年了,已经够了,十九年前的干旱我所有孩子都死了,现在好不容易再有自己的孩子,老身想生下来……”

  我和天展互望了一眼,天展撇了撇嘴没有说话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她的命宫,怎么说呢,她命宫有一层不易察觉的暗沉,而且这暗沉凝聚已久,显然到了爆发的时候,也就是说她这次不管肚子里面有没有孩子,她这次度过雷劫的几率都不会高,甚至说难听点,九死一生!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了,看着老鼠精下意识的摸着自己肚子的样子,我心中敬佩也苦涩。

  老鼠一窝生多少个?甚至这些孩子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但是作为母亲的老鼠精,还是这样不舍的伤害肚子里面的孩子一分。

  但是我么生母呢?生我下来,就把我丢在雪地里,她当时是什么心情?不用多想我都知道她当时的神情是多么的冷漠。

  都是做妈的,人居然比老鼠都比不了,我或许太倒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