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十九章杨云

第三十九章杨云


  早上天展起床之后,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匆匆的对我说另外一个地方有事,所以他现在要马上赶到那边去,我问天展要不要我陪他一起,天展摇头。

  不过天展昨天脸上松下来的气,他并没有再次用气掩盖住他的脸,所以我大致的看出来他这次去那边可能会不他顺利,他的疾厄宫显示他或许会受伤,天展的实力都会受伤,这让我十分惊讶天展口中所说的“有事”,到底是什么事了!

  我认真的将他脸上我看到的一切说给了他听,天展沉吟了之后说知道了就匆匆的去村头坐车了。

  看来真的很急。

  我则是要开始学习控制体内“气”的法门了,这不仅是让我以后的“气算”更加的精准,也是为了让我快速的成为二级算命师所需要做的努力。

  按照师傅所教口诀,我开始呼吸吐纳,这个过程其实挺无聊的,就是深呼吸之类的动作,大概呼吸了半个小时,我只是感觉气可以憋得更足了,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吧。

  我要开始打开店门做生意了。

  师傅这个店算是暂时让我赚钱,我得好好的利用,毕竟以后不管去哪里,钱还是很重要的,眼下的打算除了让自己快速的成长之外,我还需要钱,先赚够一百万,我就要开始去寻找张道陵了。

  找到张道陵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没办法,即使找一辈子我也要找到他。

  我将店门打开之后,然后将店里面好好的收拾了一下,看上去整洁一点,等候着生意上门。

  门刚开了没多久,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就将脑袋探了进来,她穿着挺时尚的衣服,热裤然后加白色T恤,显得青春活力。

  生意上门了,我正微笑的迎过去,这美女就眨着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一脸狐疑的走过来,“上次是你救的我吗?”

  我一愣,这次看清楚这女孩的模样,画了一点淡妆,居然是被张菲儿附身的叶智,她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嗯。”

  我点头,“又事吗?”

  其实她今天的面相上来看,疾厄宫已经恢复正常,再加上她命宫光亮,说明她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了。

  她的面相上并没有遇到烦恼的样子,我则是搞不清楚她找到这里来的目的了,毕竟上次钱已经给了。

  “真的是你啊?哎呦,你这地方怎么这么难找啊?累死我了,去给我倒杯水。”

  叶智自来熟的坐了下来,用着小手给自己发热的脸颊扇风,我看着她吩咐我的样子,我心中无语。

  得了,还把我当下人了,谁叫咱开门做生意呢,我笑着给她倒了一杯水。

  叶智喝了之后,就从包里面拿出两叠红票子出来,挺豪气的说道,“这个给你了,算是谢你上次的救命之恩。”

  我忙着摆手,“不用了,上次已经张静文已经替你给过了。”

  叶智眼睛一瞪,“给你,你就拿着。”

  我忍不住心中嘀咕,有钱人都这么不在乎钱的吗?行,给我那我自然不客气了,说了一声谢谢,将钱收了起来。

  “这对了。”

  叶智微微一笑,她凑过来问我,“大师,我最近会有霉运吗?”

  “不会。”我摇头。

  “那好,那先这样了,我要去玩了。”

  说着叶智起身走了出去,走到了店门口她转过头来,“大师,你挺有本事的,应该去市里面找个门面开开啊,窝在这地方,不得发霉了?”

  “呵呵,谢谢好意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市区里面随便一个好的铺面全部搞值少十多万吧?其实我也想主要是没钱。

  “那成吧,有事我还是会过来找你的。”叶智说完走了出去。

  我看着柜子里面两万块钱,说不喜那真是骗人的,一大早就有人送钱过来,这是一个好兆头啊。

  一直坐到了中午,我去后院炒了一个小菜将就着吃了,只可惜一直到下午都没什么人,不过今天一天也值了,如果每天都有两万块,那我这一百万的目标岂不是一个多月就可以完成了?

  想想都是美滋滋的,到了晚上,村里面大街上没人了,我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吹了过来,好像一股冷气从我身边吹过一般,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也没多想照样将门拉了下来。

  刚一转身,我就吓一哆嗦,只见我柜台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他脸很白,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粉一样,说不出的诡异,更重要是他手中抓着一把黑色大刀,一双青色的眼睛还冷冷的看着我,让我整个人有点懵了。

  看到这这恐怖的模样,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的衣服上印着一个“差”字,我恐怕早就撒腿跑出去了,难道就是上次放过张菲儿的那只鬼差?

  强忍着心中的惧意,我挤出一丝笑容,迈出僵硬的脚步缓缓的走到了柜台,翻出一杯水,用手指甲扣出一点祭拜用的香放进水里,然后推到了他面前。

  “倒懂的几分规矩。”这男人看我一眼,拿起杯子将水一饮而尽。

  我松了口气后问,“这位先生是要算命吗?”

  “算!”

  他将杯子放下了,他声音很冷,仿佛一块冰块一样。

  “那先生贵姓?”

  “杨云。”

  我盯着他的脸,怎么说呢,鬼差的脸,跟鬼的脸不同,一般鬼的脸只是煞白,而眼前这只鬼差脸涂满了白色的粉,脸颊各两边还点了一个圆圆的腮红,单单的看气色真看不出什么,如果他不给我看他的手,他来这里的目的我看不出来。

  “那你想算什么?”我只能接着问。

  “不是我算,而是我后代算。”杨云说道。

  “你后代?”我一愣,能当鬼差的至少得死了一千年吧?

  “嗯,我生前的家族后代现在遇到了问题,我想让你帮我给他们指一条明路。”

  “那你有将他们带过来吗?”

  我谨慎的问,其实鬼差今天过来找我帮他的后代,算是他违规,简单的来说就是泄露天机,以他鬼差的身份过来找我,要是被发现了,那他这个鬼差不用当了,甚至会扁入第十三层地狱。

  当然,一个不小心我也会受到牵连,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对待。

  “没有。”杨云神色淡然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只能继续问,“你应该知道事情如果败露了,你跟我都会受到惩罚的!”

  杨云冷漠点头,他翻手的拿出一个令牌出来,“我并不是让你白算,也不会让你冒风险,一切后果我自己会承担,这个东西给你,算是这次你帮我的报酬,你用它可以召唤我一次,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解决。”

  听他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看了桌子上的令牌一眼,这令牌材质应该是樟木的,上面刻着一个“云”字。

  我也没拒绝,也不好拒绝,他上次也放过张菲儿了,我之后恐怕会跟他继续的打交道下去,怎么说还是不好得罪。

  将令牌收了起来,挺凉的,而且还有点重。

  “那行,你现在带我过去看看。”我对着杨云说道。

  杨云点头的走了出去,我自然准备了一点东西,背上一个背包将电动车推了出去,然后将店门锁好,杨云带路,我骑电动车跟着。

  一路上我也大致的问了一下他后代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杨云刚开始还不想说,他说到了就会告诉我,但我自然得提前知道啊,杨云犹豫了一下才说了起来。

  其实挺简单的,杨云死之前留下了一比乐观的财产,他的后代也是用着这笔财富富裕了下去,但所谓穷不过三代,富也富不过三代,果然是到了第三代以后,他的后代就一直家道中落到现在,而且一直很穷,算是这样穷了七八代了。

  算是有点奇怪,毕竟穷也穷不过三代啊?难怪这杨云会冒着风险来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