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七十五章反常的水位

第七十五章反常的水位


  越靠近张强的船,让我意外的是,这张强的船居然搁浅了,我这才发现水已经退下去很多了,露出光滑的河床出来,这夏天长江的水位是很高的,这里虽说是长江一条支流的支流,但是水位怎么会突然下降呢,

  毕竟一个星期之前水位还很高的,

  我看到张强坐在船头抽烟,我跳上船,张强转过头来,便是一愣,他罕有的露出一丝笑意,“你怎么过来了,”

  将背包里的钱掏了出来,微笑的走过去递给他,“给你送钱了,”

  张强有些诧异,却是摆了摆手,“不用了,上次你给的两万块钱已经够了,”

  “拿着,这是你应该的,”

  我将钱塞进他手里,张强也没客气,起身走进他的船屋,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将钱放好了,

  “这水怎么突然掉得这么厉害,”我看着低迷的水位好奇的问,

  张强摇头苦笑,“我能说我晚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就这样子了吗,”

  呃,好吧,我笑了笑,

  “这水位可是很少在这时候掉的,而且已经连续掉了一个五天了,搞得我这船也出不去,唉……”张强忧心忡忡的说道,

  连续掉了五天,这好像是我跟杨云找尸骨的那个晚上开始的,

  张强这样子我不意外,毕竟这水下降了,他的船也出不来,更别说去别的地方了,

  “而且这样在掉下去一个星期,这条河的河床一定会干,”张强接着说道,

  “干,不太可能吧,这条可是长江的支流啊,”

  我立马摇头,如果说冬天干这还算是正常,哪有夏天干的,

  “我在水上面二十年了,对水很敏感,以我的经验来说,如果以这个势头下去,这条河绝对会干,”张强却肯定起来,

  我一愣,张强他是靠水吃饭的,可以说是非常了解这个河水的“性格”,这突然水位骤降,张强也是一脸懵逼,完全一副搞不懂的样子,不过事出突然,可能是这条支流上面出了什么问题吧,

  只有这么解释了,

  “如果真是这样,干了之后,那我们附近村子会不会受到影响,”我忍不住问,

  “这个不好说,如果说地下水干的话,这条河也干,那你们绝对会受到影响,”张强想了想说道,

  听到这里,我一惊了,那?泉之地不就是地下河吗,它可早就干了啊,那按照张强这么说,这条河要是干了,那么我们村子绝对会受到影响,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问,“你说有没有可能,这条河的?珠被人拿了,”

  “?珠,你也知道?珠,”张强一脸诧异,

  我点头,

  “这不太可能的,每颗?珠可都是藏在很隐蔽的地方,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找到?珠的,”张强摇头,

  “如果说,这个拿?珠的不是一般人呢,”我语气有些意味深长了,

  “你什么意思,”张强起了几分兴趣,

  我缓缓说道,“大概十九年前,我们这里发生了一次很大的干旱,地下水全部干枯了,而且直到现在那条地下河都是干枯的,我朋友说那条河是?泉之地,而且我跟我朋友上次去看了一次,发现?泉之地的?珠被人拿走了,所以直到现在都是干的,”

  “有这事,”

  张强觉得不可思议了,“?珠怎么可能被拿走呢,一般来说,没有人知道?珠的下落的,不然每个地方的?珠都被拿走了,国家不乱套了,”

  “真的,”

  我一脸认真,那时候尹芳给我说?珠的时候,我也有些不信,但直到看到那放?珠的地方空空如也,我才知道,或许有人明确的知道每个地方?珠放在哪里,

  张强脸色变化了,他眉头紧锁,他目光闪动的盯着远处的水面,这露出来的河床已经被阳光晒干裂了,的确是有种干旱的前兆,

  “照你这么说,这不是什么小事了,如果这条河真的干了之后,这附近的村子干旱不说,最重要的是,会死很人的,”张强凝重的说道,

  “死人,干死,”

  张强摇头,他手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我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便是一惊了,“上次捞尸的地方,我已经说过了,是一个尸窟,里面少说有成上千的尸骨,而且不止那水尸成精了……”

  我迫不及待的问,“你的意思是,”

  张强点头,“他们没了水的掩盖,就是没了家,如果你没了家,你会怎么样,”

  听了这话,我不敢想下去了,那水尸张强都不是对手,他要是发怒了出来,而且还有这么多水鬼,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沉默了一会,张强突然说道,“不行,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问问,”

  他说完这话,首先走进他的船屋,将船头的大灯打开,并且转到了有水的地方,接下来他出来的时候,一只手和提了两只公鸡出来,然后对我说道,“走,我们下去问问,”

  我点头,

  我跟张强从船上跳了下去,沿着大灯的灯光,走到了有水的河边,这河床已经干成这样了,这情景我只有在冬天的时候看到过,那时候冬天我还跟强子两个人拿个需要抓鱼呢,我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在大夏天的时候,看到这种反常的景象,

  张强首先将一只鸡放在地上,拿出匕首将其中一只鸡的脖子割断,然后直接甩进了河中央,鸡血飞快的散化开来,那只鸡不断的在水面上挣扎,几分钟后才死去,一动不动的漂浮在水面上,

  我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漂浮的鸡,这是要将上次一直跟着船的那个神秘家伙引出来吗,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河水中的鸡血与那只鸡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入水下面,随即在我目瞪口呆之下,水下面清晰的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这是河神,,

  张强露出恭敬的神色,他一拱手,说着我压根听不懂的话,我猜测应该是是在询问这件事,那水里面的黑影一动不动,好像死物一样,但是张强与它却是一问一答,

  不过一分钟后,张强脸色有些阴沉,他将第二只鸡也割断了脖子扔了出去,血液与鸡,没有一点浪费的全部被水下面的黑影吸收一空,

  然后张强才继续问,还是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三四分钟后,水下面的黑影缓缓的沉入水下,不见了踪影,

  整个过程给我一种错觉,就是水下面的巨大黑影没有生命一样,因为它没有动过一下,至少我没看到……

  张强叹了口气说道,“有麻烦了,你说得不错,这条河的?珠出了一点问题,也就是十九年前,张道陵炼制的那颗替代?珠,”

  “它有没有说?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被人拿走了,还是……”我问,

  “它也不确定,以它的实力,也不可能知道?珠被放在什么地方的,它也只是一种推断,它说水位突然下降,十有八九就是?珠出了问题,不然就是上游出了什么问题,它比较肯定的说是?珠出问题了,”

  这一下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太突然了,出了问题,不就是?珠被拿了,这拿这条河?珠的,极有可能就是拿?泉之地那颗?珠的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我喃喃自语般的问,

  “这件事关系重大,上面会派人解决的,不是我们能干预的,”张强说道,

  这话的确是这么说,?珠出问题,那关系太多的事情了,上面绝对会重视派人下来处理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