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一百八十一想卜卦

第一百八十一想卜卦


  当还在盖着竹篓子的布揭开之后,竹篓子里面的尸猴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只见这竹篓子中,悠悠的坐着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通体长满白毛的男童,这男童浑身上下都是好像被漂白一样的煞白一片,说是尸猴,他双手双脚的确是跟猴子一样长满了白毛,但是脸上却一根毛都没有,病态化的煞白,跟一般的得了病的男童差不多,但他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珠还是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尸猴的真身这么一出来之后,一旁的张强一愣,立马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似乎已经知道了这尸猴的真实身份。

  看到张强这样子,我自然好奇的盯着尸猴看了几眼,这尸猴死之前最多十二三岁吧,但这一身的煞白至少不是张强所说的几百年道行能变成的,我想这尸猴至少死了一千多年了,但真正尸变成为尸猴却没多久。

  那这尸猴身份不一般,又这么年轻就死了,而且死了一千多年,历史上会有谁是呢?

  我不禁沉吟起来。

  这只尸猴吱吱怪叫了几声,椅子上的童子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的说,“你来拿那把钥匙?”

  尸猴乖巧的点头。

  童子把玩着乌龟壳的一只小手骤然停了下来,“你有什么资格找我要?就凭一具佛门的尸骨?”

  尸猴吱吱的几声,声音立马小了几分,似乎也没有底气的样子。

  童子接着说道,“当初你父亲给我的约定是什么样的,不用我在提醒你了吧?识趣的自己离开,不然不要怪我不念情分!”

  尸猴煞白的眼珠一瞪,吱吱的似乎在理论的样子,童子继续说道,“哦?你父亲还有这一手?说具体一点。”

  尸猴立马唧唧哇哇的说了起来,我们听得一头雾水,但一旁的张强却是轻咦了一声,他听懂了。

  我跟天展不禁朝他看了一眼,张强微微摇头,意思是等会再说。

  童子听了尸猴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下问道,“你父亲将那东西埋在我的地方了?我怎么不知道?”

  尸猴吱吱的解释了几句。

  童子沉吟起来。

  看样子,应该是这尸猴父亲在黄河里面埋了什么东西,但钥匙在河神手中,只是让河神也不知道,这东西埋得有点隐蔽啊。

  “你让我先考虑一下。”童子说道。

  尸猴露出惊喜的神色点头。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了。

  童子说着,将刚才乌龟壳里面掉出来的三枚铜钱再次放进了乌龟壳里面,两只小手轻轻的摇晃了几下,三枚铜钱再次落了出来,他看了几眼后,脸色徐徐变得冷淡起来。

  我心中一惊了,这童子手中拿着的乌龟壳与三枚铜钱可不是什么玩具,而是我们属于我们算命师的一种算法,卦算!

  这是一种未卜先知的高级算法之一,我现在压根不会,没想到这童子居然会,但我看他的表情,刚才连续的算了几次好像都没有结果的样子,我想他应该是一个半桶水的水平。

  童子抬起头来扫视着我们几个人。

  “多余的话我不要想多说,我的地方前几天被盗了,取走了我的数件宝贝,我对卜卦之术颇有研究,算出你们当中有人跟那贼子有关!所以,从实招来吧!”

  他这么莫名其妙的一说,我算是一脸惊讶了,什么意思?我们当中有人跟那贼子有几分关系?

  张强自顾的喝着茶,我,天展还有杨柳自然如此,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唐宗明面色也是没有一丝变化,至于鱼精立马变表态说不是她,童子看了她一眼,双眼一瞪,鱼精立马不敢说话了。

  “怎么!?没人承认是吗?”

  童子脸色一沉,“那贼子道行不算高,但神通不小,精通阵法与遁术,连我亲自布置下来的“神脉阵”也被这个贼子给破了,真是胆子滔天!”

  张强开口了,“呵呵,你这说得这么隐晦,我们几个怎么知道,你就没有另外的头绪?”

  童子摇头。

  他话语间,我忍不住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三个铜钱一眼,好像是一反两正,铜钱一字排开,好像一个箭头一样,好像真的跟河神说的一样,显示我们这群人中可以给他线索,但谁有线索?又或者说河神口中的贼子我们当中有人认识??

  这就算是认识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吧?

  张强接着问,“那被偷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童子说道,“一些抵御雷劫的东西。”

  什么?抵御雷劫?

  我听了这话一愣。

  童子沉吟了一下,他拿着乌龟壳和三枚铜钱从椅子上走了下来,他首先走到了张强面前,将乌龟壳递给他,张强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我都有嫌疑?”

  童子说道,“为什么没有?你这人一向神神秘秘的,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有这样子,当初来我这里的时候,那时候你……”

  张强笑着将乌龟壳接了下来,童子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没有说出口。

  张强用手摇了几下,里面的三枚铜钱立马掉了出来,三枚都是反的,而且铜钱散落是杂乱无章的,很简单,这说明并不是张强。

  童子看了几眼后,将铜钱拿起来放了进去,淡淡的说道,“幸亏不是你。”

  张强无奈的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问道,“那如果是我呢?”

  “如果是你,你觉得我会给你面子?”童子淡淡反问。

  张强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了。

  童子按照刚才的方法将乌龟壳放到了尸猴面前,尸猴犹豫了一下,用手抓起来摇了摇,铜钱落了出来,也是跟张强的一样。

  唐宗明继续,同样摇出来的是一样,他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杨柳也摇了几下,也是一样。

  那么只剩下我,天展给有那只鱼精了。

  童子将铜钱放了进去,走到了鱼精面前。

  鱼精立马抛了一个媚眼,‘河神哥哥……’

  童子脸色一沉,“如果不是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那天晚上我就直接灭了你了!你犯了成精的大忌!人跟我们永远不要跨界,真要是惹那几人动怒了,这后果我不想多说,你好好想着下次雷劫的时候怎么度过吧!”

  鱼精脸色一白的点头,她用手摇了几下乌龟壳,里面的铜钱掉了下来,两枚正一枚反,但落下了的也是杂乱无章,童子看了一眼,走到了天展面前。

  他目光淡淡的看了天展几眼,天展神色不变,童子说道,“你师傅最近没在黄河出现吧?”

  他这话很明显了,他就是怀疑天展师傅,不过也有可能啊,天展师傅那么大本事,真有可能破开河神布置的防御的,但没必要啊,以天展师傅的名头怎么会做这种事?

  但天展微笑的摇头,他抱拳,“回河神,我师傅云游四海,很少到黄河,也没有做过鸡鸣狗盗的事。”

  童子沉吟了一下点头,罕有的露出一丝笑容,“那好,替我向你师傅问好!”

  “一定。”天展点头。

  河神说着直接走向了我,我无语你,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不是我是谁?

  他将乌龟壳放在了桌子上,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面前,“你不用摇了,但你要跟我算出这贼子到底是谁!”

  他的目光很淡,好像有种看透我的感觉,这完全比上次夜夫人给我的感觉还要恐怖几分,我只能点头,这河神的卜卦真是半桶水,想必他呢不确定刚才这几人是否有嫌疑。

  “那河神你说字吧,我给你来个字算。”

  河神沉吟了一下说了一个“龟”字,我听了这个字后,微微的一分析,脸色立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