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一百九十二章无脸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无脸人


  叶智的女儿宫很空,甚至有些淡泊,可能以后不太好生育,但叶智男朋友的儿女宫气色却一白一红,说明他会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恐怕以后两人可能会因为要孩子这件事上有所矛盾。

  饭吃完了,日子也订好了,叶智的男朋友开车带他父母回去,而叶智却说要主动送我回去,叶洪斌没有任何反对,反倒让叶智多跟我接触,应该是想让我也帮帮叶智,我心中苦笑了一声。

  坐上叶智的车,我是感觉挺尴尬的,所以一上去后,就坐在后面闭着眼睛睡觉,可没想到刚睡得好好的,叶智突然开起了音响,那声音差点没把我吓一跳,拍了拍胸口,开车的叶智忍不住笑了一声。

  我无语的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她立马轻哼了一声,我也没说话,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这时候叶智就开口了,“你最后一个算得很准,小孩的事会看我的意思。”

  “什么意思?”我一愣。

  “你说生就生,不生就不生,谁也逼不了我。”叶智说道。

  这话她只能说说,真的,她男朋友也就是以后的老公脾气不好,结婚久了,叶智要是这么跟那男的说话的话,保不齐就动手了。

  沉吟了一下,我缓缓说道,“你别这么说,结婚后要不要小孩得你们两个自己商量,不然你老公可能会……”

  “可能会什么?”叶智盯着我问。

  她这么说了,那我将刚才分析她男朋友的话,特别是她会遭受到家暴这事也说了出来,反正说得挺详细的,然后叶智就愣了愣,随即轻笑了一声。

  我问她笑什么,叶智也是笑着不说话,我无语的再问了一遍,她一双眼睛透过后视镜看着我问,“你跟我说这些,是在关心我吗?”

  呃……挺崩溃的,我也没摇头也没点头,反正说我把她当朋友,接着叶智故意的露了一下她的肩膀,我一看她肩膀的肌肉之后,有些吃惊。

  接着她说她不可能被家暴的,我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她说自己每周有三天会去健身房锻炼,对了,另外两天她会去学习跆拳道,而且现在已经是跆拳道五段的高手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点同情她男朋友了……

  挺看不出来啊,叶智还有这本事,忍不住将这话半开玩笑的说了出来,叶智立马轻哼了一声说,“是你自己没有仔细的观察我,你看女人永远只会看脸,像我别的一些优点你全部都不知道。”

  有些尴尬,的确我是算命师,自然本能的对五官比较敢兴趣,我只能问她还有什么优点,叶智摇头说,“女人身上的一些东西是需要你自己去发现的,自己去探索懂吗?我自己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对我又没……”

  说着她不说话了,然后视线也从透视镜直直的看向了前方,我一愣。

  接着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了,快到我村子的时候,叶智开车的速度也慢了几分,因为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看她的表情应该是他男朋友的,短暂的说了几句,电话就挂断了。

  我这时候想到我店门口那些无头阴兵可能还在等着,万一叶智也能看见就遭了,所以刚到村口我就让叶智把车停了下来,叶智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我说送到这里就够了,然后我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叶智也打开了车门,她轻咬上唇的看着我说,“对不起上次突然对你发火。”

  我急忙摇头,她只是突然开车离开了,算什么发火呢?

  她接着问,“如果一个女人被逼着结婚了,但不久后会离婚,你觉得这样的女人会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

  我听了这话一下想到了叶智这话的意思,难道她准备结婚后找个理由就离婚?这。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叶智紧接着说,“还有,这个女人结婚期间会一直一个人睡,不会跟男方有任何接触,你觉得这样的女人很坏吗?”

  我沉吟了后,看着她问,“叶智,你想做什么?如果是这样,你又何必要……”

  叶智打断了我的话,声音轻轻的问,“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吗?”

  我心中叹了口气点头,“是好女人。”

  “那就好。”叶智露出笑容。

  我望着她的脸,不知道是视线太暗了还是什么其他,发现她的夫妻宫突然有些奇怪起来,照理说结婚日子已经定了,但她的夫妻宫却不但没有红润,反倒突然有些暗沉下来,难道她这婚结不成?也不对,她这婚肯定会结,但是这暗沉又是什么意思?

  我还想说话的时候,叶智已经重新坐了上去,对我挥手告别,车子一个大转身就疾驰而回了,我愣在原地半响,被叶智突然这面相给搞糊涂了,叹了口气,我转身往店里面走去。

  路太黑了,我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就着灰暗的视线往回家的路走,这时候我口袋里面的玉佩微微一热,一股白烟就冒了出来。

  果果这时候出现,那几只无头阴兵肯定还在门口莫名其妙的等,果果在我身边凝聚身形之后,就说,“天哥,他们还在店门口等。”

  我点头,加快速度的走回去,却发现那四只无头阴兵果然还站在门口,那顶轿子也在,我走了过去,让我奇怪的是,这轿子里面之前一直有微弱的光,所以我能看到里面坐着一动不动的人影,现在也能透过窗纱看到里面,但这时候里面却是空空如也了。

  这让我心中奇怪,这里面的东西出来了?

  这四只无头阴兵一动不动的站着,我也懒得去理他们,刚用钥匙打开店门,想推开店门想走了进去,但一旁的果果就说他在里面。

  我一惊,这家伙要跟我摊牌了吗?

  缓缓的将店门推开,里面黑漆漆的,我自然看不到什么,我走进去摸黑着墙壁将灯打开,就一眼看到有一只东西正一动不动的坐在我的柜台前。

  这家伙的背影是一个人,穿着黑西装,但好像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忍不住走了过去,想将这东西正面看个清楚,当我走到柜台里面的时候,我立马吓了一跳,连一旁的果果也是呀了一声。

  因为这家伙居然没有任何五官,脸好像被熨斗烫平了一般,跟肚子一样的光光的,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我也是毛骨悚然起来,毕竟如果是人,但是脸上没有任何东西,这也太诡异了。

  还有他脸“直视”着我,我发现他的手,脖子,都越发的诡异,因为之前果果就说了他不是人,现在看到他真不是,而且他的皮肤给我的感觉好像仿真人一样,难道是更加高级的一种纸人?这可越来越奇怪了,每一次来的都是高级一点的东西。

  我小声问果果这家伙是什么,但果果摇头,她也一头雾水,显然这无脸人也是超出了她作为鬼的认知。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看着他问到底想干什么?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这无脸人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他嘴都没有怎么说话呢?

  我问出这话后,他木然的转动了一下头,然后将手放到了桌子上,用手指轻轻的写了一个“纸”,我心中恍然的拉开抽屉,将走纸和笔拿了出来,推到了他手前。

  这无脸人将笔捏在手中,然后在纸上写了起来,整个动作十分的机械化,完全就跟被操控的木偶一样,他写好之后就将纸推到了我面前,我自然目光一凝朝桌子上的纸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