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两百零一章空信,黑衣人

第两百零一章空信,黑衣人


  对于这点我无法确定,我心里面当然希望罗林还活着,但一切按照我这么想就好了。

  我也是有些沮丧,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大致的算出罗林的在什么地方呢,但可惜没有,看来那让罗林去叫他的那个神秘老人是个玄术高手,他用特殊的手段断绝了我的字算。

  这样一想,我让韩诺君回忆一下,罗林有没有在无意的透露他要去什么地方,韩诺君闭上眼睛仔细的想了起来,但她想了之后还是摇头,罗林回家跟她聊天不会说有关工作的一切事,这边罗林做得太好了,也断了一个希望。

  我看韩诺君伤心的模样,我也于心不忍,只能用气通散她的命门,让我先睡一会,不然韩诺君再这样下去身体可受不了的。

  从病房出来,现在天展因为已经去找林双涵了,尹芳给他打了电话,天展正往回来这边赶,应该明天就到。

  看来只能等天展回来之后再说了,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急也没有用。

  跟尹芳一起出去吃了一点东西,但回来的时候,居然看到睡着的韩诺君手中有一封无名信。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均是心中一惊了,刚才有人进来了?我急忙将韩诺君手中的信给拿了出来,撕开一看,上面一个字没有,就是一张白纸。

  这什么意思?空?

  尹芳接过去看了看,并用鼻子闻了一下,她说就是普通的白纸,我沉吟下来,这算是提示么?

  一张白纸想提示我们什么呢?

  如此一来我跟尹芳去医院的监控室去看看,尹芳亮出身份后,工作人员立马调出监控给我们看,监控画面正对着韩诺君病房的那条走廊,韩诺君住的是豪华病房,所以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进去的任何人都有嫌疑。

  走廊人来人往,视频加快速度后,很快我走了进去,没过半个小时我跟尹芳走了出来,但我们没走几分钟,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开门走了进去,他在里面呆了足足十分钟,才走了出来。

  始终看不到他的脸,但这个黑衣人很快的消失在监控视频中,再次出现的是在医院的前门,他直接走了出去,消失在人群之中。

  我跟尹芳从监控室出来,回到了韩诺君的病房,我跟尹芳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病房,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被动过的痕迹,很奇怪,刚才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在韩诺君的病房里面呆十分钟?就留下一封信?

  我盯着韩诺君,她还是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在睡觉,仿佛自始至终没有醒过一般。

  但我目光一凝下,发现韩诺君眼角有还没干透的泪痕,而且我发现她的原本黑气笼罩的夫妻宫诡异的淡化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这说明刚才的人给她带来了一个有关罗林的信息,韩诺君的面相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她的印堂黑气也没那么浓郁了,更关键是有一抹淡到可以忽略的粉红,说明韩诺君她刚才很惊喜,她睡着了怎么惊喜呢?

  换句话说,整个过程她是知道的,而且那个黑衣人她或许认识,但我们进来的时候她却是睡着的。

  沉吟了一下,我让尹芳叫醒韩诺君,她醒了之后问我们怎么了,我将刚才的事跟她说了一下,特别强调了那个黑衣人在病房里面呆了十分钟,韩诺君有些吃惊,看着她突然这样子,我一句话没说了,就这么看着她,韩诺君的眼神立马有些闪躲起来。

  她为什么要说谎?

  几分钟后,我跟尹芳从病房里面走了出来,将刚才的分析说给尹芳听了,尹芳有些吃惊,她连忙说诺君姐怎么会骗我们呢?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显然这个黑衣人刚才在病房里面的十分钟,他们两个之间有交流,这个黑衣人告诉了有关罗林的事,所以她的面相才会变成这样子。

  还有,那空的信是什么意思?但韩诺君装不知道她肯定没有什么恶意,但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

  尹芳下意识的透过门中间的玻璃看了进去,她沉吟了一下点头说刚才她见那个监控器上的黑衣人的时候,感觉那个黑衣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她不太确定所以刚才没有说,这让我心中一惊了。

  我们尹芳想了想,没有什么结果,只能坐在外面等,这一等就到了半夜,天展过来之后,我将果果放了出来,让她看着这里,我们三个再次去监控室看起了监控来。

  反复的回放了十多遍,反正我是无法光看背影就认出这个人的,这说明我并不认识他。

  但尹芳说的熟悉,这说明是她认识的人。

  看了十多分钟,天展和尹芳互望了起来,然后异口同声的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曹伟,术门的一个四级武者,曾经尹芳和天展都跟他打过交道,所以越看越熟悉,但我听到他们说术门的时候我吃惊了,这罗林的失踪这么跟术门扯上关系了?

  难道那个神秘老人是术门的人,所以给罗林挖了一个坑?

  我目光闪动了几下,我原本以为只是罗林失踪了,但没想到韩诺君在见到一个神秘黑衣人之后突然“变了”,留下了一封空信,而且这个黑衣人还是术门,居然莫名其妙的把术门也扯了出来,这件事可以说突然扑朔迷离起来。

  “没办法了,我们现在去术门一趟!”天展说道。

  只能这样了,我跟尹芳点头。

  我们三个走出去,天展和尹芳去外面等我,我则是要去跟果果交待一下,我走进韩诺君的病房,果果就从里面钻了出来,我跟果果说让她好好的保护韩诺君,果果摇头了,她说她保护我的,不想离开我。

  我说现在韩诺君需要保护,保护她跟保护我一样的,果果无奈点头。

  我让果果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如果突然现身了,会吓到韩诺君的。

  韩诺君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我听到她在里面叫了我一声,我疑惑的开门走了进去。

  “怎么了?诺君姐?”我好奇的看着她问。

  韩诺君叹了口气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没错,刚才那个黑衣人我认识,他把我叫醒了。”

  她突然这么说我来精神了,就问,“那他说了什么?”

  “他说,罗林现在还活着,但不准我们去插手!”韩诺君说道。

  “那你怎么确定罗林还活……”

  我话还没说完,韩诺君就从的床单下拿出了一张照片出来,我看了这张照片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所以我不想让你们查下去了,因为他还活着。”韩诺君带着乞求的说道。

  我沉默下来,盯着她问,“诺君姐,那你是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们?”

  韩诺君低下了头,几秒钟后她才抬起头来,眼睛已经红了,她说她没有办法,只想让罗林活下去,我能理解她,所以我将刚才的话再问了一遍,我们三个也是希望罗林活着回来,但把罗林的命交给术门,这怎么行?

  最终,韩诺君留着眼泪的哭着说:“小天,他对我很重要,我本来就快死了,我不想让他的命换我的命,这不值得,这点你知道吗?”

  我摇头,“罗林爱你才为了你不要命,这是他自己愿意的,你这么想对他太不公平了。”

  韩诺君哭得更加伤心,我叹了口气,凝重的说道,“诺君姐,你放心吧,我们三个一定会带他回来的!”

  从医院里面出来,我坐上天展的车,将韩诺君的话说了一遍,天展和尹芳都吃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