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两百一十八章到头时来却是空

第两百一十八章到头时来却是空


  “哦?你想算什么?”

  听他这么说,我没有怎么意外,毕竟他来找我也只能算命,其余的我也不会。

  左一名接着说道,“很简单,帮吴玲算算。”

  我看着左一名说道,“吴玲?她还是吴玲吗?”

  左一名听了我这话,露出一丝诧异,但随即飞快的恢复正常,“吴玲”却是神色淡然的看着我。

  我当然神色不变了,这左一名肯定很那皇帝之间有什么交易,不然那皇帝怎么可能把张嫣几百年的尸身给左一名?

  只是挺可惜的,吴玲这个女人即使夺走了张嫣的肉身,但始终还是无法跟颇为善良的张嫣相比,之前在棺材里面的张嫣,气质颇为柔和,而现在吴玲已经将张嫣变成了除了冷,就是一种阴毒。

  说实话,跟她这种人走在一起,我都会多加一个心眼,随时到她会不会随时捅你一刀?

  左一名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没必要多说了,你帮她看看。”

  我淡淡的看了“吴玲”几眼,摇头,“看不了,她的命的确是可以延长很多年了,但是也要在彻底融合的情况下才行,如果两者之间出现了排斥,那么结果只会更加的严重,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现在的“吴玲”根本就还是两个人,完全没有融合,自然分析不出来什么的。

  我说完这话,“吴玲”冷冷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我神色不变,望着她走出去的背影,这具身体不是她的,她迟早是要还给张嫣的。

  左一名脸色有些变化了,他沉默了几分钟,才缓缓说道,“我之前想过很多的办法,这种办法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好的,如果你能帮她加快融合的话,钱你随便说,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我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能加快,有加快的方法,你还会过来找我?”

  从“吴玲”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现在想要彻底的融合,短时间肯定不可能,幸运的话少则几个月,但倒霉的话多则数年也是丝毫不出奇的。

  左一名继续沉默下来。

  我则是喝起茶来。

  安静了几分钟,左一名继续说道,“你看出她的身份了,难道张嫣的陵墓,你们又去了一次?”

  我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那皇帝还肯放过你们?”左一名神色古怪。

  我没有说话,有关张嫣的鬼魂出来了,这事我肯定不会告诉他,不为别的,我只是为张嫣不值得而已。

  “呵呵,既然你跟我认识,有些话我还是可以跟你说说的,他这次放过你们,肯定有他的意思,如果你知道了那皇帝的真实野心,你会大吃一惊的。”左一名说道。

  “哦?那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我眉梢一挑的问,那皇帝有什么野心我猜测不出来,但狠心我是知道的。

  左一名摇头,“这点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我之前低估了他,也可以说,叫他一面后,他让我很吃惊,”

  突然听到左一名给那皇帝这么一个评价,让我诧异了,我也很吃惊那皇帝,毕竟他直接将张嫣的尸身给左一名了,这狠心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我沉吟了一下问,“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协议?”

  左一名轻笑了一声,“对,的确是达成了一个共识,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你,或许不久后你会知道的。”

  听到他这种回答我也没怎么意外,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左一名和那皇帝说的好听一点是达成共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狼狈为奸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别人耗油也就算了,他们两个或许还会随时爆炸,这可危险多了,这样的他们,真是让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

  “知道,我肯定会知道,因为我上次看到从陵墓里面出来了。”我淡淡说道。

  左一名眉头一皱,脸上一丝诧异一闪即逝,“就这么心急吗?还有呢?他跟你们说了什么?”

  “他要跟我们做一笔交易。”我看着左一名说道。

  左一名一愣,“交易?”他喃喃自语,突然摇头,“呵呵,差点上你的当了,他跟你们不会做什么交易的。”

  真是人精,我心中忍不住嘀咕了几句。

  安静了几分钟,左一名站了起来,看着我问道,“好了,我也要走了,走之前,你帮我算算,你不是一直对我的身份有兴趣吗?”

  我目光一凝,在他命宫上看了几眼,还是我之前看的那样,没什么变化,也就是说他的帝王之相没有变化。

  我将我之前在陵墓里面在他脸上的一切再次说了一遍,左一名听了之后,脸色就有些变化了。

  他现在就是死人,但是用了特别的方法继续“活了下来”,但应该不是尸变,这点是我最好奇的,想起之前我,天展还有尹芳分析出他的身份。

  王莽!历史上一个十分有传奇色彩的一个皇帝,最有可能现代人穿越过去的皇帝,真的是眼前的左一名吗?

  他在死之前穿越回来了?

  我盯着左一名,心中的好奇一下浓郁到了极点,这不是我不信,而且太玄奇了,让我很怀疑。

  左一名看我一直盯着他,他一愣后,脸上的古怪之色更加浓郁了几分,“我的身份你就那么好奇吗?”

  我点头,“我的确是很好奇,不瞒你说,那时候我们三个从张嫣的陵墓里面走出来之后,按照一切线索,也大致的分析出了你的身份。”

  左一名一听这话,似乎起了几分兴趣,“哦?说说看。”

  “王莽!”我盯着左一名说道。

  左一名一愣,却是轻笑了一声,也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脸上的笑意说不出的古怪。

  “呵呵,继续说。”左一名说道。

  “首先,我跟我两个朋友谈到王莽岭的时候,你的表现太冷淡了,可以说冷淡之中有一抹愤怒,就好像我们在胡乱的批评你一样,你的表现让我很奇怪了。”

  “其次,龙脉!当初我们进陵墓的时候,你是活着的,所以龙脉的水也是清澈如泉,通常来说,每一条龙脉都对应着相应的皇帝,而张嫣陵墓里面的那条,对应的就是王莽!但当我和我朋友从张嫣的墓室里面出来的时候,龙脉废了,而恰巧,马上我就发现你相应的死了,这时候我就已经隐隐有些怀疑你了,再在最后则是你的面相,标准天龙之相,也就是标准的帝王之相。”

  说道这里,我的语气也是变得异常的凝重起来,“面相是掩盖不了的,也骗不了人的,这些线索结合起来,所以你就是王莽!”

  左一名哈哈大笑,“好,好!”他连说了两个好字,“好一个标准的帝王之相!好一个我就是王莽!”

  他这种神色让我面色微变了,他的霸气算是在这一瞬间强大到了极点,我是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脸上的那种威严,天然的威压。

  左一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往外面走去,却是边走边留下一句话:

  “千古万里是沧桑,命穿百世掌天阳,只把地民为草芥,到头时来却是空。”

  声音留下后,左一名却彻底的走了出去,我愣在原地半响,他这话说的是他的一生,还是王莽的一生?

  王莽能用七八万人来熬制人油,的确是把人民当做了草芥,但熬制人油之后,到头来却还是没有让他的帝王之位持续下去,一场空吗?

  我沉吟起来,左一名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的态度,让我有预感,这左一名我肯定还会遇到他,只是下次再相见,可能会让我大吃一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