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零二章仙鹤送信

第三百零二章仙鹤送信


  “妈梦到的,不是你姐,也好像不是妈自己,而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妈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好像草原一样的地方,妈在那个草原上转了很久,也很喜欢这个草原,因为上面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但很奇怪的是,有一条蛇在草原上出现,这条蛇妈也从来没见过,但就是对妈,这是她的,让妈离开草原,妈也不想跟她争,所以就离开了,但发现怎么都走不出去,永远都在那个草原上,儿子你妈这梦做的这是什么意思?”

  我妈一口气完以后,也是好奇的看着我。

  我沉吟起来,我妈这梦做得有点虚幻,照理我妈喜欢这个草原,但草原代表什么?

  这个我分析不出来,而且我妈梦中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一条蛇,还是跟我妈抢这个草原?

  有必要吗?难道没有其它草原了?

  我妈没见过这条蛇,应该不是柳婆子,我妈跟柳婆子有什么好抢的。

  “妈,你梦中这条蛇有没有对你什么?”我问。

  我妈摇头,“她就这个草原是妈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夺走的,并不是妈的,所以她要要回来,其余的就没什么了。”

  我是听得有些糊涂了,看来这梦真不是我能解的,我只能想了想道,“这条蛇既然妈没见过,那就不是妈认识的人,通常来,蛇是比喻蛇蝎心肠的女人,也就是这条蛇是一个女人,只不过妈你没见过她的样子,所以在妈的梦中她就是蛇蝎心肠的一条蛇,至于跟妈你争草原,这个我想不出来,那妈你认为这个草原代表什么?”

  我妈沉吟之后摇头,“妈也不太清楚,草原不就代表有吃的吗?”

  好吧,我妈自己都不知道。

  “那我只能好好想想了,这梦我解不出来。”我摇头。

  “嗯,儿子你也别多想,妈就是问问。”我妈道。

  我点头,不过我妈虽这么,我却感觉我妈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做这个梦,而我妈也这么认为,所以才会问我,看着我妈目光深邃的样子,我妈想到了什么?

  接下来,我以为我妈的这个梦完了,可没想到我妈接着,她在我回来之前也做了一个梦。

  “妈前几梦到的是你。”我妈看着我道。

  “我?”我一怔。

  “对,妈梦到有一只白色的仙鹤嘴叼着一封信过来找你,这只仙鹤在你店门口一直在盘旋,也进不来,也没有离开,好像儿子你不在家,或是不想见他的样子。”我妈道。

  “仙鹤来找我?还叼着一封信?”我听得糊涂了。

  “嗯。”

  我妈点头,“妈当时也很奇怪,就想问这只仙鹤为什么过来找你,但他嘴巴里面叼着信,也开不了口,妈也没办法,只能让他在你店门口一直盘旋着。”

  “妈,你有没有看到这仙鹤口中的信上面写着什么?”

  我忍不住问,这也太奇怪了,我妈怎么会做有关系我的梦?还是梦到一只仙鹤?

  这只仙鹤送信给我,想给我什么信息不成?

  我妈摇头,“看不清楚,但是一封信,这点妈可以确定。”

  “那我呢?我一直没有出现吗?”我继续问。

  我妈还是摇头,“妈的梦中就是梦到你的店了,你没有出现在妈的梦中。”

  我沉吟起来,仙鹤是吉祥的意思吧?莫非是这仙鹤给我送是吉祥?

  越想越糊涂了,我现在这情况,谁会送东西给我?

  但为什么是我妈做这个梦?

  接下来,我妈再跟我聊了几句,就心事重重的要上山回去。

  感觉我妈气息好了很多,应该是想回去继续的疗伤,我也没多想,只是看着我妈走出去,很快的消失在夜色尽头。

  连续几都没怎么睡,因为展在我房间疗伤,我自然不好进去打扰,只能在店里面打个地铺睡觉,当然,为了以防唐曼派人过来杀我,我在店门上特意放了一个铃铛,来人的话我听得到,来鬼的话,果果感觉得到。

  如此一来,我才放心的缓缓睡了过去。

  一夜无事,第二一早,就听到了后院里面传出一声轻响,我被吓醒了,赶紧爬起来跑到后院,发现展闭着眼睛盘坐着,脸上露出微笑,身上的气息骤然暴涨,我看得一愣后,急忙走过去问,“突破了?”

  展睁开眼睛,声音惊喜之中也有些感慨,“对,侥幸突破了,多亏了阿姨的丹药,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卡多久,阿姨这次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别这么,是你帮了我妈一个大忙。”我道。

  “都一样,都一样。”

  展笑着爬了起来,他伸了一个懒腰肚子饿了,果果早就已经去准备早餐了,不一会的功夫,就叫我们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展特意的打电话问了一下罗林,他想知道术门的反应,我也想知道,毕竟这几唐曼居然没派人过来杀我,我也是心中奇怪的,难道唐曼害怕我的力量?

  罗林的话很简单,他没有听到术门有任何消息,算是一切正常,听到罗林这么,我首先是愣了愣,但随即一想也正常。

  我跟展大闹术门,对于术门,对于唐曼来算不上什么光彩的事,自然是要封锁一切消息了,我想唐曼是因为这个才放过我,还是等她伤好了,会亲自过来解决我?

  我怀疑是后者,以她的性子,想让我死应该是会亲自动手,毕竟是我三掌将她打成重伤,然后拉着她坠入水潭,然后害她被那只怪物咬伤,而且我还用匕首几乎把她整条手臂都割开了,这对于一个女人,对于她门主的名头来,这种恨算是可以用恨之入骨来形容了,除了亲手解决我,还能怎么让她泄愤?

  她要是恢复了元气,我没有力量的加持,那真是算是可以秒杀我,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她来杀我之前,加强自己的实力,这或许可以让我在到时候遇到她的时候,给自己争取到一个逃命的机会。

  如此一想,我也心事重重起来,吃完早饭,我就将店门打开做生意,展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也就没回去。

  灵异调查队对于展来就是一个兼职,听展是他师傅硬要他加入的,算是他师傅云鹤真人想让展多多历练,但现在时机不同,他刚才在电话里面也跟罗林讲了一下,最近没空,罗林笑着同意了。

  我跟展坐在店里面,我做做生意,展研究他的画符之术,平平淡淡的过了几,我心一直却安静不了。

  不知道是我太记挂刘伯温的法书了,还是所谓的日有所思,我的那种感觉越来越近,我不知道刘伯温的法书到底能为我做什么,但就是感觉很近,很近了

  心中的不安让我突然想起了我妈做的那个梦,一只白色的仙鹤给我送信的梦,这个梦照理是吉祥的意思,毕竟仙鹤就是代表吉祥。

  我看展在旁边研究他的东西,也好奇的跟他了一下这个梦,展听得有些入神,等我问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突然笑了起来,脱口就了一句“好事”。

  我糊涂了,“你怎么知道是好事?”

  展无语的白了我一眼问,“亏你还是算命的,奇门遁甲之类的你也清楚,白色仙鹤的确是代表吉祥的意思,但它古代被称之为禽鸟,那既然古代人称之为的禽鸟,那么这禽鸟古代人会怎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