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零七章鬼路

第三百零七章鬼路


  听尹芳这么问,我跟展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想了想道,“或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张馨不是奇能异士,这点我们三个都可以肯定,只要是唐曼不出现在张馨面前,那么张馨应该不知道的,但如果唐曼与张馨真是姐妹的话,性格也那么相似,我想或许张馨也会感觉到一些什么,这种算是亲情的感应吧,不好的。”

  “得对,作为姐姐的张馨或许真的会感觉到一些什么的,毕竟血浓于水啊。”展道。

  尹芳还想话,这时候老岳已经走了出来,他笑着了句抱歉,然后我们再问一些有关张馨的别的,刚才已经打开话匣子的老岳居然就不再话了,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了。

  接着买了一些冥币,就从老岳店铺里面走出来,也没怎么停留,直接坐上了尹芳的车,显然刚才在里面的张馨听到了我们问老岳,或许在她眼里,我们要对她妹妹做什么不好的事,所以不再让老岳下去了。

  当然,她也可能是觉得认为老岳太多了,不想让我们这些陌生人知道太多有关他们的家事,这个原因也会老岳不下去。

  “那老岳与张馨她们这辈子真的没后代了?”尹芳问,声音有些同情。

  她这么问,展也好奇的看着我,我摇头,“当然不可能了,张馨接近五十了,还怎么生孩?除非他们领养,不然不太可能会有自己的孩的,毕竟他们用这个换来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孩子只是他们的遗憾,我感觉老岳和张馨过得挺好的,没孩也没多大事。”

  “那不要现在的生活行不行?平平淡淡的过不也挺好的?非要现在的生活?”尹芳问。

  尹芳这么问也正常,我估计着尹芳骨子里也是一个文艺女子,金钱与爱情面前,尹芳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爱情。

  她估计认为唐曼一声不吭的就换走了他们的孩子,完全没有问张馨与老岳的意见,以为有钱就行了,所以她认为唐曼的价值观有很大的问题,而且强加在了张馨身上,才会为张馨与老岳感觉不平。

  “呃,这命改了,而且已经改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还改得回来?”我摇头。

  听我这么,尹芳也摇头,“那这个唐曼还是不要再出现在张馨面前为好。”

  她完这话就不话了,继续开车。

  我跟展自然无语,每个人对亲情的理解不同,你让唐曼那种女人去问张馨?可能吗?

  接下来,既然牛眼泪买好了,那么就直接开车去展的那条鬼路。

  不算太远,就在离这里大概三个时车程的一个山坳里,听展以前是一个古战场,前前后后,大大的战役,一共加起来估计死了数十万人,阴气极重,地下面一挖开,里面恐怕都是被腐蚀的骨头,称之为骨头山也不为过的。

  这也是为什么鬼路会选择在那里的原因之一了。

  那块地方算是一块可以开发的地方,听风水还不错,开发成旅游区应该可以,但估计地府跟阳间的人打招呼了,所以那块地方方圆数十里都没让住人。

  关键是人住在阴气重的地方人也受不了,久而久之也就没人了。

  车上过了好了一会,尹芳才开口话,估计她刚才一直在想张馨的事,接下来我们聊了一下具体的事宜,时间也就过得很快,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基本上到地方了。

  下车之后,我们三个算是轻装简行,尽量没有背背包,毕竟我们等会要做鬼魂的,哪有鬼魂被背包的?

  只能将陨金匕首还有龟卜,冥币之类的其他一些东西贴身放好。

  “对了尹芳,那本古书你带了吗?”展问。

  尹芳点头,将那本发黄的古书拿了出来,展问,“放在我身上?”

  尹芳自然不会介意,了一句好。

  我看了古书一眼,只见展将古书随身放好,我自然知道展是什么意思,他怀疑这本书有问题,那么放在不是风水师的尹芳身上自然没有放在身为道术师的他身上安全。

  展大致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我们三个就朝鬼路走去,现在时间还早,到了晚上七点后,死去的鬼魂才会被依次的从这条路带回地府,所以不用太急,越晚一点越好。

  不过这次虽算是也下了一次地府,但望乡台只不过是地府的一个大门后的地方,也可以刚刚踏入地府的门,真正的地府大得很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进去看看。

  对此我心中也颇为期待。

  大概花了一个时走到地方,看太阳都来没落山呢,我们三个只能先找了一个地方休息吃点东西。

  好不容易太阳下山了,也到了七点,我们三个首先在眼睛上面抹了一点牛眼泪,然后展带路,我们首先朝那条鬼路而去。

  这里也就是一个平坦的山坳,有树,很深的青草,这里不愧是死了无数人的古战场,越往里面走,就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因为涂抹了牛眼泪,我也能在走路的时候看到一只拿着古代樱花枪的古代士兵木然的在走来走去,而且还不少的样子。

  按照展的法,这些并不是完整的鬼魂,或多或少的在死之前丢了一魂三魄的,这样的鬼魂地府肯定不收,也只能让他们做游魂野鬼了。

  看到他们之后,我们自然当做没看到一样,展觉得差不多靠近鬼路了,所以就找了地方先停了下来,每人三瓶牛眼泪喝下去。

  我起先我以为能一口闷,但真正喝第一瓶的时候就差点吐出来,也就一般的香水瓶那么多啊,但实在是难以下咽,好像在喝那种冰冰腐肉水一样,我算是明白展为什么恶心了。

  但没办法,咬牙闭着眼睛的将三瓶一鼓作气的喝了下去,然后展给我跟尹芳灭一盏肩头灯。

  我只是感觉自己体内凉凉的,其他的就没多大感觉了,但我看展和尹芳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方法真是秒,因为我在他们脸上都看不到气了,完全一副很阴的样子,确实是跟鬼一般无二了,连我口袋的果果也没问题。

  这让我松了口气,这要是刚到鬼门关就被牛头马面给识破的拦了下来,那可就倒霉了,果果这么,算是让我们三个都放心下来。

  再往前面走了一会,就看到远处边的地面有阴光散发出来,一股极重的阴气好像烟雾一样的冲而起,鬼门关打开了。

  即使双眼已经有了牛眼泪,但我下意识的调动体内气往双眼而去,但这一举动立马被展发现,他让我千万不要动用体内的气,这气在鬼眼里,就跟阳气差不多的。

  听展这么,那我自然赶紧的将气收了起来,幸好展提醒了,不然我要是看到了牛头马面下意识的想看看,那估计就被立马识破了,算是坏了大事。

  我们三个找了一个地方等了一会,就看到远处有一队鬼魂朝一个方向走过来,这群鬼有男有女,有大人也有孩,每个人都是脸色苍白与茫然,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自己死了一般。

  而一旁就有两只穿着黑色衣服的鬼差押送,这些鬼差都拿着黑色的鞭子,谁走得慢就将手中鞭子抽过去了,我看得眉头一皱。

  展声就混进这群鬼里面,所以展将早就准备好的纸人拿出来,口中念念有词之后,这纸人手拿着一叠冥币缓缓你朝那两只鬼差走去。

  都有钱能使鬼推磨,看今能不能推一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