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二十章负屃洞府

第三百二十章负屃洞府


  面具男后退了一步,唐曼继续逼近他,以同样霸气的口吻淡淡的问,“,他是你炼化的?”

  面具男看了旱魃一眼,冷冷问“你是谁?”

  得到不到想要的回答,以她的性子,她自然不会话,唐曼再次一掌拍了出来。

  面具男冷哼了一声接下来,又是不相上下的对接下来。

  “你的实力很少见,绝对不是什么无名辈可以拥有的,吧,你是谁。”面具男冷冷问。

  “我只问你,他是不是你炼化的?”唐曼将刚才的话再问了一遍。

  面具男冷哼了一声,“没错,他是我炼化的,怎么,你想替他报仇?不过你我的实力相当,你想要杀我,你觉得可能吗?”

  唐曼看着他没有话,的确,这两掌下来,他们两个的实力几乎是相差无几,不过唯一让我奇怪的是,这个面具男怎么比唐曼还淡定的样子,莫非他还隐藏了实力?

  我正想着唐曼会怎么回答他的时候,突然我耳中响起了果果的声音,“哥,我感觉远处有东西过来了,快走!”

  我听得一惊,显然他们两个同时也发现了,面具男冷笑了一声,“哼,那家伙真的派东西来镇守了,真是心啊!不过真以为这样我就拿不到龙珠了?哼!那先不陪你玩了!”

  他完这话,身子骤然一闪的末入了密集的芦苇之中,旱魃面露疑惑的盯着唐曼,他脸上还是茫然的,但这时,芦苇里传来了面具男的声音,“想死了是吗?”

  旱魃浑身哆嗦了一下,立马追了上去。

  唐曼撇头看了远处一个地方一眼,我都能感觉沙沙的声音朝这边袭卷而来了,我浑身汗毛都竖起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眼看这面具男突然走了,我心中大急却束手无策。

  感觉那声音越来越近了,我看唐曼一动不动,本着一起来一起走的原则,我还是叫了她一声,“喂,老大,该走了。”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也没话,犹豫了一下,居然一闪的朝面具男追去,“跟上!”

  她也想要龙珠?

  她留下这句话人已经没影了,我嘴角抽搐,但没有任何犹豫的追了上去,如今这么靠近面具男了,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么我怎么能放过这次机会?

  唐曼的速度很快,我只能听果果的指示去追,果果是鬼,她的感官比我好,不然不一会的功夫,前面的唐曼就可以把我甩得远远的。

  一鼓作气的追了十多分钟,我才渐渐的感觉身后沙沙的声音离我远去了,刚才面具男也了,他河神在这放龙珠的地方安排了东西把守,那么他刚才故意现身,就是为了引他出来,然后去偷龙珠。

  那么以面具男的速度,他估计已经到藏龙珠的地方了。

  我心中大急,如果他拿了龙珠,那么他还会傻傻的等我去追?

  我继续拼命的跑,却发现远处芦苇后发现了唐曼的身影,我急忙跑过去,立马吓了一跳。

  这芦苇地是湿地,但一大块的芦苇被压,造成一个比车子还大的凹陷出来,好像在这里很久了一般,这就是刚才那追我们的东西?

  唐曼盯着这个凹陷看了几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我是被吓到了,这么大得是什么精怪?

  难怪连面具男也不肯多交手的样子。

  就在我心中惊疑的时候,感觉唐曼的目光朝我看过来,“继续?”

  她这是在问我?

  我咬牙点头,唐曼没有话了,她四处看了看,在附近寻找起来,每一分钟的功夫,就听到了唐曼的声音,“过来这里。”

  我自然跑过去,却发现这块地方原本一块芦苇,但好像刚才被什么东西破坏了,硬生生的掘地三尺一般的出现了一个深洞,不,好像井一样的洞口,跟后山那龙泉之地的洞口是一样的,那么这龙珠就在下面了。

  面具男与旱魃下去了?我目光闪动起来。

  唐曼直接用手撑着跳下去,我沉吟了一下拿出强光手电绑在头上,也跟着下去,跟上次不同的是,我的体力今非昔比了,入这种洞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也行。

  我两手撑着缓缓的下滑,这洞壁比较光滑,所以滑起来不费力,不过滑几分钟,我就看到下面的洞突然开阔起来,好像也是地下河的样子,水很满的在下面流着。

  龙珠还在里面,那么这下面的水自然不会消失,不过被拿了之后,这些水会以恐怖的速度流逝直到这条地下河干枯。

  唐曼也没话,直接跳进水里面,我将一切不能碰水的东西放进防水背包里面,然后抓住陨金匕首也跳了下去,不别的,这如此神奇的龙珠,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跟着唐曼后面游,发现这地下河里面有很大的鱼,特别珍惜的那种也有,甚至有些传中灭绝的保护鱼类也可以在这地下河里面看到,它们就在我身边游来游去,我算是心中惊讶了。

  游了没几分钟,我能看到头顶有个地方好像波光粼粼,难道上面是中空的?

  唐曼也发现了,她游了上去,等我们两个都冒出水面的时候,的确是发现了一个被掏空般的溶洞,很大,我跟唐曼从水里面爬上岸。

  有一条地下溶洞般的地方在前面,我们两个都没有话,当然也不会主动有交流的往里面走去,我走了没几步,就在墙壁上看到了一幅幅用利器划出来的壁画,这些画没什么信息,但我看到这些壁画的痕迹之后吓了一跳!

  这不是跟我们后山龙泉之地的壁画一样吗?当时我,尹芳还有展的猜测是龙之九子第八子负屃留下的,但负屃因为龙泉之地的水干了,而离开了。

  我妈负屃是到了黄河,这里就是属于黄河啊,难道刚才上面那么大的凹陷是传中龙的儿子负屃造成的?

  而负屃就住在这地下河里面??

  我感觉浑身都僵硬起来。

  看我脸色发白,唐曼眉头一皱,冷冷道,“你干什么?”

  我苦笑了一声,将负屃的事简单的了一下,唐曼神色微微一变了。

  她沉默了一下没继续话的往前面走,但走的速度快了几分。

  我们还没走多远我跟唐曼同时停了下来,因为我听到了一声扑通的声音从刚才我们进来的方向传来,声音很大,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突然落水了一般。

  我嘴角抽搐,这么大动静还能有谁?那只负屃已经回来了!

  感觉背后冷汗都冒出来了,我跟唐曼互望了一眼,她没话,我也没话,但不约而同的继续朝前面走,一股很恐怖的感觉好像要从身后朝我追来一样,我心想完了。

  这莫名其妙的闯进了负屃的洞府,他可是龙的儿子啊,实力恐怕跟活了两千多年的黄河河神一般无二了吧?

  这个溶洞很深,完全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好像面具男他们根本没有进来一样,这家伙不会是故意将这里挖出来,然后让我们先探路吧?

  很快我跟唐曼都停了下来,我拳头紧握,因为这个溶洞已经到头了,面具男他们真的不在!

  这里是很大的空间,有石床,有石头桌子,而且还有石头做的书柜,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典籍,看书籍的样子年代久远,墙壁上挂着一些山水画,负屃生性好书文,这就是他的洞府!

  我们真的被面具男当成探路石了!真她妈大意了!

  然而我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却被一个地方给吸引了,正想走过去,就突然听到了洞口外传来了什么东西出水的声音,随即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传了进来!

  越来越近,一步一步的在我耳边响起,我死死盯着洞外,整个心都悬了起来,这种情况,这算是人赃并获吗?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