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二十一章书生

第三百二十一章书生


  慌乱了瞬间,我镇定下来,现在慌是没有任何用的,负屃实力超群,绝对不是我能抵挡,但怕有用?

  肯定没有,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听到唐曼问道,“你之前的力量还能不能用?”

  我一愣,沉吟了一下道,“现在不能。”

  我哪敢最后一次我已经用完了?不然她会忌惮我?

  唐曼“哦”了一声,也没继续问什么,估计她只是认为我的力量不能随时用吧。

  她目光看向了洞外,“他的气息很强,你跟我如果想出去,必须出尽全力!”

  我撇头看向她,她神色还是十分淡定,只只不过一直平静的双眸多出了凝重,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怕吗?

  实话,她的镇定让我佩服了,一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对万事都能这般泰然处之?

  “这只负屃我没见过,但据我所知,通常来负屃性格都还算可以的,所以你我出去的几率也没有那么低。”唐曼接着道。

  我一愣,她跟我解释这些干什么?

  “还有,负屃的肉身是非常强悍的,胸口一块地方都是护身鳞片,你的陨金匕首虽犀利无比,但你实力太差了,陨金匕首在手上不可能发挥真正的威力,所以你如果攻击他,那么脖子与眉心是他的致命点,但必须一击必中,因为你只有一次机会。”

  唐曼接着,我头一次挺她这么多话,让我颇为诧异,不过这也正常,现在我跟她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逃不了,只有通力合作才行。

  我沉默了一下点头。

  然而这时候,洞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隐隐有丝丝呼吸的声音,让我打十二分的精神,只有一次机会的话,那我就只能用展给我的火符了,如果能伤他,那么逃出去还是有希望,如果不能,那么可能彻底的留在这里。

  这是我再一次感觉自己离死这么近,那面具男,我只要是有机会出去,那么我定会将这笔账跟他好好算算!

  撇头看了唐曼一眼,她还是神色淡然,我心中苦笑了一声。

  不久前我跟她也在这种情况,但不同的是她想杀我,而我想逼她交出分元草,也算是我想杀她吧,但结果是一起在下面呆了半,我只是伤了一点元气,而她重伤昏迷,当时我很想杀她,但为了分元草我不能趁机杀她,甚至还给她疗伤,那时候我算是彻底的领会到她的淡定了,对死亡的淡定,我折磨她没用,恐吓她更加没用,如果不是她想死了才出分元草在什么地方,不然我真对她素手无策的,

  出来的时候我跟她心照不宣的各自离开了,因为那时候我跟她都没有能力杀彼此,她重伤刚醒来,但我那时候也是元气不足,血拼也没用,估计也是两败俱伤。

  原本两个仇人,却因为一封刘伯温的法书我做了她的手下,不但话要属下长属下短的,而且今又在这种情况下,却是要通力合作的御敌了,实话这一刻我做梦都没想到过,这算是造化弄人吗?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音近了,我能清晰的看到灰暗的洞外出现了一双眼睛,随即一道白影缓缓的从灰暗里面走出来,是一名青年。

  却是跟聊斋志异中宁采臣一样的书生模样,一身素色长袍,头戴毡帽,气质温文尔雅,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上面苍劲有力的写着几个古字,他出现后一股古风气质顿时散发开来。

  我看得一愣,这就是龙之九子第八子的负屃?

  都这第八子生性好文,喜欢的都是琴棋书画,听我妈他母亲在他生日的时候,特意去求王羲之写一本书,可见这负屃对书画的喜欢了,他如此打扮,我想应该就是传中的负屃无疑了。

  书生目光淡淡的首先看了唐曼几眼,淡淡的问,“你是何人?”

  “唐曼。”唐曼道。

  书生点头继续问,“你是过来盗龙珠的?”

  唐曼摇头,“不是。”

  “你的气息随时都会爆发,你想跟我动手?”书生淡淡的问。

  “看你。”唐曼道。

  “哦?看我?那我要对你动手呢?你有几成把握能抵抗我的一招?”书生似乎起了几分兴趣。

  “三成!”唐曼道。

  “好,那我给你一次机会,能接下我一招,你就可以走!不能,你就随我处置!这个赌局对你来划算吗?”书生淡淡的问。

  “好。”唐曼沉吟了一下点头。

  书生缓缓的将纸扇一收,脚步抬起的走进来,唐曼神色凝重,她也在缓缓移动,似乎在寻找一个承受这一击的点。

  我不清楚唐曼的真实实力,但她都只有三层把握接着这一招,那么这负屃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如果唐曼败了,那我用什么方法接他一招?

  我有些紧张,书生似乎感觉我气息变急了,他瞟了我一眼,“你又是何人?”

  “李。”我道。

  “哦?你在怕什么?”书生淡淡的问。

  “没有什么。”我摇头。

  书生目光一转的又看了唐曼一眼,“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属下。”我道。

  “属下?”

  书生目光顿时有些古怪起来,则是看向了唐曼,将刚才的话再问了一遍,“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唐曼沉吟了一下道,“他已经了。”

  书生点头,却是突然道,“哦,他既然是你属下,我看他还挺忠心的,那么你想不想带他出去?”

  我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唐曼,她瞟了我一眼,然后看着书生道,“如果带,如果不带,你会怎么做?”

  “那简单了,你想带他出去,那你要接我两招,你两招都接下了,那么自然可以带他一起出去,如果不带,你继续接一招就行了,而他,我也要跟他玩玩。”书生淡淡道。

  唐曼沉默了一下,我当然用不着她帮我啊,也干嘛让她帮我?我一个大男人接他一招又怎么了?

  我摇头,正想话,书生却瞟了我一眼道,“我没问你。”

  我心中恼火,这时候唐曼就淡淡的道,“你先出招!”

  “哦?那你打算一个人先出去了?那好,我也不为难你,我看你肉身不错,那么我就跟你比肉身吧,拳还是掌?”书生问。

  “掌。”

  “那好。”

  书生点头,他缓缓朝唐曼走去,他没有任何前奏,他直接手掌抬起,一掌就拍了出来。

  他看似平凡的一掌,我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到他这一掌上蕴含的恐怖力量,我心中一惊了,这一掌,如果我现在还能激发力量,那么这么对攻,谁会输,谁会赢呢?

  唐曼神色一变了,她体表骤然爆发出强大的气息,修长手指一摆动,她最强的一掌也拍了出来。

  砰!

  两只手掌瞬间接触到了一起,一圈肉眼可怜的灵光激荡来去,书生自然是纹丝不动,唐曼后退出三四步,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猩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起来,连她平静的双眸也有了几分掩盖不住的疲惫。

  “有意思,你应该是重伤未愈吧?不然全盛时期的你,倒真有可能接下我一掌的!行了,你可以走了。”

  书生上下打量了唐曼几眼,摆了摆手,随即目光一转的看向了我,淡淡的道,“到你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负屃倒也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对我们出手,也也是让我大大的意外了,接他一掌也没什么,至少不会直接死掉,那我不死,就还会有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