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三十章曹三叛变

第三百三十章曹三叛变


  等唐曼将第二碗吃完,我发现桌子上四盘菜她夹得最多的是清炒黄瓜,其次是青菜,估计她比较喜欢吃这些。

  我也没问她炒得怎么样之类话,等她吃完,她肯定了不会洗碗,我将就的把碗筷给她收拾了一下,洗干净放回她厨具的原处,算是有始有终。

  从厨房出来,她继续坐在窗台边看书喝茶,静静的模样,月光照射进来,将她长长的睫毛也显露得一清二楚,少有的文静。

  她这般坐在这里,真不像一个心狠而且实力恐怖的女人,我走过去跟她说,“那我先下山了。”

  “嗯。”唐曼点头。

  我转身走出去,唐曼的声音淡淡的响起,“长老你真不想做吗?”

  我一愣,转过头来,看着她已经将书合上了,微微抬起头来,目光平静的看着我。

  我沉吟了一下摇头。

  “嗯,我知道了。”

  唐曼点头,重新将书打开,静静的看了起来。

  从术门总部出来,我不得不在路上走好长一段时间,因为这里颇为偏僻,基本上很少有车开过来,好在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有一辆回头的士过来,花三十带我回市区,在路边吃了一碗牛肉面,我就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做完呼吸吐纳的功课后,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一个晚上我啥都没干,我居然梦到自己一直在给唐难做饭,将自己拿手菜一个一个的做给她吃,她也好像木头一样的一直在吃,我也是对自己无语。

  看来我真是怕了这个女人了。

  早上醒来以后,我退了房顺便问了一下前台哪里租房子便宜一点,她告诉我以后,我就坐车去她说的地方找房子。

  到了地方之后,运气还不错,才打了几个电话就看中了一单间,空间大,而且光线挺好,只要五百,水电费另外算。

  交了钱之后,我出去买一下日常用品就算是暂时在这里落脚了,果果出来为我房间打扫干净,我则是想着自己现在店离这边有五六百公里呢,没开店去哪里找收入呢?

  我这算是因为刘伯温的法书而“卖身”给唐曼了,她怎么会跟我钱?

  这么久了一百万还没凑齐,心中也是焦急无比,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在这里租个便宜一点的门面?算算命,将一百万凑齐算了。

  如此一想,我也试探性的带果果出去转转,反正唐曼也没有打电话过来,她一天到晚的估计没什么事,毕竟我是直接听候她命令的,她不给我打电话我去个毛啊。

  在附近转了一下,发现房租太贵了,好一点的门面一个月十多万,几百上千的就在巷子老里面了,这要是开下去,一天也进不来一个人。

  我算是愁了,这转到了下午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感觉又累又饿,我不得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点了一份快餐在里面吃,不过吃到一半的时候,我耳边突然想起了果果的声音,我听了之后,下意识的朝外面看了过去。

  马路外面就是红绿灯,我居然看到了江一北坐在一辆车上面,他还在这边?既然这么巧遇到他了,那么我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我赶紧的将饭吃了,等江一北坐的车开走之后我跑了出去,及时的拦了一辆的士去追,大概半个小时后,我看到江一北坐的车在一家饭店停下来,他一个人从车里面走出来,我看了之后心中奇怪,跟他一起的天黄宗掌门呢?

  沉吟了一下,既然天黄宗掌门不在,那么只有江一北一个人,那我解决他不是什么难事了。

  付了车钱我下车,走进这家高档饭店,这江一北应该是跟什么人来谈事情的,不然他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吃饭?

  心中奇怪,我看到江一北直径走进去,却是走进了一个包厢,我让果果去偷偷看看这包厢里面到底有谁,但不能靠太近了,江一北是四级算命师,他对鬼气的感应也很强的。

  果果嗯了一声,一股轻烟在我口袋里冒出来,一闪的消失不见,我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服务员走过来问我点什么菜,我说等人到齐了再点,他就走开了。

  不到三分钟,我耳边就响起了果果的声音,“天哥,我看到了,这个江一北跟两个人一起吃饭,其中一个我不认识,但另外一个是术门的曹三。”

  “曹三?你看错没有?曹三怎么会跟江一北一起吃饭?”

  我一愣,莫非江一北找关系搭上了曹三这条线,也算是进术门了?

  “果果没有看错,我还没靠近包厢,就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了,而且我听到江一北给曹三敬酒,说了合作愉快四个字。”果果说道。

  “其余的呢?”

  我听得神色一动,这曹三贸然与江一北接触,如果让唐曼知道了,会怎么想?

  这曹三想干什么?

  “其余的果果没听到,不能靠太近了。”果果摇头道。

  我沉吟起来,以曹三的神秘自然不能靠太近的,不过这江一北突然跟曹三接触这算是让我没想到的,天黄宗掌门与江一北应该不会那么容易闹翻,那是江一北代替天黄宗掌门见曹三?

  我心中惊讶,过了没多久,那个包间的门打开,曹三突然走了出来,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岁大小的男童,这男童面无表情,目光之中是孩童压根不会有的深沉。

  我看到这男童之后神色立马一变了,我已经注入气到双眼远远的看了这男童几眼,发现这男童命宫奇特,完全没有的样子,我心中瞬间想到了这男童的身份。

  那只人形太岁!

  曹三从罗林手中买回来人形太岁居然已经被用了,而且还成功了,那么用的这个人形太岁是谁?

  曹三和这男童走出去,接着江一北从里面走出来,我想追上去,却发现曹三的车停在了外面,而江一北已经坐上去了,我脸色一沉了。

  江一北这个人阴毒至极,我想着他应该是是昨天对唐曼怀恨在心了,所以勾结了曹三想做一下对术门不利的事。

  曹三这个人我看不透,他有什么想法我更加看不出来,但我知道,他能在术门呆二十多年,从默默无闻到如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种人的城府与野心是我这种人永远想不到的。

  他那时候后跟我说,他十九年才坐到长老的位置,那时候他的语气很平静,而唐曼也说了,如果那旱魃前身不失踪,压根不会让曹三做长老,那么曹三自己知道了这点?

  我想着这件事要不要跟唐曼说一下,沉吟了一下,这突然跟唐曼说这些,她肯定不会相信我,我也没必要自讨没趣。

  不过好不容易看到江一北了,那我肯定要跟着他才行,看到曹三的车开远以后我也赶紧的追了出去。

  继续坐一辆的士追,好在曹三的车没开多远,而是到了一处没人的公园,似乎那边还有人在等的样子。

  远远的看到曹三车停下,曹三,江一北,还有那男童从车上走出来,朝公园里面走去。

  我也跟着下车,将体内的气将浑身都包裹起来,算是掩盖了所有气息,一丝声响不出的追了过去。

  我很好奇曹三是不想背叛术门,我也想着只要是江一北落单了,那我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他,他很想杀我,那么我就要在他杀我之前杀了他!

  如此一想,我在黑暗里面不敢跟他们太近,因为曹三这个人实力太强了,万一被他识破了,那么他极有可能会对我下杀手!为此给我不得不小心翼翼。

  然而跟了没多久,我就远远的看到远处有一个湖泊,而湖泊边双手倒背的站着一个人,曹三他们过去后,这个人缓缓的转过头来,我看到这张脸之后,立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怎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