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四十五章三年之约

第三百四十五章三年之约


  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自己落水了,自己拼命的想往岸边游,一直在游,有一只手一直拉着我,而我游着游着就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之后的梦就是空白一片了,总是感觉身边有火光在微微晃动着,我想睁开眼睛,但始终无法控制自己,但这火光让我感觉温暖。

  呼!

  我猛然睁开眼睛,真的在身边看到了火光,一堆篝火在我身边不远处烧着,而火堆上面架着一个锅,里面声音沸腾,冒着米香。

  一只修长的手正拿着勺子在微微搅拌着,动作轻柔。

  她长发披肩,一边秀发夹在耳后,露出精致的侧脸,见她一双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锅里面,不时的将勺子拿出来看看,脸上有一丝疑惑,十分没有经验的样子。

  我看她身上的衣服还带着血迹,虽说已经干透了,但却好像冷艳的玫瑰一样留在她衣服上。

  她感觉到了动静,转头朝我看过来,急忙放下勺子走过来,她伸手在我额头触碰了一下,似乎感觉温度正常了,才松了一口气。

  “你终于醒了?”唐曼道。

  “我昏迷了多久?”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虽说还十分麻木,但感觉不到痛了,受伤的体内虽说隐隐作痛,但比之前的剧痛好了很多。

  “三天。”唐曼道。

  “这么久?”

  我吃了一惊,赶紧检查了自己体内的气,发现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似乎由于这次重伤,我又感觉到了一丝要突破的迹象了,这算是意外之喜?

  “对,很久了。”唐曼声音轻柔了几分。

  我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问,“这里怎么会有火,还有锅?这是你早就准备好的?”

  我上次我跟她下来的时候这下面什么都没有,这次居然有材火了,还有锅,甚至还有米,难道她早就想到了要逃到这里?

  “嗯。”她点头。

  “你醒来几天了?”我问。

  “我没有昏迷。”唐曼摇头。

  “你也重伤了,你撑得住?”

  我心中惊讶的打量了唐曼几眼,发现她脸色居然恢复了不少,这女人的体质就这么变态吗?

  “还好。”唐曼点头。

  我沉默了一下,憋出来一句,“那这三天是你照顾我?”

  “也不算,就看你在睡觉而已,我也什么都没做。”

  唐曼摇头,她说着走到了篝火边,用勺子盛了两碗白粥端过来,一碗递给我,我怔了怔。

  “粥我还是煮得好的。”她道。

  我尴尬的接了下来,吹了几口气,轻轻喝了一口,感觉挺细滑的,这应该是她一直搅拌的原因。

  三天没吃东西了,喝了一碗粥的确是感觉好了很多,放下碗,我站起来想着现在实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三天过去了,果果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得出去找她才行。

  如果真的被许周抓了,那么我只有去茅山正宗一趟了!反正不管是许周还是谁,抓了我的果果,那么就要付出代价,去茅山正宗也好,去别的地方也好,果果我会找到她!

  唐曼双手抱膝的坐在火堆边,目光凝神的看着晃动的火焰,好像入神了一般,我没有看过她这样子,好像很失落的样子,她怎么了?

  我走过去想问她现在出不出去。

  我也坐了下来,我沉吟了一下问,“你现在什么打算?”

  唐曼摇头,“我想清净几天。”

  从唐曼嘴里说出这话让我诧异了,害她这样的曹三呢,公孙胜呢,她不打算报仇了?

  还是她感觉到累了?

  她声音轻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她了。

  “你恢复得怎么样了?”我问。

  唐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我这次真的受伤了,曹三我打不过,公孙胜我也打不过,以前的我不是这样子的,我不会去逃,就算我死了,曹三和公孙胜也不会活,但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怕死了。”

  她这是在向我诉苦?不知怎么的,突然听到她说这种话我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唐曼撇头看了我一眼道,“你在笑什么?”

  “你是女人怕死很正常啊,我也怕。”

  我收起了笑容,真是罕有的听她这么说,那时候我跟她在这下面的时候,她被那只白色的怪东西快拖进水里了也没吱一声,甚至自己给自己缝合伤口都是面色淡然的,这样的她居然说自己怕死了?

  唐曼摇头,“以前我不觉得我是女人,所以死没什么好怕的,但现在我突然想做一个女人了。”

  “你本身就是女人啊,还有分做和不做的?”我听得无语。

  “你别说话了。”

  唐曼不再看我,而是继续注视着晃动的火焰。

  好吧,我尴尬点头,沉默了半天我也不好问她现在出不出去,我是真的很担心果果,只能硬着头皮问,“那你现在出不出去?”

  “我想清净几天,如果我出去了,就是原来的自己了,那么曹三,公孙胜他们一定会死!”她说这话才让我感觉她是唐曼了,原来她真的感觉到累了。

  从曹三他们一进术门,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又不得不用,这种纠结与无奈我是体会不到的。

  “如果你想出去就出去,我要留在这里。”唐曼道。

  我叹了口气,陪着她坐在火堆边,静静的看着火焰。

  或许我这一辈子有太多的谜团围绕着我,我没有感觉到累,只是很想很想知道有关于我的一切,也想杀了那个害我投胎转世这么多辈子的那个黑袍人,但清净几天?好像也可以。

  “你现在恢复几成了?”我忍不住问。

  “杀你应该没问题。”唐曼道。

  我无语,怎么突然唐曼要这么怼人了?

  “那杀曹三呢?”我问。

  唐曼转过头来,认真的道,“可以,他断了一只手,我现在就可以杀他了,但我说了要清净几天,所以请你别说话了。”

  后面一句话我直接忽略了,而是我吃惊了,曹三断了一只手也是七级武者啊,说杀就杀?这唐曼莫非已经是八级武者了?这怎么可能啊?

  “唐曼你是八级武者了?”我问。

  唐曼没有回答我,我将唐曼二字改成门主再问她,她也是没有回答我。

  好吧,又开始高冷了,我也识趣的没说话了,静静的坐在她身边。

  安静了一会,她突然问,“你以后会不会也背叛我?”

  “我不是滴血起誓了吗?还怎么背叛你?”我无奈摇头,这唐曼被背叛怕了吧?

  “你有,你绝对有想过。”唐曼说道。

  “呃……”

  我发现自己真的跟他无法沟通了,那时候我被逼着进来,还交了一滴精血,我还一肚子火呢,有这种想法不情有可原吗?

  我干脆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唐曼又开口了,“你是不是很想解除滴血起誓?”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每了这个约束,那么我就可以离开术门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那好,答应我三个条件,这个滴血起誓我可以解除。”唐曼淡淡说了让我心中一喜的话。

  我赶紧说,“那你先说说。”

  “第一,我这次出去,不管曹三死不死,长老是没有人做了,那么你要做长老。”唐曼道。

  我听得眉头一皱,话虽说这么说,但我真对这长老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我犹豫了一下无奈点头。

  “第二,这长老之期是三年,如果你做满了三年还是不想继续做下去了,那么我就解除滴血起誓。”唐曼接着道。

  我点头,三年总比下辈子要好很多,不过唐曼没有接着说第三,我心中奇怪忍不住问,“那第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