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六十一章狠

第三百六十一章狠


  苍天道人眼中露出一丝冷意或许我刚才没龟卜之前会很意外,但现在我丝毫不奇怪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我刚才龟卜的卦像很简单:祸从突天降,无从躲,杀者似无意,必杀之!

  很简单的说,就是说这年轻人的灾祸看似突然降临了,但其实已经是蓄谋已久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今天他们五个是过来谈事情的,具体谈什么我不清楚,也算不出来,但年轻人必须死在这个谈事情的过程中,至于为什么死,我不清楚,我想有可能跟那丑妇有关。

  而杀年轻人不会是苍天道人,但跟他有关,他不点头。年轻人不会死。

  那么他是杀者,他看似无意?

  当然不是,一个liù jí道术师对于他们茅山正宗来说也是异常珍贵的,或许苍天道人来之前也因为这个也在犹豫,但当我说这个年轻人今天必死无疑的时候,无意的点醒了他,他“心动了”,也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如此看来,这苍天道人估计还会在心里面感谢我。

  如此一想,我随即面无表情起来。我与他对视了几秒,然后不动声色的将视线挪移开来。

  我小声将刚才的分析告诉了唐曼听,她一愣后,只是露出一丝惊讶,随即淡然起来。

  “你这么说我想起了。那个赶尸一派的女长老多半是看上了那年轻人的尸身,苍天道人也答应了,但就是不知道苍天道人牺牲一个liù jí道术师能在女长老手中换取什么。”

  说道这里,唐曼声音也有些好奇起来。

  我听得神色一动,现在看向了那个年轻人,他还是在对我沾沾自喜,一脸嘲讽的样子,我突然有点同情他了,他被茅山正宗给卖了还不知道,还在得意洋洋的,这样的人挺可怜的。

  难怪那只负屃要我小心苍天道人了,连自己门派的弟子都可以随便的成交易品的,这样的人不小心怎么行?

  如此一想,我突然好奇起来,唐曼说会让苍天道人求着她杀了许周,难道唐曼手中有苍天道人什么秘密不成?

  好奇的看了唐曼几眼,唐曼眨了眨眼睛问,“你在想什么?”

  我摇头,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只剩下四十分钟了。我看向了那个年轻人,他命宫已经完全被死气掩盖了,换句话说,他马上会死。

  “周儿,过来一下。”苍天道人突然叫了许周一声。

  许周犹豫了一下,他看了年轻人一眼,年轻人摆了摆手道,“放心去吧师兄,现在时间快到了,我还一点事都没有,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神棍!”

  许周瞟了了我一眼,也是赞同这个看法的露出讥讽,随即点头,朝苍天道人走去。

  苍天道人一旁的白发老者看了年轻人一眼,叹了口气。

  而年轻人站了起来,阴冷的道,“看清楚了,时间快到了,老子等三点一到,定会给你一点教训,让你不知死活的玩我!”

  我看着他平静的摇头,“没时间了。”

  年轻人哈哈一笑,“哈哈,的确是没时间了,我看看啊。只有三十五分钟了,我就说你区区一个三级算命师还他妈想算我?也不撒泡尿照照,真是狗屁!老子是你可以算的?五级算命师都算不了我,你可以??”

  我没有去看他,而是看向了门外,因为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一股阴风吹了进来。

  年轻人一愣,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门外突然出现一道黑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年轻人而去。

  “鬼尸王,!是鬼尸王,难道……啊,不好!!师兄,快过来!”

  年轻rén miàn色大变,他翻手的拿出一把暗红色的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当即低喝了一声,“去!”

  桃木剑一闪的朝这黑影劈过去,这黑影速度太快了,一晃的就躲过了桃木剑的攻击。在一闪的就年轻人扑了过去。

  年轻rén miàn露惊色,“找死!”

  他翻手拿出两张金光闪闪的符笠,直接一张贴在了自己身上,而另外一张在晦涩的咒语声中化为一条火蛇,好像锁链一样的朝黑影一捆而去。

  这黑影吱吱怪叫了一声,张口一喷的吐出一口黑气,将火蛇包裹其中,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这火蛇与黑气轰然四散开来,一张暗淡的符笠从空中缓缓飘落下来。

  年轻人惊骇了。他急忙对着许周怒吼,“师兄,快过来,这是一只鬼尸王,我抵挡不住。快啊,……”

  他声音带着惊恐,我与唐曼都看向了苍天道人那边,苍天道rén miàn无表情,而作为年轻人师傅的白发老者则是已经从无奈中退出来。一脸冷漠的阴冷。

  许周有些纠结的看了年轻人一眼,随即目光一转的盯着我,眼中喷出滔天怒火。

  砰!

  年轻人被撞飞了出去,他此刻身上已经狼狈不堪了,他满脸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看自己师傅,苍天道人与许周都无动于衷,他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

  “师兄,师兄,快过来啊。师傅,师傅,徒儿抵挡不住了,是鬼尸王啊,徒儿……啊……”

  他撕心裂肺的大叫,但这三人依旧纹丝不动,年轻人痛苦的摇头,而那黑影突然跳起来直接扑倒了年轻人,大口一张,就直接朝年轻人脖子一咬而去。

  “啊……师傅。师傅,坤儿是你徒弟啊,坤儿是……”

  年轻人身体剧烈的抽搐,直到动弹的幅度越来越小,眼睛里的神采暗淡下去,他就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了。

  但他双目圆瞪,脸上定格的是痛苦与难以置信交织的表情,他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师傅居然任凭自己死去……

  这黑影好像猩猩一样,身材不高。浑身长着浓密的黑毛,通体都是腐臭至极的尸气,他手提着年轻人的一只腿,拖着年轻人朝门口走去。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这鬼尸王刚才走的时候居然看了我一眼。这是什么意思?莫非那丑妇也看上我的尸体了?

  而且这丑妇居然能在三点之前动手,这是为什么?讨好我的意思?

  我看向了苍天道人他们三个,苍天道rén miàn无表情的站起来,“周儿,把那只冥鬼给他。”

  许周露出痛苦,他目光怨毒的盯着我,翻手的拿出一个用符笠封住的**子出来,抛了过来。

  我急忙接住了,将**子上的符笠一撕,一股熟悉的阴气就从里面冒了出来,一股轻烟冒出来,飞快一凝之下,化为了极为透明的一名少女。

  她小脸上一脸茫然,气息极为薄弱,好像受过虐待一样,我看得眼睛通红了。

  果果已经是鬼帅的级别了,但在liù jí道术师的实力下还是无法逃离,她身上很多伤痕,好像被抓之前做过很多的挣扎一样。

  她看到我之后,煞白的脸上瞬间露出惊喜。朝我扑过来,“天哥……,呜,果果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天哥了,……”

  我抱住了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发,轻声安慰,“好了,果果别哭了。”

  “天哥,果果想哭,果果想哭……”

  果果脸上好像冰块一样的泪珠掉了出来,好像要释放这几天承受的折磨与委屈,我心中大火,死死盯着许周,“我会让你死的!”

  “死?你滚远一点吧,这次你只不过是走了一次狗屎运罢了,如果让我再见到你,你还有这只冥鬼我不会放过的!”许周冷冷说道。

  苍天道rén miàn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和白发老者一起转身朝门外走去,而许周他说完这话就跟着苍天道人朝门口走去。

  我拳头紧握,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许周走掉,他可是折磨了我的果果,我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我要进阶sì jí算命师!这种信念在我脑海中瞬间浓郁到了极点,也坚定到了极点!

  “等等,这么快就走了,我的账还没开始算呢!”说话的是唐曼。

  她声音突然响起,苍天道人他们三个顿时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