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七十四章木上人,穿红衣

第三百七十四章木上人,穿红衣


  我摇头道,“也不是有问题的意思,就是这水耗子有点本事。”

  尹芳点头,“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也觉得是个人物,想着到水上面或许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他是行家能解决这些事,也就租他的船。”

  “的确是这样,他经验丰富一点,也避免我们绕远路。”天展也开口了。

  行,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毕竟水耗子这人的面相我仔细的看了几眼,没其他问题。【花千骨漫画 /】。

  我们三个人站在船头继续商量起来。

  尹芳接着说道,“我仔细的查了一些资料,在道家的一本记载中,看到了太上老君一共下凡了三次,这三次都有准确的地点,其中一次就是在长江附近,就是在荆州附近。”

  “那个地方道书上说当时天地元气骤压,天上飘落下一名白发老者,而且之后的场景是水压骤涨,河中日夜起雾三天三夜,船进去了也自动会出来,更别说人了,雾中打斗声不定,持续了三天这雾气散开,众人发现河中水色猩红,数个小时才被水冲散,这事当时被当地人口口相传的传下来。”

  我听得神色一动,“那你的意思是,这个荆州是很有可能镇压精怪的地点?”

  昨天尹芳说了要去这个地方,我倒没问为什么,今天她说了,我特别惊讶,荆州这个地方我知道,鱼米之乡,但没想到传说中的太上老君居然在这里降临过。

  尹芳点头,“对,这个地方最有可能!因为雾气掩盖了三天,也就是说太上老君跟这个被玉净瓶镇压的精怪大战了三天,之后才被镇压。”

  我恍然点头。

  天展笑了笑,“荆州我去过一次,的确是听说过一些故事,当地人的说法就是神仙下凡了,众人膜拜,而且听他们传下来的故事,当时凡是见到太上老君的人,无一都成为了雄霸一方的人物,三千年前,天下大势未定,群雄争霸,真正的历史才算是上演,也可以说,太上老君这次下凡除了镇压那只精怪之外,也做了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事。”

  我听得好奇起来,便问,“那还有两次呢,这太上老君不是下凡了三次吗?”

  尹芳微微一笑,“你还挺好奇的,太上老君另外两次,一次是在春秋时期的时候。”

  “春秋时期?”我一愣。

  “对,你难道不知道当时的楚国人老子,是太上老君的化身?现今河南鹿邑就是老子故居,当地人都知道这点。”尹芳道。

  我心中惊讶,好像是有这个说法啊,之前在新闻上看到过一点。

  “那还有一次呢?”我接着问。

  天展却笑着接口了,“还有一次,则是在元末明初的时候,历史上活了三百多岁的武当奇人张三丰,这人仙风道骨,可以说是神仙般的人物,也是第一个窥测以身成仙的存在,他专研出了一些法门,但最终失败了,他也证明了人是不可能长生不老,也不可能修仙的,据说他也是太上老君的一个化身,也是太上老君做的一次探索与尝试。”

  我听得一愣,这太上老君也是在天上呆太久了,闲得慌所以不断的下凡体验生活,不过张三丰也是一个历史传奇人物,居然都是神仙所化。

  这要是这么说,也按照我师傅之前的说法,上面的人不断下凡来推动历史进程,这要历史上得多少人是神仙所化?

  这点我也好奇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太上老君他法力超绝,破界下凡一次居然都无法杀死那只精怪,除了用玉净瓶镇压别无他法了,可见那只精怪的实力之强了,说不定即使三千年过去了,玉净瓶也无法炼化他的,那咱们要是真找到了玉净瓶了,得小心一点,万一把这只精怪放出来了,那可就大罪过了。”天展凝重的说道。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均是点头,这点自然要小心的,真要是这只精怪出来,估计整个阳间能再次镇压他的屈指可数,那可就乱了。

  我想真要是到了这个时候,尹芳也会知道如何取舍的。

  接下来,我再询问了一下其他的事情,比如什么时候到荆州,尹芳说这速度估计两天,我松了一口气,跟唐曼说了是十五天,如果十五天还没回去,不管她生不生气,我都不太好意思的。

  船的速度不算快,站在船头看长江,到真有几分享受的感觉。

  长江水清,比黄河看着舒服一点,不知不觉的到了中午,水耗子老婆张姐做了一锅烧鱼,闻着感觉不错,我们几个也就一起坐下来吃了起来。

  简单的吃完之后,我回休息的地方去呼吸吐纳,感觉到自己好像离四级算命师的瓶颈越来越近,我自然要好好的加把劲,如果能在找到玉净瓶之前进阶到四级算命时,那么我会更加的有把握一点。

  毕竟以我现在的实力,如果进阶四级算命师了,那么体内的气会再涨一倍,估计跟一般六级算命师体内的气差不多了,那运用气自然更加行云流水,而且气元指的威力会更大。

  如此一想,我也陷入了入定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展突然在外面叫了我一声,我疑惑的睁开眼睛爬起来走出去。

  却发觉船已经缓缓停了下来,水耗子和他老婆,尹芳天展,甚至那开船的阿九也从操控室走了出来,我好奇的走到了船头,却发现水下面漂浮着一块断木,而木头上有一名昏迷的年轻人。

  他脸色煞白,似乎依靠意识才抓住断木不让自己沉入水底,也不知道他在水里面漂浮了多久。

  天展他们是什么意思?不救人?

  我盯着水下面漂浮的人目光闪动。

  水耗子摇头,“别冲动,救水下面的人有很多的禁忌,不是什么人都能救的,木上人不救,头朝下不救,没穿鞋的不救,嘴巴红的黑的不救,还有穿红衣的也不救。”

  听水耗子这么说,这漂浮的人,犯了这两个禁忌,木上人,穿红衣。

  这些禁忌跟捞尸人张强捞尸的禁忌有几分相似,因为水里面的东西太不可预测了,谁知道人死没有?尸变没有?到底是不是人?

  而这水耗子就是靠这些禁忌,所以才吃上了这水上的一碗饭。

  我盯着这年轻人,他脸色太白了,根据他的气色来看,就跟死人没两样,难怪这水耗子不救了,更关键的是,这时候天已经到了傍晚,太阳下山了。

  “小天,尹芳,你们两个怎么看?”天展盯着水下人缓缓问道。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我神色也有些挣扎起来,这救人一命,是很重要的,因为命这种事我懂。

  我看了水耗子一眼,他很肯定的回答道,“犯了两个禁忌,不救,也不能救。”

  水耗子这么说了,我只有点头,“行,你们做主。”

  “尹芳你呢?”天展问。

  尹芳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她则是走到了一边,将一个救生圈甩了下去,救生圈刚好砸到了那个人,他还是没有动一丝,估计已经死了。

  怎么说呢,也不盼望他死,只是情况特殊,他的出现不太巧,我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心软而救了这个人,而最终这个人又不能救,那可就说不清了。

  尹芳道,“能做的就是这些,其他的看天吧。”

  尹芳是女人,她动了恻隐之心,不过这也算是可以了,阿九继续去开船,然而这时候,这抓着木块的人突然手动了一下,下意识的抓住了漂浮的救生圈,而且用极为虚弱的声音说,“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