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一十二章阴德的牵连

第四百一十二章阴德的牵连


  这老人这么说,他孙子与管家神色一变了。

  这老人摆了摆手,他们两个才没继续说话。

  我继续说道,“关系大了,你这疾厄宫上的黑气是测被你的福德宫所牵连的,福德宫代表什么我想你也知道,很简单的说,你派人找的东西损害了很多阴德,而阴德跟寿命是有一丝联系的。”

  “你二十年前别人给你算,你有三十年寿命不错,算到现在也还有十年,但你这二十年派人找的东西,你虽说没有自己动手,但因果循环,会一点一点的积累到了你的福德宫上,把你原本的寿命一点一点的夺走了,也就是为什么你现在只有一年三个月寿命的主要原因,如果你不信,你现在可以再找二十年前给你算命的那人再算一次。”

  这老人听了我这话,盯着我的眼睛越来越恐怖,我没有再说话,天展他们也没有,唐曼更加不会说话。【斗罗大陆漫画 /】。

  我倒是好奇,这老人派人到底在找什么,竟然会这么损失他的阴德,二十年里,居然慢慢的夺走了他接近八年的寿命,这八年对于一个八十岁老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度有钱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应了一句话,人死了,钱还没花完。

  安静几分钟,这老人的眼睛才缓缓恢复正常,而且还夹杂着一丝掩盖不住的苍老,他的管家给他在倒了一杯茶,他继续喝茶,喝得很快,好像很渴一样。

  “那人我现在找不到他了。”

  这老人摇头,“这二十年来,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感觉得到,你说得不错,如果我派人找的东西最终成不了,我估计也就活到你刚才说的时间吧!”

  他这么说,他孙子立马红着眼睛安慰起来,老人摆了摆手,“人前不露怒,人前不露哭,记住了,你可不能再让我失望了。”

  这青年拼命点头,他这么说,我诧异的看了这青年几眼,神色微微一动。

  “你再给我算一事。”他继续说道。

  “你说。”我道。

  “我家族现在的气运,还有之后的气运。”他道。

  我沉吟了一下,将桌子上的铜钱再次放进龟卜里面,一阵摇晃后,铜钱掉了出来,我了几眼,想了想道,“你家族底蕴深厚,如同一只老虎,可以吃很多肉,但跟老虎争肉的也有很多,狮子可以,鬣狗可以,甚至乌鸦都可以。”

  “哦,狮子是谁我知道,鬣狗是谁我也知道,你说的乌鸦我也知道,不过你这是说我家族现在有这么多敌人,这是要灭的节奏?”老人神淡然的问。

  我摇头,“树大招风,但大树才能招风,风再大,可以吹断树的枝叶,甚至树的主干,但大树的根基是吹不了的。”

  这老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伸手,他管家把他搀扶了起来,他道,“今日之算,我满意。”

  他这么一说,他的管家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出来,递过来给我,我看了金额之后眼睛微微一跳。

  “但我会再找你。”

  他说着这话就拄着拐杖走了出去,“哦,对了,他日你来京城,可以过来找我,你可以叫我刘老爷。”

  “刘老爷?”

  我喃喃自语,京城我没去过,这刘老爷自然没听说过,他带着他的管家走后,那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老者居然也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不过刘老爷的孙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面色不变。

  我则是将支票拿了起来,心中瞬间激动了,一百万啊,有钱人真心不一样,这比唐曼上次给我的五十万还多啊,如此一想,我朝唐曼看去,她淡淡的道,“有钱了?”

  我尴尬一笑,这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什么?但对我来说是一笔巨巨款啊,因为我忙活了那么久,卡里面才五十多万,这突然让我赚了一百万,我惊喜啊。

  天展与罗林也是露出笑容,不管这么说,天展叫我过来的,这顿饭怎么也得我请啊,天展嘿嘿一笑的叫服务员过来,我则是趁白发老者不在,问罗林他的来历了。

  罗林也没有隐瞒的意思,这白发老者的确是告诉他用凤凰血治疗韩诺君病的神秘人,但这人具体什么身份,他不太清楚,但他推算,应该是一个中医高手。

  听他这么说,刚才这老人来的时候看了白发老者一眼,估计也是认识,但两人都没有点破,不过罗林也有点怀疑这白发老者的动机。

  怎么说呢,按照罗林的意思,他以前不认识这白发老者,也没有给他任何好处,也就是说,这白发老者没有在罗林身上得到任何东西,按照现在来说是这样,这对于罗林不太了解对方的情况下,这白发老者的动机的确是不太好猜测。

  罗林问我看出这白发老者什么了,我苦笑摇头。

  接下来服务员拿菜单过来了,天展罗林都点了几份后,我将菜单递给唐曼,她摇头,“不吃,早上的面饼还没吃完。”

  呃,好吧,我就知道她不会吃这里的东西,我点了几样后,服务员去做菜。

  我打算着吃完饭我跟唐曼就回去,就问了一下天展和罗林,有没有见过苍天道人的另外两个徒弟,他们两个互望了一眼摇头。

  这两个徒弟就这么神秘吗?

  过了一会,菜上来了,而白发老者也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他几眼,不管怎么说我虽说看不穿他,但总感觉他真的另有所图的样子,刚才我让罗林小心他的话我也说了,罗林心中应该已经有数了。

  白发老者坐了下来,我想他刚才出去,应该是去见这个所谓的刘老爷了,这白发老者见我在看他,他便第一次开口了,“怎么,要跟我算算?”

  “如果你想算,当然可以。”我点头。

  白发老者眉头一皱,也没继续说话了。

  我也懒得继续理他了,菜已经上来了,我自然吃饭为先了,唐曼坐在旁边低头看书,压根没有动筷子的意思,我只能无奈的说,“喂,是我请客。”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所以我必须要吃?”

  我摇头,我又没有逼她的意思。

  唐曼拿起筷子,夹了一点青菜放进碗里面,咬了一口后,眉头一皱,但也咀嚼了几下静静的吃了起来。

  饭也吃得挺快的,我去结完账后,回到了包间,发现那白发老者已经离开了,罗林沉吟了一下让我给他算一卦。

  我点头,拿出龟卜给他算了一卦,卦像上没有显示太多,但有点很重要,我想了想道,“注意你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

  罗林喃喃自语,他似乎不太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跟天展走的时候,也是一脸微微茫然的样子。

  卦像上显示不多,所以我只能告诉他这么多,但是这身边的人很多,有可能是他的同事,有可能就是现在靠近他的白发老者,毕竟他的目的动机我们都不知道,白白做好事告诉罗林怎么治疗韩诺君的病?我不太相信,天底下哪里那么多好人?

  我倒是想给天展算一卦,但他摇头拒绝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强求。

  只是跟他说,不管怎么样,永远是兄弟,他沉吟了一下点头。

  不过我这么一说,唐曼就一直看着我,她之前说过了让我小心天展,但我怎么小心?天展是我兄弟。

  没有说话,我跟唐曼走出包间,到了停车场后,一辆豪车突然响了一下,一个青年缓缓的从车里面走了下来,我没有任何意外,因为这刘老爷的孙子有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他会找我算命!

  但至于算什么,我也猜测不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