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一十九章蚁蛊

第四百一十九章蚁蛊


  听了文雨这么说,我算是对唐曼有一个新的认识了,没想到唐曼这是从小强到大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文雨不再说话,而我继续看着下面的人布置,本身这风楼中间的站台就挺好的,所以就简单的布置了一下,铺了一点红地毯之类的装饰,看上去就有焕然一新的气大感觉了。

  这也依赖于整个风楼的建造,将古朴风玩得这么牛的,以我知道的。这风楼了不得。

  难怪这蛊门的柳中庸也过来捧场了。

  如此一来,我不时的打量着对面一圈包间的窗户,开了一两间,但我问了一下文雨,她说不是。

  而且她说陈氏家族的那几人来了,是有专门的包间的,也就是我对面这一间,如果说对面这一间没人进去,那么就是说陈氏家族的人今天就不会过来捧风先生的场。

  我自然时刻注意着,过了没一会的功夫,菜已经上来了,我大致的看了桌子上的菜后之,我明白文雨为什么首先推荐我们来这里了,这全素宴看上去真是不错,简单的蔬菜炒得又好看又香。

  我吃了几块后,感觉挺好,唐曼也轻轻的吃着,但吃得不多。

  吃饭的时候,文雨没怎么说话,有关她的一切,我从她脸上就看出了一些,也没必要问她了,毕竟唐曼还是对文雨有点芥蒂。

  多提她只会让唐曼压下去的杀意有动浮起来。

  饭吃完之后,文雨叫人准备的茶过来,我倒要看看。这陈氏家族的人今天会不会过来。

  过了一会后,我听到下面有动静了,我自然走到了窗户边,却见基本上有人的包间窗户都打开了,因为所谓的风先生已经现身了。

  却是一位穿着唐装,留着一头过肩长发的中年人,大腹便便的,好像艺术家一样,因为在四楼,这样低头看下去,这风先生是什么面相我倒看不太清楚,他语气淡淡的说着些一冠冕堂皇的感谢话语,说什么这风楼的历史与展望未来之类的话,声音听着倒是挺有威严的。

  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似乎是他女儿。

  文雨走了过来。微微给我介绍了这风先生,因为我对这人不太感兴趣,所以也听得不太多,文雨说这风先生最多也是背景之类的,我则是一直注视着对面的包间窗户,因为一直没有打开,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倒是抬头看了五楼,看到也有几个窗户打开了,不过没见人伸头出来,也不知道蛊王柳中庸在哪个包间。

  风先生说话间,唐曼一直在低头看书,她对这些不太感兴趣,而这时候,我听到风先生说什么现在chōu jiǎng,说今天在他这里消费的人有五个可以免单,而且今年一年来这里都是免费,他这么说,算是将整个风楼的气氛调动起来。

  当然,往三楼以上的,并不太在乎这些,文雨神色也没多大变化,她现在的万信行也给她赚不少钱,她也不缺这点。

  倒是这风先生开始抽号码起来,他抬头四处扫视几眼,我看到了他的面相。肥头大耳的,不过样子颇为和善的样子,不过这也是骗骗普通人,又怎么能逃过我的目光?

  能有这种成就的,有哪几个是干干净净的?他抬头的几秒,我也一眼注意到了他的命宫,却是突然有些诧异。

  他面相也是有福气,所以也掩盖住了他的基本五官,这风先生命宫居然有一丝黑气浮现出来,这很简单。以他现在的处境,有人要在他百年店庆上闹事。

  “你跟这风先生很熟?”我沉吟了一下问。

  文雨摇头,“不算熟,但是我后背那人跟他还不错,而且之后我的万信行需要他帮忙。”

  “那好。你现在下去告诉他,有人要过来闹事,你让他注意一下。”我看着文雨道。

  文雨听了以后走着惊讶了,她低头盯着风先生看了几眼,脸上有几丝疑惑。但犹豫了一下点头,“好,我这就下去。”

  文雨说着就走了出去,我继续打量了下面几层的窗户,看到底是什么人会在风先生店庆的时候捣乱。虽说不关我什么事,但这么一闹,陈氏家族的人估计更加不会出来了。

  很快我看到了文雨出现在了站台边,台上的风先生也礼貌的走了过去,文雨凑在风先生耳边说了什么。风先生立马将手中的话筒放低了,而且下意识的抬头四楼的我看了一眼,我神色不变。

  他似乎在考虑什么,对文雨点头之后也说了几句,准备下去。但这时候,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十个人,个个穿着黑衣,而且还带着miàn jù,直接冲上去似乎要将风先生置于死地一样。

  风先生神色没多大变化。显然这种情况他也见过不少,而这些人冲上来之后,他的保镖立马出现,与这些人激斗起来。

  而风先生不管其他事,直接走了进去。

  突然出现这一幕,也是让不少人惊呼,顿时有些慌乱了,很多人冲了出去,而三楼以上的都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也见过这种世面。

  不过让我诧异的是。这突然出现的十个人实力都很强,其中七个对付风先生十多个保镖,而另外三个直接朝已经没影的风先生追去,一副必须击杀风先生的样子。

  我看到了文雨已经跟风先生还有他女儿逃走了,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文雨面相上没有凶兆,虽说有有点忐忑,但反倒有气运增长的势头,这说明文雨刚才给风先生提前通报了一下,会让她财运更好。虽说这对风先生来说是一个劫,但对文雨来说却是一个机会。

  很快,这下面七个人将风先生大部分保镖都杀了,算是实力强悍。

  然而在这时候,唐曼开口了,“别太靠近窗户了,我感觉到了一丝杀气,楼上的柳中庸要出手了,他出手,下面的人一个也活不了。”

  听了这话。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然后回头看唐曼,她头也不抬的继续低头看书,仿佛刚才她没有说话一样。

  然而这时候,我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音,却见上面一楼,突然飞下来一群手指大小的虫子,好像飞蚁一样,通体艳红,我看得惊讶。这就是蛊虫?

  这些蛊虫出现后,飞快的朝下面飞去,果然这七个人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四散而逃了,我轻眼看到这黑衣人反应慢了一点。被十多只蛊虫围攻,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立马惨叫起来,一只蛊虫轻易钻进了这黑衣人的脑袋里,这黑衣人惨叫连连。身体倒在地上剧烈的抽搐。

  几秒钟的功夫,其余围攻他的蛊虫立马也接着钻进他的脑袋里,好像要吃这人的脑子一样。

  我看得头皮麻发了。

  “蚁蛊,柳中庸最常用的一种蛊虫,也是他独有的四种蛊虫之一。如果遇到了不要慌,记住用精血打就行了。”唐曼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回头,她还是低着头看书,她的目光平静,完全没有受到下面吵杂与惨叫声音的影响的样子。

  我也不好说什么,她这样子还是有点生气,不,也不对,她生气了就不会告诉我这些。

  我回头继续看下去,刚才那人已经躺在站台上彻底无法动弹分毫了,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黑衣人死了之后,身体突然爆裂开来,似乎体内装了什么毁尸灭迹的炸弹一样。

  这是不想让风先生知道这些人是谁?

  而另外几个人也用了唐曼的方法,用精血攻击起来,他们的速度很快,与这些蚁蛊激斗起来,完全让我吃了一惊,

  这风先生到底惹了什么人,会有这十名高手对他出手?看了几分钟,这几人似乎收到了什么信息,居然直接四散开来,似乎逃之夭夭了。

  然而就在我心中惊讶的时候,突然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黑衣人就冲了进来,他连忙的关shàng mén,我愣愣的看着他无语了,他是不是逃错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