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二十一章去陈家

第四百二十一章去陈家


  “哼,柳某这蛇蛊触碰者必死,你还用手抵挡?找死!”外面的声音传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心中也是惊疑万分,然而却见唐曼拍出去的修长手掌徒然一抖,一层微不可查的光芒从她掌心迸射出来。

  下一刻,这即将咬住唐曼手掌的飞蛇,突然诡异凄厉的惨叫了一声,飞动的身体直接定格般的悬浮起来,并且整个身体好像被无形的挤压一般扭曲起来。

  砰!

  这只飞蛇承受不住的爆裂来开,一股血雾与腥臭顿时在整个房间散发开来。

  我愣住了。风先生也是目瞪口呆,至于窗户边的黑衣人则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miàn jù上露出的一双眼睛里面,忌惮与惊疑更浓了几分。

  堂堂苗疆第一高手柳中庸的蛇蛊就这么不堪一击的被一掌击碎了,怎么不让他们如此?

  “咦,内力,你居然有内力……”

  外面惊怒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名魁梧男子从外面走进来,却见他面目威严无比,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唐曼。

  我则是盯着他心中惊疑了,这柳中庸大概接近六十了,不过看去上也就四十刚出头的样子,标准的大叔级别帅哥,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风靡万千少女的帅哥,他脸上的气息很足,他除了一身蛊术之外,赫然也是一名奇能异士,而且境界还不低的样子。

  他腰间挂着四个皮袋子,好像钱包一样,但其中个三好像心脏一样的在微微跳动着,诡异至极。

  而另外一个看似空空的,但我看了几眼,就看过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里面透散而出。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一般,我心中一惊,这里面装的难道是蛊门传承了近两千年的那只“蛊仙”?

  柳中庸进来后,这风先生才恢复了正常的神色,盯着唐曼看了几眼后,就一脸冰冷的打量起窗户边的黑衣人来,

  “阳间什么时候出了你这类高手?你是谁?”柳中庸盯着唐曼冷冷问。

  唐曼自然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摇头,“我了说,我还在问这个人,不想任何人打扰,这句话我不会再重复了。”

  “哼,好大的口气,说不得柳某今天也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了。”柳中庸当即冷哼一声,他一只手摸向了腰间其中一个皮袋。

  “所以你这是要跟我交手的意思?”唐曼问。

  “当然。这位朋友与柳某相交多年,今日这群贼子谋杀柳某的朋友,还抓了他女儿,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所以你最好识趣一点,不然你和……”

  柳中庸说着,破天荒看了我一眼,他神色没有一丝变化,我松了一口气,我跟我母亲一点都不像,他不可能看出来我就是他曾经追求过被拒绝的陈丽君儿子。

  “他,是不可能走出这里的。”柳中庸接着说道。

  不过他说完这话,视线看到了我手中的陨金bǐ shǒu,双目之中当即精光一闪。

  “好吧,我不想与你多说了,动手吧!”

  唐曼淡淡的说着,拿出她透明的手套,缓缓的套在了自己手上,柳中庸脸色一沉了,他刚刚准备动用一种蛊虫,但看到唐曼这样子,摸在腰间的手徐徐滑动间,居然是一变的摸向了那装着蛊仙的袋子上。

  他知道一般的蛊虫已经对付不了唐曼了。

  我紧抓陨金bǐ shǒu,这只蛊仙既然已经化形了,那么实力绝对强悍无比。唐曼一个人未必可以抵挡,虽说我帮不了唐曼什么,但不能让她孤军奋战。

  走到了唐曼身边,她摇头让我退后一点,我没后退。

  然而就在这时候,风先生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风先生掏出手机一看,接听之后,立马脸色难看无比了,几秒钟后。他挂断diàn huà,也不知道他接的是谁的diàn huà,紧抓手机的手都吱吱作响了。

  他盯着窗户边的黑衣人看了几眼,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随即恢复正常。他冷哼了一声道,在柳中庸耳边小声说了什么,柳中庸神色一变,他放在腰间皮袋的手也松开了。

  风先生盯着黑衣人道,“告诉你的同伙。敢伤我女儿的,不管是谁,躲到什么地方,我风某必定杀他全家!”

  他说完这话,就直接走了出去。他的一帮保镖也跟着出去。

  柳中庸上下打量了唐曼几眼,“看来今天是老天帮了你,不要再让我遇到了,不然我定让你后悔踏入苗疆之地。”

  柳中庸这么说完,也走了出去。

  我则是目光闪动起来。刚才我从风先生面相之中看到了他这么出去,并不是妥协了,而是他的命宫突然有一丝亮光,他已经想到了怎么救自己的女儿,但他会怎么做?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黑衣人。风先生就这么放走他?这点让我意外,不过风先生这是想放长线掉大鱼的意思?

  极有可能,不然刚才风先生的面相上我不会看出这点。

  唐曼则是也看向了黑衣人,平静的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随即淡淡说道。“你可以走了。”

  黑衣人一怔,他犹豫了一下,快速的跑了出去,我一愣,唐曼知道这黑衣人是谁了?

  唐曼将手上的手套取了下来,轻声道,“走,我们去陈家。”

  “现在?”我问。

  “对,现在。”唐曼点头。

  既然唐曼这么说了,我自然将陨金bǐ shǒu收了起来。跟着唐曼走了出去,但下面的时候,发现这风楼已经是一片狼藉了,这所谓的百年店庆成了这样子,也是让我意想不到的。

  而文雨刚好从一个地方出来。看到我跟唐曼都没事,她松了一口气,我告诉她现在要去陈家,文雨犹豫了一下说带我们去。

  我看向了唐曼,她神色没有什么变化。我微笑摇头说不用了,文雨也点头,她说她背后的人想见我一面,让我离开苗疆之前去找她一次,我沉吟了一下点头。

  这有关文雨万信行以后的发展,能帮我自然会帮一下。

  我以为文雨会直接走,没想到文雨居然主动走到了唐曼身边,有些拘谨的小声说了几句,唐曼听了之后有了一丝表情,看了文雨一眼。文雨神色立马紧张起来。

  唐曼点头,文雨才松了一口气。

  我一脸好奇的看着文雨走出去,她跟唐曼说了什么?

  唐曼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她走出去,我自然跟着,到了大街上,我拦了一辆的士说去陈氏家族,听这司机大哥的意思还有点远的样子,我跟唐曼坐在后面,她没有看书。而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面。

  我并不太清楚怎么唐曼会突然要去陈家,我也没有问她的意思,所以一路上都是安静的,坐车大概坐了接近两个小时,司机大哥才将我们带到了一处古宅前停下来。

  我给了钱之后。跟唐曼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这栋颇有年份的大宅子,比四合院大很多,有种古代官员住的地方,门上还挂着一个牌匾。上面用鎏金大字写着陈家二字。

  看到这牌匾,我心缓缓的沉了下来,三十年前,我母亲就是从这里孤单的走出来的,而且还背负杀族人的罪名。如此想着,我拳头握得更紧。

  “进去之后,你说你是算命师,要跟可以当家做主的人算一算,我想他会见我们的。”唐曼说道。

  我一怔,随即点头,我刚才还想着用其他理由呢,既然唐曼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这是你的强项。”唐曼补充了一句。

  “你这是夸我?”我问。

  “不是,实话。”唐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