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二十六章再去陈家

第四百二十六章再去陈家


  我跟唐曼互望了一眼,我问,“就陈五一个人?”

  “这个他没说。”

  文雨摇头,接着问,“那要告诉他你现在的位置?”

  我点头,“告诉他吧。”

  文雨打了过去,简单的说了一下后,挂断电话就说陈五很快过来,果然我们在马路上等了一会后,一辆黑色越野车就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陈五走了出来,我盯着他的面相看了一眼,将体内的气涌进双眼,虽说他五官面相因为他武者的身份而有所掩盖,但我还是隐隐看出了一丝东西。

  他很焦急,而且他命宫上有一缕掩盖不住的黑气,他陈家死人了,应该是昨晚的事。

  我淡淡的看着他,陈五认识文雨,微微点头的给文雨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着我道,“先生有空吗?我陈家答应先生的条件了,可以回答先生的一个问题。”

  “哦?答应了?”我眉梢一挑的问。

  “对。”陈五点头。

  我平静的看着他,陈五嘴角抽搐,他回头看了越野车一眼,“老九,下来吧!”

  他这么说,里面没有任何动静,陈五脸色一沉了,语气有几分怒气了,“老九,你难道还想看到我陈家再死人?”

  他这么说,里面走下来一个身影,她面无表情,甚至有压制的怒气,正是那陈九,她昨天承受了唐曼一掌,脸色还是苍白的。

  她出来之后,首先盯着唐曼看了一眼,随即目光之中下意识的闪过忌惮之色,然后才盯着我走过来,我平静的看着她。

  “哼,我陈九跪了就跪了,如果你不能解我陈家的危机,我陈九不会放过你的。”陈九冷冷说道。

  我眉头一皱,倒是文雨露出几丝古怪之色,不过她也是聪明的女人,自然很好的恢复正常的神色。

  “不想听你说话,跪。”唐曼轻轻的开口了。

  陈九冷哼了一声,一咬牙直接跪了下来,我看着她,目光一凝,我敢肯定我母亲当年被逐出陈家,她有很大的“功劳”!

  因为一个人的面相是骗不了人的,更何况她不比陈五,她的面相我可以看穿,而且看透彻。

  “可以了吧?”陈九冷冷问。

  “你最好是收起你心中的心思,不然我会专门对付你的!”我看着她道。

  我这么说,陈九脸上的怒气更浓。

  我没有理她,而是看向了文雨,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点头就说了一声告辞,然后打开她自己车的车门离开了。

  然后我看向了陈五,“先带我去陈家吧。”

  陈五面无表情的点头,然后将陈九扶了起来,他们走进车里面,我看向了唐曼,她道,“嗯,走吧。”

  我点头,跟唐曼坐上了车,坐在后面,唐曼将车窗打开,然后目光看向外面,我犹豫了一下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陈五一边开车,一边说,“刺杀风先生那件事是我老四参与其中了,他本人没事,但是儿子昨晚死了。”

  “然后呢?”我问。

  “风先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出手的是柳中庸。”陈五道。

  “那你们族长陈三刀没有出手?”我问。

  “我父亲不过问这些事的,除非柳中庸杀上门了,不然我父亲不会出手的,所以所有后果需要我们自己承担。”陈五摇头。

  我听了这话,就说到陈家再说吧,陈五点头。

  看来事情已经开始严重了,风先生这么做,只是在警告陈家放了他女儿,不然会让柳中庸杀光陈家的人,这只是一个警告,但参与这件事的陈四也没有办法去杀风先生的女儿,他也不敢赌,这从他刺杀的时候,那么掩饰自己的身份这点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也没想到风先生居然能查到他身上。

  难道是柳中庸出手的?

  一路无话,到了陈家之后,陈九走在最前面,而陈五带路,将我跟唐曼带到昨天见我们的地方。

  进去后,我发现里面除了陈三,陈四在之外,还有其他三人,也是陈家的核心人物,但我母亲的父亲陈十不再,因为陈五“客气”的介绍了一番。

  这三人看着我和唐曼,自然是面无表情的,而这是事情的祸起者陈四一脸阴沉,他儿子死了,他自然心中憋火了,他是七级武者,面相方面我倒看不出太多,但我还是隐约看到了他最近入了一大笔财富,这或许就是他冒险杀风先生的原因。

  他看到我跟唐曼进来之后,目光盯着唐曼闪过深深的忌惮之色。

  而唐曼没有说话的意思,跟昨天一样,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将她随身携带的书拿出来,低头看了起来。

  不过她刚看了没几秒,蓦然抬头看向了内堂,目光停顿了几秒,就继续低头看书。

  陈五,陈三,还有陈九都看过唐曼这样子,他们脸色也不太好看,陈五道,“如果你帮我们度过了这次危机,你要问的事,我已经跟我父亲说过了,你到时候可以问他。”

  我点头,没有继续耽误时间的意思,看着陈四道,“我现在给你算一卦,但你不可有抗拒。”

  陈四犹豫了一下点头,我将龟卜拿了出来,放进去四枚铜钱,一阵摇晃之后,铜钱掉了出来,我仔细的看了几眼,并没有说话,而且继续对陈五说了同样的话。

  他也点头。

  我继续将铜钱放进龟卜里,同样的算了一卦,仔细的看了一下卦像之后,心中顿时沉吟起来。

  事情果然比我想的复杂,陈四有死劫,而陈五也有,其他的我不用算也猜测出来了,估计也差不多,看来这风先生是动了真怒了,势必要杀了陈家全部人,来个杀鸡儆猴了,让别人知道他风先生不好惹,惹了就要死。

  看来出力的会是柳中庸了,以他的实力,在场除了唐曼与陈三刀可以抵挡,其余的不太可能抵挡柳中庸的,所以他们才会死劫。

  我没有说话,他们几个脸上的不难烦之色显露了出来,而且越来越浓,只是忌惮唐曼在这里,不然早就恶语相加了。

  说实话,我突然觉得我母亲离开这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看着陈四与陈五道,“你们两个有死劫,要破解,难。”

  我这么说,陈四与陈五神色难看下来,陈五冷冷道,“没有破解之法?”

  陈九脸色立马露出了阴冷的神色,陈四忍不住道,“对,没有破解之法,你来做什么?”

  我平静的看着陈四道,“抱歉,这件事是你为了贪财而引起的,他们要跟着你一起死,你如今还没有一点悔改之意?”

  我这么说,陈五他们立马盯着陈四,“老四你?”

  而陈四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冷哼了一声,“你胡说什么?我还以为你有点本事,没想到一进来就胡说八道,看来我们陈家用不着他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怕那柳中庸?”

  我神色不变,盯着陈四道,“原来你还没告诉他们你是为了什么才对风先生动手,没事,我来告诉他们,即使你有武者的境界掩盖,但财帛宫的财气依旧是掩盖不住的,我想你收了一个人至少上千万,你才会瞒着整个陈家来赚这个钱吧!”

  这话一出,陈五他们几个立马怒火冲天的对着陈四质问起来,陈四还是面不改色,盯着我道,“他在胡说!我陈四怎么会为了钱而让整个陈家陷入困境?”

  “我胡说?”

  我摇头,这人还真是死不悔改,我语气冰冷起来,“看来你逼我将刚才在卦像里面的事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