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三十二章张道陵上身

第四百三十二章张道陵上身


  张道陵!

  我听到张道陵的声音了,我心中狂喜,果然我上次没有感觉错,他残留在我脑海里面的意念还没有消除。

  他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出来!

  眼看柳中庸面带狰狞的将蛊虫送进我嘴里,我咕噜一声的将蛊虫咽了下去,不是咽下去的,而是这只长满了无数触角的蛊虫自己爬进我喉咙里,好像吸盘一样,让我瞬间感觉一种呕吐感,但柳中庸死死的捂住我的嘴巴,我根本吐不出来。

  柳中庸冷笑了一声,拍了拍我嘴巴道,“放聪明一点,我这条蛊虫进入你的肚子,只要我稍微的一催动,它就会开始吃你的内脏,你就算再能抗,三秒之内必定会跪着向我求饶!放聪明一点!”

  他说完这话,放开了我,我盯着他后退了几步,我清楚的感觉体内的蛊虫在我体内在爬,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中想着张道陵赶快跟我解决啊。

  “惜君,交给你了,他只要反抗,你就念咒语,让他痛不欲生!”柳中庸对柳惜君说道

  柳惜君看了我一眼,道,“柳中庸,我不结婚不行吗?”

  “不行,你多大了?这小子虽说脾气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但潜力不错,更何况他真的可能是陈丽君的儿子,他就更加得成为你的奴隶!”柳中庸冷冷说道。

  柳惜君犹豫了一下点头。

  然而柳中庸要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脚步一滞的停了下来,猛然转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

  砰!

  我突然感觉到了体内一声闷响,那种胃里面被吸盘吸住的感觉一下消失了,蛊虫被张道陵解决了?

  这时候,张道陵的声音继续响起,“浑身放松,我让你感受一下你曾经拥有过的力量!”

  我还没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脚好像不受控制一样,瞬间如同木偶一般了。

  “咦,怎么可能?你居然消化了我的蛊虫?”

  柳中庸语气惊疑之后,当即一阵暴怒了,我抬头盯着他,朝他走了过去,虽说身体不受控制了,但我的意识非常清醒。

  柳中庸冷哼了一声,“不识好歹,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废了你!”

  他说出这话,居然是手掌握成拳头,直接朝我砸了过来,“我”骤然抬起手,对着他的拳头就是直接一抓!

  “找死!就先废你一只手!”

  柳中庸冷笑,我击出的拳头骤然用力。

  下一刻就是砰的一声闷响,柳中庸脸上的冷笑定格了,因为他的拳头被“我”稳稳抓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柳中庸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他剧烈挣扎,但没有一丝用处,他这只拳头,已经被“我”禁锢般的抓住了。

  “你这种实力,让你死就得死!”

  “我”嘴唇张合间,传出了张道陵的声音,柳中庸面露惊骇之下,“我”另外一只手骤然抬起,直接对着他的肩膀轰了下去。

  轰!

  噗呲!

  “我”这只手还紧紧抓住柳中庸的手臂,但他却惨叫了一声直接飞了出去,一股血液喷洒出来,“我”这一拳直接砸断了他一只手。

  我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柳中庸的断臂,精神一瞬间恍惚了,我以为之前我激发体内力量的时候,就是我前世巅峰实力了,但没想到我曾经拥有过的真正力量,居然直接可以一拳废掉一名七级武者的手!

  这就是以前的我吗?

  “别吃惊,曾经的你就是这样,天上的神仙下凡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但你要自己找回这种力量!靠我不靠谱,懂?”张道陵的声音继续响起。

  天展曾经说过,我们算命师进阶到七级的境界后,真正的威力才会显露出来,但我小明离七级算命师太远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渴望这种力量,非常渴望!

  但渴望就需要自己努力!

  “你的几世都失败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行,那你会永远消失!”张道陵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嗯了一声,不管怎么说,只有这一世了,那么唯一做的就是拼吧!

  柳惜君目瞪口呆了,她跑过去将柳中庸扶了起来,柳中庸脸色惨白,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出来,声音透出出无尽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一拳断我一只手?这是幻觉,幻觉!”

  我看着他,张道陵就超控的身体朝柳中庸走去,柳惜君眼睛通红的盯着我,一拳朝“我”砸过来,“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抬起一手就抓住了她的拳头,并狠狠一捏!

  “痛,痛……”

  柳惜君脸色苍白的挣扎起来,“我”冷冷说道,“走开,不关你的事!”

  “我”这只手用力,直接将刘惜君甩了出去,柳惜君撞到了墙壁上,她直接晕死了过去。

  柳中庸看着自己女儿这样,脸上的满是惊怒,“好,好,我柳中庸倒看走眼了,今日之事算是我柳中庸不对,你现在可以走了!”

  “走?抱歉,你让我留就留,走就走,你算什么?跳梁小丑而已!”

  “我”朝他走去,摇头道,“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子,那你是不是要让我痛不欲生?事情是相对的,我只问一遍,我母亲陈丽君的事,告诉我!”

  柳中庸露出一丝狠色,他一摸腰间的皮袋,立马就从里面钻出一条条蛇蛊出来,这些蛇蛊长着翅膀,飞快的朝我撕咬过来,“我”看了这些蛇蛊一眼,伸手闪电般的一抓。

  砰,砰,砰!

  一阵吱吱声的惨叫,这些蛇蛊通通被“我”一抓捏爆,柳中庸目瞪口呆了,“怎么可能,不可能!”

  “我”没有理会他,扬起拳头,就朝他砸下去。

  柳中庸面色大变,他只有一只手了,也闪躲不了,只能用他那只手抵挡,他刚握紧拳头与我的拳头对撞,就直接倒飞了出去。

  他狠狠的甩在了墙壁上,嘴里面的血不断的冒出来,正张脸异常的苍白,而且惊恐,在他脸上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蔓延开来。

  “我”看着他道,“说!”

  柳中庸一咬牙,“好,我说,陈丽君在三十年前被逐出了陈家,是因为她杀了族里面几个人,所以……”

  “我”听了之后,就立马冒出怒火,走过去,直接把他拽了起来,将他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柳中庸干咳的吐出鲜血,“陈家是这么散布消息的,我有怀疑过,有去找过陈三刀,但他根本不见我,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你有找过陈三刀?”我问。

  柳中庸捂着胸口艰难的点头,“对,我找过。”

  我心中沉吟起来,看来事情的关键,估计只有一只没有现身的陈三刀知道了,但他为什么要散布这种污蔑我母亲的消息?

  而且柳中庸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三十年前,陈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被陈家封锁得这么好?我敢肯定我母亲成了陈家的一个牺牲品,她被家族的人指责后,心灰意冷的离开了陈家。

  陈三刀啊,陈三刀,你到底想隐藏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母亲承受这些?她那时候才十六岁啊!

  我如此一想,再次把柳中庸抓了起来,他接连受了我两拳,体内的内脏已经大伤了,但“我”盯着他,“说,跟我一起来的人现在在哪里!”

  “她,她……”柳中庸支支吾吾起来。

  轰!

  “我”一拳砸向了墙壁,如果唐曼有事,我会杀了他!

  柳中庸身子一颤,我盯着他冷冷道,“我再问你一遍,她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