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七十六章张强的工作

第四百七十六章张强的工作


  我看了一下时间,刚好七点多一点,以为前天几天要很久才见到唐曼,没想到隔了一天又见了,而且还见得这么尴尬,我也是无语了。

  干咳了一声问她吃早饭没有,她点头说下来的时候拿了一块面饼吃,边吃边走一下来的。

  我问她以后怎么对这条龙脉,唐曼说留着就好了,我怎么听她的意思,这龙脉真的还有其他用处的样子?

  我也没好去问,只能硬着头皮说,“那我回去了,我还要……”

  “嗯,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的事。”唐曼点头。

  “那我走了。”我道。

  她嗯了一声。

  我看了张强一眼,张强耸了耸肩,率先的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看她还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洞,我犹豫了一下说了让唐宗明离开术门的事跟她说了一下,唐曼听了之后微微一愣,随后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让他走了?”

  “呃,误打误撞的。”我尴尬道。

  “误打误撞?好吧,唐宗明已经被这那只东西控制了一部分心神,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不过这我已经知道了,只是他在术门也算是忠心耿耿,所以我才没开口让他走,但他现在这种状态的确不太适合呆在术门了。”唐曼道。

  我听得惊讶,原来唐曼已经早就注意到这一点了,她对整个术门的一切真心是尽在掌握之中了。

  唐曼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你真的要去曹操的陵墓了,唐宗明这个人到时候能救就救一把。”

  我一愣,随即点头,

  “嗯,我估计唐宗明要上来了,你还不回去?”我问。

  “嗯,那我也回去了。”唐曼点头。

  唐曼说着也转身,迈动脚步往回走,跟我下山的路有点一样,我就走在了她身边,就问她以前将术门总部建造在这里的时候,难道没发现这下面有真龙脉?

  她想了想摇头,“这个地方是薛老选择的,他说这里不错,至于有没有龙脉我不知道,他也没说,正好那时候买下来也便宜,所以我就选择这里了。”

  我听得诧异了,“这薛老还会看风水?”

  “会一点吧,好像懂得不多,他也没跟我多说。”唐曼道。

  这么听唐曼一说,我觉得这薛老也是一个奇人了,把唐曼训练成这么高的境界,自身也是武者,居然还对风水也略知一二,这算是多面开花了,不过死得可惜了一点。

  接下来我也简单的问了一下唐曼对龙脉的了解,果然听她一说,我觉得她对龙脉的理解比我深多了。

  她说着说着我也好奇的跟她说了一下与溥仪对应的那条石龙飞天之事,我问她知不知道,她摇头说不知道。

  我跟她一说,她听了之后也是面带讶色,下意识的问我是真的?

  我点头,张强这么说的,肯定是真的。

  唐曼似乎听了以后有点兴趣,便问着有关这石龙的事,我自然一点不漏的将张强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她听。

  唐曼静静的听着。

  走下山后,我老远看到了张强已经坐在车盖上抽烟等我了,唐曼看了张强一眼,问我怎么跟他认识的,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同时也问唐曼知不知道张强的身份,她没有否认的说知道。

  当然,唐曼并没有说张强什么,她只是问了一下,估计也是认为张强这个人不坏,所以才没听她说一些忠告的话。

  “对了,你要是回去的话,你帮那只老鼠精看看她的洞府。”唐曼突然想到了什么道。

  “看洞府?”我一愣。

  “对,前天那只老鼠精醒过来了,让我跟你说的,有时间去看看,她有点担心她的那些老鼠们。”唐曼道。

  我点头,有时间我肯定去看看,毕竟当时那只老鼠精被唐曼带走得有点急,不过听她突然提起老鼠精了,我也是好奇的听老鼠精那时候说了拱唐曼驱使一年,现在算算时间也过去快半年了,这老鼠精我也没看到唐曼驱使啊。

  我这么想,也没好意思去问,反正唐曼没有虐待老鼠精就行了。

  唐曼看我好奇的看着她,她摇头道,“我可没把那只老鼠精怎么样,她在我安排的地方养得胖胖的。”

  呃,那只老鼠精灰叶叶也是一个苗条女人,而且我见过她的本体,十分娇小,估计也是比较注意身材的,现在居然被唐曼养胖了,我也是佩服她了。

  那我问唐曼给灰叶叶吃什么,她理直气壮的说青菜啊,我更加无语,这也养得胖?

  说完这些,唐曼点头后就朝山上走去,我挺好奇她下山干什么穿长裙,便是老远的问了她一下,唐曼转头过来,有些尴尬的说没衣服了。

  我开玩笑的说那她房间里面岂不是堆了很多没洗的衣服?她无奈点头说是。

  这对于爱干净的她来说真心少见啊。

  不过我下意识的看了她的手一眼,这才想起来,她手受伤了怎么洗?

  上面的纱布还是一尘不染的很干净,我就走过去问要不要再换一下,她摇头说不用了,说过几天应该好了。

  我嗯了一声,看着唐曼走上去,我才下山朝停车的地方跑去,张强已经在车上等着我了,我上去以后他也没问什么,直接开车就走。

  现在这两天我算是确定了张强没有没有背叛我姐了,这让我放心之余,那我接下来的事就比较简单了。

  除了一边加快自己的境界之外,主要的还是可以开始找张道陵了。

  既然与茅山正宗苍天道人的约定没有了,那么我只能自己收集有关张道陵的线索了。

  这也是让我有些头痛的事,我上次问了我脑海里面的张道陵留下的意念,他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本体在什么地方,更何况张道陵如此神秘,就算是见过他的人,便会立马忘记张道陵的样子,这点是让我最头痛的一点。

  毕竟无法确定他的样子,就算他在我面前转悠我也不知道啊。

  我问了张强一眼,他也是跟我说了之前见到过张道陵的人说的同样的话,只记得见过张道陵,但不记得人的模样了。

  我听了以后也是无语,让张强动用他的天庭使者的身份收集一下资料啊,他白了我一眼道,“你以为我没有这么做过?”

  我被他这么一怼也是哑口无言了。

  张强接着道,“如果我自己能找到张道陵的话,那么我就不会劳烦你了,你别以为我可以监控到任何人,张道陵也是一个特殊的的存在,以我根本监控不到他,别的地方的天庭使者也一样。”

  “你要知道,我的工作其实跟监控器差不多,只是记录一下我认为有用的事,有些特殊的人过来我管的地方,可能“太快了”,我压根捕捉不到,张道陵就是属于这类人,就好比你上次问我的那个陈九刀,他自然可不能跟张道陵比,但他要是重新来了我的地方,以他的实力我也无可奈何啊,你说我管吧,命都丢了,不管吧,也不太行,我只能记录他来过这里。而我记录这些事,主要是或许上面下来人了,到时候我好配合,也或许是你姐那种事,我得上报,跟打杂差不多,还没钱拿,我还得自己赚钱,……”

  张强这么对我诉苦,我听得也是无语,只能道,“那你把你知道有关张道陵的事情,在什么地方出现过告诉我。”

  我这么一问,张强不说话了,我只能崩溃的再问了一边,他就说已经说了,啊,说了?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意思?

  我第一次觉得他这么不靠谱,看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来收集资料了,但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