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九十四章三蛇聚首

第四百九十四章三蛇聚首


  我妈叹了口气,“命运就是这样,上天给了缘,却不给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知道我妈想起了她跟那只麒麟的事,也的确是给了一份缘,让她们两个相处了三天,但没有份,最终换来的是我妈苦等他那么多年。

  而且这个苦等的人还要杀我妈,这是我妈现在最痛苦的事。

  我只能安慰的说命运就是这样,我妈无奈。“我现在只是想问问他,他为什么要杀我?就是因为我高攀了?”

  我摇头,“妈你没有高攀他,是他高攀你了。”

  我妈笑了笑,但笑容很苦涩,“但他这么说了,说我侮辱了他的血脉,可我也不算太差啊,他这么说我,……”

  我听得沉默了。随后只能笑着说,“妈你先别想些这了,你的面相也是旺夫啊,还旺财,还旺我这个儿子呢?”

  我妈白了我一眼,“好了,你先去睡一会,到了晚上我们两个先去马家那个地方探探风。”

  我沉吟了一下点头,雷珠的事我不担心了,倒是我妈带我来京城的主要目的。我们两个还是要想办法找找到地方再说的。

  我妈说了她要的东西,是有关整个马家气运的事,自然不是在马家别墅里,我妈这么说应该心中有数了。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坐在床上,我想起了刚才刘家青年跟我说的请柬的事,我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给唐曼打了过去,现在还不算太晚,她应该还没睡的。

  diàn huà很快接通,“怎么了?”她问。

  我就将刘老爷寿大请柬的事跟她说了一下,她嗯了一声,“今天晚上刚收到了,我也看了,你要去?”

  我说我现在已经在刘家了,她听了之后安静下来,我就问,“你来吗?”

  diàn huà里面静了十多秒,才传出她的声音,“你不是在吗?”

  这是不来的意思?果然她还是不喜欢抛头露面。

  我沉默了一下就说。“那好,刘老爷的大寿我参加的。”

  “嗯。”她嗯了一声。

  diàn huà里面再次安静下来,我想着说些什么,原本我是没多大勇气给她打diàn huà的,所以脑袋空空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安静了接近一分钟,她首先道,“那我睡了。”

  “等等。”我说了一句。

  “怎么了?”

  我想着干脆没话说,就把今天遇到马福的事,跟他赌气运的事说了一下,前前后后我说了十多钟分,她一直是安静的,我只能听到她细微的呼吸声。

  说完之后,我想再说点什么,而她终于开口了,语气也有了一些变化的问,“你现在不睡觉?”

  我摇头说等会还要出去,她就说,“那继续说,刚才的事有点意思……”

  “呃,”我一怔。

  “怎么了?没了?”她轻声问。

  “你不睡了?”我问。

  “不睡了,你继续说。”唐曼说道。

  “那让我想想我从哪里再说起。”我道。

  “好。”

  我沉吟了一下,就问她上次我跟她聊天的时候讲到哪里了,她说讲到我跟张强他们去黄河龟岛的事。我就问她有意思吗?

  她嗯了一声,说好像比看书有意思。

  我笑了笑,自然接着上次说了起来,刚开始说的时候,她一直在倾听着。但说了没多久,她就跟上次一样开始偶尔好奇的问询一句,我自然解释,说着说着,我也找回了上次跟她聊一夜的感觉。偶尔开开玩笑,她也开始轻笑了。

  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了多久,只是感觉手机提示快没电了,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想着我妈让我跟她一起出去的事,正想说话,她就道,“你要出去了?”

  我点头嗯了一声。

  “那好,你去吧。记住今天晚上讲到什么地方了,下次接着讲,我还想继续听下去。”她道。

  我笑着说好,想挂断diàn huà她突然问,“那刘老爷大寿,你要送什么?”

  我一愣,这我倒还没想好呢,空着手参加也不太好,像刘家青年一样卖那么贵的东西,我哪里买得起?

  只能说走心的买一点东西好了。不然要走钱的话,我卡里的钱自然不够的,好不容易在刘老爷身上赚了一点钱,我可不想全部吐出来的。

  “要不买一点贵的,我给钱给你。”唐曼道。

  我说不用了,她就说好吧,随后挂断了diàn huà。

  我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开门走了出去,正好看到我妈在走廊边看着外面,她看我出来了,好奇的问我没睡?

  我摇头说没有,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随后我跟我妈出了刘家,走出了大马路,在路边打了一辆的士去我妈停车的地方。到地方之后,我妈开车朝马家的方向而去。

  上车后,我妈就说了起来。

  “马家之所以能一直兴盛,很大原因是因为占据着一块风水宝地,我听说名字叫做“三蛇聚首”局,妈想要这风水宝地里的一样东西,也是帮助你姐度雷劫的一样东西。”

  “三蛇聚首局?”

  我听得诧异了,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我妈需要的东西与风水有关,但我诧异的是,我只听说过三龙聚首局。可没听说过三蛇的。

  我妈点头“对,就是叫做三蛇聚首局,你要知道,古代的时候,三龙聚首局如果不是皇亲国戚,或是一品大员占据的话,那是得要砍头的,这马家的先祖是商人,并无官职,况且古时候商人的地位是最低的,他即使发现那块地方也不敢堂而皇之的使用。”

  “但让他交出来,他自然不愿意了,于是就花大价钱找一名颇有道行的风水师,将这“三龙”的龙角,龙爪给卸了,没了龙角龙爪,那么就是蛇了,既然成了三蛇聚首局,那些皇亲国戚哪里还看得上?那他一个商人就可以用了。虽说风水变差了许多,但这么多年过去,这“三条蛇”已经重新的长出了龙角龙爪,而妈要的就是代表龙角的一样东西,好像是一棵树,也好像是一块石头,具体的要到了地方才知道。”

  我听得恍然。照理说以马家的实力,即使重新拿掉这“龙角”,对他们家族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况且不是有“三条龙”吗?拿一个“龙角”也没多大事。

  听我妈的意思,这个风水地葬着他们马家的历代人。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墓地,不过先人葬在这种风水宝地,那后代自然要多富有就有多富有的,况且那原本的三蛇聚首局已经重新变成了三龙聚首局了,现在更加不得了了。

  这么重要的地方,自然有人多人看守,最厉害的,当属于那道行有两千年的精怪,其余的就还有一些其他的手段,反正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其中的。

  不过离马家的别墅也没多远,跟陈家的墓地一样,跟在后院差不多,所以要去也只能在晚上,而且得小心翼翼的。

  快到地方之后,我看着车窗外,我可以远远的看到马家的别墅,现在还隔大概十公里,我妈说qì chē的声音会让那只精怪警觉,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将车停在这里。

  这算是比较危险的行动,我得给我妈算一算才行,我妈点头,我让我妈放开心神,我则是面色凝重的拿出了龟卜,仔细的放进四枚铜钱然后一阵摇晃起来,铜钱掉了出来,我看了之后沉吟起来。

  卦像上显示得不多,这跟很多因数有关,可能涉及到了那只道行有两千年的精怪,所以即使我妈放开心神了,我都有点算不了的感觉。

  我妈看我很久都不说话,则是问怎么样,我看了之后沉吟了一下说,“妈,那墓地里面有没有水?”

  xbqgx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