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五百六十五章再见苍天

第五百六十五章再见苍天


  房子里面是黑的,里面没有任何人的呼吸声,空荡荡的,静得可怕。

  这一刻,我似乎感觉到了以前她的孤单,在这种房子里面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或许真的只有喝茶看书才能度过这种无聊的日子,我走到一边,将屋子里面的灯打开。

  灯开了,光还是那么柔和,房间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我已经熟悉了一切东西的摆放,唯一……唯一变化的是……

  我朝窗户边看去,椅子上没有熟悉的人,桌子上没有冒着热气的清茶,空空的,柔和的月光射进来,没有了她的映衬,显得落寞至极。

  坐在了她的位置,感觉着她平时的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反正愣了半天,神色复杂的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面熟悉的号码,想继续打,但始终按不下手指。

  她有自己的打算的,我催她做什么?

  但这个时间需要多久?她没说,我更加不会知道。【长生界漫画 /】。

  我双膝上没有书,只能愣愣的透过窗户看向天空里的月亮。

  夜,就这么过了,我走到厨房,给自己煮粥,煮面,习惯性的做她的份,然后端出来,放在她坐的位子面前,然后我吃。

  很快吃完,我收拾了之后,开始打电话,给术门旗下的所有店铺一一打电话,问这些店铺的情况,他们给我汇报,我听了之后挑选了几家有问题的想再次去看看。

  在唐曼回来之前,我不能让术门有任何差错,不然我不好对她交待。

  即使……也用不着交待,因为亏了她不会说话,倒闭了她同样不会说话,只会给钱让我继续开下一家,她就是这样,那段整顿的时间里我是深有体会。

  收拾了一下,我走出木屋,但下意识的朝她房间看去,昨晚我只是进去看了一眼,没人我就出来了,她一个女人的房间我进不合适,仔细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没进去。

  等哪天我实在是无聊的时候,就进去看看,她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东西吧。

  我直接出了术门总部,也直接去我准备看的几家店铺一一去解决问题。

  七八天的时间就这么过了,店铺的问题解决了,我回来的时候,依旧是木屋空荡荡的,依旧是没有看到她。

  她还没回来,她还需要多久?

  似乎这木屋少了她,恬静也没有了,只有空。

  这次回来,我再次收到了茅山正宗传来的请柬,硬是想让我术门去的意思?

  我没有多加理会,稍微看了一下就扔了,我不知道这是那位新任宗主的意思,还是茅山正宗现在那幕后人的意思,但我没有兴趣猜测。

  我坐在房间里面呼吸吐纳,我要尽快的提升实力,如今唐曼不在术门总部,可以说没有她在,术门面对危机的能力就大大减少了。

  毕竟唐曼的实力,任何人来了,她不会畏惧半分,直接以实力说话,但我现在还没到她那种境界,我可不想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我给她的术门丢脸。

  然而我呆在房间里面几天后,外面通知我说有人要求见门主,我眉头一皱,本来是想直接拒绝的,毕竟唐曼不在这里。

  但我一看来着的身份之后犹豫了,因为居然是那已经死的苍天道人过来了,他已经被那幕后人用特殊方法“活”了,我沉吟了一下,让外面的人放他进来。

  我则是得按照唐曼接待人的方法,去看看这苍天道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收拾了一下,我走出木屋,通过了山洞到了前面唐曼见人屋子,前面还是遮挡着黑纱,而一旁有变声器,还有唐曼经常坐的地方。

  我透过黑纱看了出去,外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走了进来,一身衣服要多厚就穿了多厚,带着黑色草帽,一张脸煞白至极,眼珠没有了瞳孔,赫然正是已经死去看了苍天道人,他真的“活”过来了。

  因为今天是阴天,但也是白天,这苍天道人脸上冒着丝丝轻烟,似乎被灼伤了。

  也是,他死了没多久,那幕后人手段即使再高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四只都断的苍天道人“救活”已经不容易了,现在的苍天道人应该也是一种尸,但我不是道家中人,倒看不出他是什么尸的,不过以我现在感应力,还是能感觉他体表散发的尸气的。

  看到苍天道人这样子,我突然觉得挺好的,他以这种行尸走肉,任人摆布的方式继续“活”下去也不错,至少可以让他继续痛苦下去。

  显然苍天道人死之前也没有想到,他死后还是别人的一条狗吧。

  他摘下了帽子,露出他的整个面孔出来,我这才看到他眉心有一点黑光,似乎他是被人操控而来的,应该就是上次我跟唐曼从茅山正宗出来时,那个隐藏在后面说话的那幕后人了。

  “门主多日不见,还好吗?”

  这苍天道人木然的说道,声音真的是那幕后人的声音,这我还是分辨出来了。

  我还没说话,他则是继续说道,“都说门主见任何人都是这样,但我已经见过门主真容了,应该没必要这样了吧,现在这面前黑纱是不是应该退去了?”

  我听得眉头一皱,自然不会理会他,拿着变声器说道,“任何人来这里,都得按照我的过规矩来,不愿意,那滚!”

  “门主的脾气还是这样,既然门主不愿意……”

  “还有,你让我露出真容,你呢,你躲在暗处,至始至终都没露面过,怎么不露出真容让我先看看?”

  我接着冷冷反问,“还是你不敢露面?是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

  我当然不认识,但那时候唐曼与那幕后人对话间,我感觉唐曼应该认识他的。

  或许唐曼与他之间只是一面之缘,但以唐曼的记忆力,任何人被唐曼看一眼,记住自然没什么问题的。

  心中如此一想,我暗自叹了口气,要是唐曼现在在就好了,说不定她再次与这幕后人接触,她就能分辨出这人的身份来的。

  苍天道人似乎怔了怔,随即说道,“认不认识这个问题,我上次已经说过了,好,门主不愿意露出真容那算了,今日我过来也不是想与门主你争斗什么,只是来亲自邀请你过去参加我茅山正宗新任宗主仪式。”

  “亲自?这算亲自?你现身了吗?”我盯着苍天道人继续反问。

  “呵呵,我有多年没见过他人了,这个习惯改不了了。”

  苍天道人眉心的黑光闪烁了几下,声音缓缓变得平淡下来。

  我听得眉头紧锁,说实话,这人的身份我现在异常的想知道,不说远的,就有关擎宇与他夫人失踪,我想这个人也多半在当时“推波助澜”了一番的,不然他也不可能拿苍天道人做傀儡,暗自操控茅山正宗那么久。

  原先我想的是,前任宗主擎宇失踪,最大的受益者是苍天道人,现在显然错了,最大的受益者是他。

  “你离开吧,你们茅山正宗的事,与我术门一点关系也没有,这点你比我更加清楚!”我冷冷说道。

  怎么看,这家伙突然“亲自”过来了,都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他想当着阳间所有门派的面,来当众打我术门的脸?来称托他的新傀儡,现在的新任宗主的英明神武??

  苍天道人听了我这话,安静了一下,他眉心的黑光忽闪忽亮,似乎想施展什么手段看穿他面前黑纱一般。

  我盯着他,这黑纱材质特殊他不可能看得出来的。

  安静几分钟,苍天道人才缓缓说道,“哦,难道门主就不想知道我们新任宗主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