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六百三十九章你坏了我的机关?

第六百三十九章你坏了我的机关?


  走进去之后,这里面就有点进牢房的感觉了,一间一间的,但已经空置太久了。

  我想当初阴间的人将这些从拔舌地狱逃出来的鬼抓回去之后,应该就是直接押送到了别的地方继续关押了,不然继续关押在这里,那么迟早会再次出问题。

  但这也是让我放心一些,不然这里面要是全部都是鬼的话,那我怎么继续寻找呢?

  不过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我仔细的走进每间牢房,看地下面,墙角落有没有可能长出什么草药出来了,有的话,不管是什么,我得摘了再说的,以防有所遗漏了。

  这一条牢房一直延伸到了前面,估计有个几百米,而且还有另外的房间,我现在突然好奇的是,这第一层拔舌地狱废弃了,那第二层“剪刀地狱”也废弃了?

  可能,这十八层地狱可是一层一层的,不过最下面第十八层可是关着异常厉害的鬼的,如果下面出事了,那真的完蛋了。

  但这不是我现在能管的事了,真要出问题了,我找到需要的东西就直接闪人了。

  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将这一排的牢房检查好,让我有些失望,里面什么都没有,这种环境,根本不太可能出现什么草药的,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卦像显示就是这里,那么绝对能救灰雅儿的东西就在里面。

  我只需要仔细找就行了。

  然而,这时候我感觉身后突然传来了什么动静,随即就是一声巨响,似乎第一层地狱的大门被什么东西推开了,然后就是一声噼里啪啦的暴响,我心中顿时一惊,那震尸用的符笠被触动了。

  那这么说有什么厉害的尸进来了??

  我瞬间警惕起来,我将气调动到了双腿与手掌,如果说厉害的尸,我想继续找下去,必须将他们击杀才行,不过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大的动静,这藏在里面的五只鬼应该听到了吧,不准备出来帮忙吗?

  虽说是我不对,坏了这符笠机关,不然以那种高级符笠,再厉害的贴在身体哪里,那么这个地方就可以定住的,但我也是一脸懵逼啊,毕竟没有人提醒我。

  我急忙往回跑去,我得看清楚有几只尸才行,太多我也不能硬拼,我身体贴到了一个凹陷处,手掌已经冒出灵光了,他们只出现,我就以最强的力量击杀他们再说!

  外面的动静停止了,但有脚步声传过来,一步一步的过来靠近,我听着脚步声可以判定不止一只,应该是两只的样子,我心中微惊了,怎么这地方还有厉害的尸存在?

  难道也是和黑河的那只成精的鱼骨架一样的东西?

  那至少也是两千多年的道行了,而且还是两只,我心头一沉了。

  随着这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我已经屏住了呼吸,感觉这两只尸靠近了,我骤然一闪的将手掌拍了出去。

  砰!

  我感觉自己手掌好像拍到了钢铁,一阵麻木,还来不及看清这是什么尸,我就赶紧将体内气转化为劲气的冲了出去。

  砰!

  这好像钢板一样的东西后退了一步,但这东西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心中一惊了,这尸的身体怎么可能这么硬?

  我这才看清楚这是什么尸。

  不过当我看清楚他的脸之后,我心中更加惊疑了,死死盯着他,然而另外一只尸,跳了过来,直接两只冒着黑气的利爪飞快的朝我脖子插了过来,速度惊人。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赶紧后退,这一只尸速度太快了,好像盯住了我一样,我后退他的速度就更快,我心中恼火。

  看准机会,抬腿就是对着他的胸口狠狠一踢,他的胸口也是和钢板差不多,一股巨力反弹,我顺势接着这股力气后退。

  他们两个蹦跳的朝我插过来,我死死盯着他们两个,并缓缓后退。

  他们居然是天黄宗掌门与江一北!

  他们两个那时候死了,被朱由校带走炼制成尸了,看他们现在这样子,好像木头一样,眼睛没有一丝瞳孔,全部都是眼白,他们没有一丝灵智,而且他们现在之所以短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这除了朱由校用龙气炼尸的手段高明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此刻他们此刻浑身露出来的皮肤好像蛇皮一样,有种生出鳞片的感觉,而且他们两个的头都好像被压缩了一样变小了,身子大,头却完全不搭调的小。

  好像他们之所以变得这么厉害,就是因为朱由校逼用了他们脑子里面最后的一丝潜力,所以让他们的脑子也压缩了。

  他们两个生前做恶多端,现在变成这样子,算是永世不得超生了。

  不过那么他们出现在这里?朱由校呢?左一名呢?唐曼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首先吴玲回去了,现在又是他们两个出现了,到底是怎么了,分散了??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还来不及多想,他们就再次攻击了过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赶紧沟通脑海里面的张道陵,现在这种情况击败他们很难,太浪费时间了,更何况还得警惕朱由校左一名他们,我得速战速决才行!

  天黄宗掌门直接弹跳起来,漆黑如墨的利爪对着我插下,我后退躲了过去,江一北同样攻击过来,我不能硬接,算是被他们逼得节节败退了。

  我死死盯着他们两个,感觉丹田处突然涌出来一股力量,瞬间游走到了我全身,那种感觉再次回来了!

  我能感觉到以我现在的境界,张道陵再给我力量,虽说因为消耗了不少,但并没有比之前弱多少的样子。

  我手掌伸出,直接抓住了江一北的一只手,另外一只手紧握成拳的对着他的脑袋砸下。

  砰的一声。

  他的脑袋瞬间变形,出现了一个拳头印,我这一拳把他的眼珠都砸出来了,但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痛,他另外一只手朝我插过来。

  我神色一冷,直接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轰的一声,江一北直接布袋一样的倒飞出去。

  而天黄宗掌门同时跳了过来,并两手伸直的朝我插过来,他手指锋利,而且含有尸毒,我自然不会对他硬碰硬,身子一闪的出现在他身边,一掌朝他的胸口拍下!

  我的速度他根本抵挡不了分毫!

  轰的一声!

  同时一股内劲从我手掌迸射出来,砰,我听到他肋骨断了,背后也凸了起来,形状就是我的手掌印。

  他飞快出去,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居然好像没事一样的又爬了起来,与江一北一同再次朝我攻击了过来。

  我眉头一皱,他们到底是被朱由校简直成了什么尸?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么我将他们的四只全部砸碎,看他们还能不能再攻击我,如此一想,我已经一闪的冲了过去,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了江一北的手,另外一只就就砸,一拳一拳的砸他的手臂,那天黄宗掌门想偷袭我,我一脚把踹飞了。

  我必须一个一个的解决,砸了几拳,江一北一只手被我砸断了,我继续砸另外一只,几拳下来,即使他们现在再坚硬,终究时间太短了,自然抵挡不了我的拳头的,他另外一只手也被我砸断了。

  他垂着两只手还想咬我,我一拳砸中他的脑袋,他闷哼了一声直接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扭动了几下,再次爬了起来,虽说对我没什么威胁了,但一直不死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了,我眉头紧锁了。

  然而我准备去砸断天黄宗掌门的手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那个,……我的机关被你损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