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六百五十五章天展的另外一个身份(下)

第六百五十五章天展的另外一个身份(下)


  张强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先说,而是看着我缓缓问了一句,“陨金匕首还在你身上?”

  我一怔,下意识摇头说不在了,已经给邹天展了。

  张强目光一转的看向了唐曼,声音顿时凝重起来,“这个人,有没有在你四个人怀疑之内?”

  唐曼目光深深起来,微微点头。

  “看来,你和我想到一个地方去了。”张强道。

  唐曼声音凝重起来,“其实这个人,在我第一次在茅山正宗与他谈话的时候,我首先怀疑的就是他,只不过这个人我没有见过,可以说对他不了解,加上阳间有关他的传说不是这样,我那时候觉得他应该做不出这种事的,所以就将他排除了,但直到我第一次和他交手的时候,这个人再次出现在我脑海里,而且越来越深了,因为能和我打成平手的,可能就那么三四个,而他最有可疑了,……”

  听到张强与唐曼这么说,我有点一头雾水了,便是有些急的问,“你们两个到底在说谁啊?”

  张强与唐曼互望了一眼,随后张强意味深长的看着反问,“我刚才为什么要问陨金匕首?”

  “你……”

  我瞬间震惊了,盯着张强脱口就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秒杀你两次的人,这个操控茅山正宗二十多年的人,是云鹤真人??”

  张强点头,唐曼也点头。

  我心中的震惊更加浓郁了,“怎么可能?云鹤真人的名头在阳间算是一等一的好啊,更何况他还给陨金匕首给我用,他怎么可能是幕后人??”

  张强与唐曼再次互望,这次唐曼开口了,“这个也是我之前一直无法确定的一个疑点,照理说他是幕后人,那么他应该在你最弱的时候直接杀了你,但他却给你那般罕见的陨金匕首,这是为什么?这点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既然张强与我怀疑的人,有交叉点了,那么云鹤真人我有九成把握肯定就是他!”

  张强道,“云鹤真人的确是在阳间名头不错,但有些事你并不知道,在一百四十年的样子,云鹤真人我见过,他当时一剑直接灭杀了一名七级武者,杀伐异常果断,你说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名声可言?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用剑可以说阳间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多年没有在阳间露面了,你说听到的有关他的名声,只不过是阳间一些人想巴结他而谣传的罢了。”

  “而且云鹤真人知道我的身份,大概在一百年的时候,他隐藏面貌的去找过我一次,当时问了我一点事情,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谁,后来我仔细查了一下,居然直到三十年后,我才慢慢的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确定来找我的人就是云鹤真人,这个人太会隐藏身份了!”

  说道这里,张强也是一脸感叹。

  唐曼与张强接连这么一说,我还是无法相信,要知道,云鹤真人我虽说没见过,但是我之前在邹天展口中得知了一些他的事情的,算是耳听目染吧。

  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让我感谢,让我尊敬的人,毕竟光光他的名声,就让我在叶狼王,还有黑市拍卖会上替我解围了,甚至他都没见过我的面,就直接将那么重要的陨金匕首借给我用了。

  这样的人,我如何相信,他就是用手段夺走我父亲擎宇宗主之位,暗自操控茅山正宗的人?指使苍天道人与我术门作对,抓住唐曼姐老公老岳来逼迫唐曼的人?

  强逼我打开藏间,差点让我术门毁灭的人?

  还是一个说出了藏间就要我命的人?

  我心中苦涩,这叫我如何相信??

  说实话,听到这个,丝毫不亚于我那天听到邹天展就是陈九刀转世的事,太让我无法相信了。

  难道接近我的人,都是图谋不轨,想要我命的人?

  “那他为什么还要借给我陨金匕首?”我还抱着一丝希望。

  唐曼摇头,张强沉吟了一下道,“记得你上次问过我陨金的事吧?我对你说,陨金做的法器可能有点不好,但具体哪里不好,我还不知道,也查不到,所以这点也是我无法百分之百确定是他的原因。”

  我伸手出来,中指的地方有一道一道的伤口,陨金匕首每次用一次都要割破手指,陨金匕首才会变得锋利,难道云鹤真人之所以借陨金匕首给我就是要让我贫血??

  我心中苦笑。

  唐曼伸手过来,她用手指拿着我的中指,仔细的看了一下,并抚摸了起来,然后对张强摇头,她没有看出什么。

  张强继续说道,“可以说,云鹤真人这个人隐藏得非常深,我刚才说了,我一百四十年前就见过他了,那他活了多久你知道?而且你知道他在外面相传他是多少岁吗?一百多一点,他为什么要隐藏年龄?不就是让他更加神秘吗?”

  听了张强这话,我想起了林双涵也说说了云鹤真人活了很久的事,唐曼也确定了云鹤真人可能活了很久很久了。

  而另外一位天庭使者东子给我说云鹤真人的时候,他似乎好像不敢多说的样子,应该是和张强一样十分忌惮云鹤真人,而且东子主动的给我打造了冰针,让我将陨金匕首还给云鹤真人,他那时候看到我手中拿着陨金匕首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只是忌惮云鹤真人他不能说而已。

  “用了多少次了?”唐曼轻声问。

  我苦笑摇头,说大概十多次了。

  但我没有感觉身体有任何异样啊,反倒陨金匕首在那时候,给我加强了战斗力,就单单说,遇到那下凡天将分身的时候,要不是陨金匕首破了那金色影子,我最终是什么下场还不知道呢!

  可以说,就这陨金匕首帮我度过了几次难关了。

  以至于我上次给邹天展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不舍,以至于最近与人激斗的时候,我还想念陨金匕首。

  想到这里我实在是想不通,云鹤真人给我陨金匕首干什么了。

  唐曼从她口袋里面拿出一个丹药出来,这丹药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

  “以防万一,先吃了这个。”唐曼认真的道。

  我点头接了下来,将丹药吃了下去,只是感觉肚子里面暖洋洋的,并没有感觉有任何异样之处。

  “有什么感觉?比如痛?晕有没有?”唐曼问。

  我摇头,唐曼手按着我的脉搏,仔细感应了一下,她眉头紧锁,神色越来越冷了,“张强,陨金匕首有什么其他副作用你都不知道吗?”

  张强赶紧摇头,“你以为我还是神仙啊?阳间很多东西,天上的神仙都未必会知道的,我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想想,我只是之前听一个人说过,这个人是谁,我她妈不记得了……你别看我啊,你让我好好想一想行不行?短时间死了几次了,记忆有点混乱了。”

  唐曼不再看他,她一双眼眸看着我道,“现在你体内没有任何问题,但云鹤真人这个人我不信他,他能给你用陨金匕首,绝对有他的目的,你要是有任何反应,记得马上告诉我,我一定会治好你!”

  我心中触动的点头,唐曼的话我当然相信。

  只是一个一直想要我死的人,居然给我用那么好的东西,是他傻了,还是我傻兮兮了?

  唐曼沉吟了一下,继续看着张强问,“告诉我,你知道有关云鹤真人的一切,一点都不要遗漏了,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的。”

  张强点头,“既然我怀疑云鹤真人了,那么能收集的资料我自然全部收集了,现在最关键的一点,我问你们两个,云鹤真人,你们两个认为他活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