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六百九十五章算不了的东西

第六百九十五章算不了的东西


  看她有些奇怪,我正想说话,就听到她道,“给我算一点事。”

  我一怔,下意识坐了下来,看着唐曼道,“行,你想算什么?”

  这算是破天荒了,除了第一次唐曼找我算命一次,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让我算过,也不是,她之前说随便我看她的脸,只要看出什么了,她就让我看,只不过直到现在我都看不透她而已。

  唐曼犹豫了一下道,“我想准备一样东西,但这样东西整个阳间我不知道有没有,所以我想让你给我算算,这东西到底有没有。”

  我听得诧异起来,缓缓的将龟卜拿了出来,仔细的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不想说,就是给一个人准备的。”唐曼摇头。

  “你突然冒出这个想法的?”我下意识问。

  “可以这么说,我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也感觉到了一些事,所以想让你算算,看时间足不足够。”唐曼接着道。

  我沉吟起来,“那好,你心中此刻想这个东西,然后以这种心思的命气给一缕给我。”

  唐曼点头,然后她闭上眼睛几秒,缓缓的用手指一点眉心,一道透明的气被带了出来,我接下来,放进龟卜里面,然后放进去八枚铜钱。

  我将龟卜摇晃了起来,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好像有人突然拿锤子敲了我一下似的,我吓了一跳,赶紧压制住这种感觉,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算了不该算的东西?

  我心中惊疑起来,下意识看着唐曼,她让我算的东西是什么?

  唐曼立马问,“怎么了你?额头怎么冒汗了?”

  我赶紧摇头说没事,调动气到双手,感觉手僵硬到不行,但最终咬牙还是摇晃了几下,铜钱终于还是掉了出来,但却是诡异的,直接稳稳的落得叠加了起来,有种摇骰子摇成叠加骰子的感觉。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种算不上卦像了,只能勉强算之为一个半废卦像,看来唐曼让我算的东西我真算不了,我盯着这废卦像仔细沉吟起来。

  既然是“1”字叠加了,那我就用这个“1”字来做字算。

  “1”在五行之中属于土,而土生金,土有尘土之称,算是万物的生存本源,也就是说唐曼准备的东西跟土有关,而这个金是代表金属还是金色?

  既然跟土有关的话,那么应该就是金色的意思了,那唐曼要找的东西就是生长在土地里面,一种金色的东西。

  我想了想,将这个分析说了出来,唐曼听了之后微微吃惊,“对,我找的就是这种东西,我准备把这种东西炼……,那你说阳间到底有没有?”

  “有。”我点头。

  “确定吗?”唐曼语气有些急切。

  “确定,既然我已经算出这个生长在土地里面的金色东西了,那么就代表有,所以我才能算出来。”我道。

  唐曼听了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看我看着她,她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不是给你准备的。”

  我一怔,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刚才这东西我居然算不了,我好奇而已,那说明这东西牵扯的事情太多了,又或者唐曼将东西准备后给的人,我算不了……

  毕竟刚才那种恐怖感觉实在是让我后怕不已。

  我正想说话,唐曼就站了起来,对我说,“去收拾一下,和我出去一趟。”

  突然听到她这么说,我一愣,出去做什么?

  我还等着天阳君与师青璇他们过来呢,但唐曼既然这么说了,那我自然赶紧回房间收拾东西,然后跟着她走了出来。

  很快到她停车的地方,我坐了进去,她一脚油门的朝一个方向开去。

  一路上她都不说话,刚才她算卦的时候,也些不想和我说话的样子,她还是生气了。

  我只能硬着头皮说刚才她教我的时候,我不是故意要摸她腰的,唐曼没有说话,不过眼眸出现在了后视镜上。

  我更加尴尬起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想缓解气氛,于是道,“呃,刚才,刚才……我感觉你的腰好像没有骨头,很软……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我自己都说得找不到天南西北了,我这是夸奖她的意思?我自己都想找个洞钻进去了。

  “你别说话了。”

  唐曼道,语气有些不好形容,好像是头痛,无比的头痛的样子。

  我赶紧说好。

  我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眸已经离开了后视镜,看着前面,不知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我感觉她脸红了一些。

  我心中更加崩溃,我不是想和她开这种玩笑的,也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可能很想发火了,但是在压制住自己,所以,我现在还是不要说话得好。

  心中无奈叹了口气,

  一路无话了,起先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里,但开了五个小时后,我知道了,她要带我去天庭使者东子那里去。

  “你的冰针是他打造的吧?”唐曼终于开口了,声音恢复了她平常的样子。

  我点头。

  “既然用刀了,那么让他给你打一把最好的圆刀出来。”唐曼接着说道。

  我恍然,也是,用刀了自然需要一把好的武器,不过,上次我可听东子说过,他追过唐曼,可唐曼不愿意,他们两个见面了不尴尬吗?

  “那个,要不我自己去行了。”我道。

  唐曼眼眸终于再次出现在后视镜上,“怎么,你知道什么?”

  我无语起来,只能尴尬的摇头不说话了。

  唐曼道,“我知道你知道什么,不过我另外还有事找他,所以过来了。”

  我恍然点头,随即问,“是为了刚才我算的东西?”

  唐曼点头,“对,你也想要?”

  我赶紧摇头,我刚才都算不了,这种东西显然不是我能消受的,我还是不要自讨苦吃了。

  “虽说东西不是给你准备的,不过我怎么都会给你留一份的,而且比他的要好。”唐曼接着道。

  她语气认真,我当然信她的话,但让这个人知道了多不好啊?

  她这么说我奇怪起来,只能下意识说了一声谢谢,看唐曼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我也不好去问了。

  然后唐曼不再说话,继续开车,从早上出发的,到了傍晚才到东子的那块地方。

  车停了下来,我和唐曼还没从车里面出去,我就看到天庭使者东子手拿着一个打铁的铁锤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首先是一脸好奇,随即瞬间瞪大眼睛,急忙退了回去,好像不敢见唐曼的样子。

  他这突然的举动让我一愣。

  唐曼有些尴尬起来,她犹豫了一下,我说我去问他就行了,唐曼摇头说她自己问,我无奈的和她一起下车。

  我走到了唐曼前面,唐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恢复正常了。

  我们走了进去,我就看到了东子重新走了出来,他手中没有了锤子,而且也是神色淡然起来,他看了唐曼一眼,唐曼眼睛一转的打量起这个房子来,随即干咳了一声道,“呃,房子挺干净的……好吧,找你有事,两件。”

  “你说。”东子道。

  “第一件,给他打造一把圆刀,用你手中最好的材料,多少钱你开口。”唐曼看着他道。

  东子看了我一眼,微微沉吟了一下点头,“没问题,第二件呢?”

  “我想找一样东西,想问你知不知道。”唐曼接着说道。

  “哦?你也不知道的东西?”

  东子脸色微变了,他缓缓坐了下来,沉吟了一下道,“行,你先说说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