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九百六十二章他是我儿子

第九百六十二章他是我儿子


  蝎母突然将师青璇儿子放出来,他令人心碎的哭泣声在整个城池响彻开来,看着师青璇儿子哇哇大哭的样子,他应该受到他父母的呵护的,但他一出生居然就遇到了这种事,我沉默了。

  “这……你,你有儿子了?你居然结婚了?”

  一个声音带着颤抖的响起,而且带着惊喜,一个人影从一间房子里面一掠而出,动作轻盈的站在了一间石头房子的房顶。

  他身材高大,浓眉大眼,本事不怒自威的面相,却散发着一种内敛感,他身穿已经洗得发白的老款衣服,但头发胡须却整理得异常干净,手拿一把赤红木剑,另外一手轻捏一张闪放金光的符笠,身上衣服无风鼓动,好像世外高人一般。

  他眼睛里面有一抹激动的盯着蝎母身前哇哇大哭的婴儿,那种激动难以形容,就好像看到孙子的感觉一样,我看得鼻子一酸了,我父亲出现了。

  曾经以为自己被丢弃,自己是弃婴的我,今天看到我父亲了。

  蝎母看到我父亲这表情,当即眉头一皱!

  我赶紧摇头,“不是,这是我朋友的儿子。”

  “不是?倒是我多想了,丽君说你性格应该会比较腼腆,现在看来的确,你也二十一岁了,得……”我父亲看向了我,他目光一凝下,露出了一丝对儿子的溺爱之色。

  我哽咽了。

  “哼,你们两个……”

  蝎母神色骤然一冷,她盯着我看了一眼,随后再盯着我父亲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疑,随即她暴怒了,死死盯着我,“你们两个居然认识?原来如此,本尊怎么说感觉不对了,你们两个居然狼狈为奸,你居然敢骗本尊!!”

  我心中怒火冲天的盯着蝎母,而她目光一转的盯着我父亲,“你居然会和他合作?怎么可能,你的性格怎么可能和他合作?说,你们两个之间狼狈为奸的有什么交易?居然敢耍本尊!?”

  “耍?”

  我父亲目光一凝的看着蝎母,“你自己蠢怪谁?还有,你听好了,我和他是认识,而且他是我擎宇的儿子!!”

  蝎母一听这话,立马露出震惊之色,她盯着我父亲,随即震惊之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露出一抹讥讽,“哦?是吗?当本尊眼瞎了?怎么你儿子一点都不像你?莫非……”

  “你可以闭嘴了,我夫人当年怀孕之时做了一个小法术罢了!为了掩人耳目,你眼瞎真怪不得你自己。”我父亲目光一凝了。

  “你……”蝎母闻言大怒。

  “你找死!”

  蝎母大怒之下,便是直接一闪的朝我父亲而去。

  “还有,你居然要挟我擎宇的儿子,你真是该死!”

  我父亲体表一股惊人的气息便是狂涌而出,散发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严。

  他目光一凝的盯着飞来的蝎母,便是直接将手中的赤红木剑一抛而出,凌空对悬浮的赤红木剑一指,口中便是念念有词起来。

  “荡荡剑魂,收天灵地气,临兵斗者,诛邪!!”

  咒语声毕,这悬浮的赤红木剑便是剧烈的颤抖下,清脆的剑鸣之声,好像有灵性一般。

  散发刺目红光来,嗖的一声,赤红木剑一闪之下,化为一道犀利无比的剑光直接对着蝎母一劈而下!

  气势汹汹,无与伦比!

  蝎母见此,她脸上便是露出了无比凝重之色,她直接张口一喷,一股黑气便是喷射出来,这些黑气飞快一凝下,化为一只巨大的黑色大手。

  黑色大手出现后,便是巨大手掌张开,直接对着迎面激射而来的赤红木剑狠狠一抓。

  砰!

  黑色大手紧握之下,其中的赤红木剑真的被一下抓在手中了,在其中剧烈的颤抖,似乎已经无法挣脱分毫了。

  蝎母见此露出一丝讥讽,“看来这么多年你道行不增反减了,好,这次本尊就要灭了你的本命剑!”

  她话音未落,一只手虚空一抓,那黑色大手便是瞬间一动下,握得更紧了几分,好像就要将其中的赤红木剑硬生生的捏碎一般!

  咯吱声大响了!

  然而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给我破!”

  这声音一落,被黑色大手抓在手中的赤红木剑便是剧烈一颤下,冒出犀利无比的剑光,直接一搅动下,这只看似厉害的黑色大手便是被搅碎开来,化为一团黑气爆裂而开。

  赤红木剑势头不见,微微一仰头,便是居高临下的要将蝎母劈成两半!

  蝎母惊怒之下,身子一闪,化为一道残影闪躲开来,赤红木剑剑光犀利,蝎母一缕秀发被一切而断。

  从空中散落而下,却是瞬间化为一缕黑烟溃散来去。

  “你!”

  蝎母惊怒之下,然而这赤红木剑一转头,再次变蝎母一劈而去,蝎母大怒了,她体表冒出黑气,整个身体好像同时出现几道幻影一般,剧烈的闪动起来。

  下一刻,她越过了赤红木剑,一闪的出现在了我父亲面前,她手掌伸出,便是直接一拍而出。

  我父亲一丝异色也没有,瞬间五指一合的爆轰而出。

  轰!

  一圈肉眼可见的灵光激荡开来,我父亲所站的石头屋顶便是在一声闷响下剧烈一震了,我父亲嘴角抽搐了一下,另外一只手中的金色符笠直接朝面前的蝎母一贴而去,动作迅猛。

  蝎母一惊,瞬间一闪的后退,我父亲这一击落空。

  空中她再次悬浮,她死死盯着我父亲,突然嘴角一拉的露出一丝狰狞。

  她直接一只虚空遥遥一抓,悬浮在空中的师青璇儿子便是哭得更加厉害了,好像有一股无形在抓他一般。

  我当即一惊。

  “哼,是你儿子又如何?现在他还不得像一条狗一样听本尊的话,本尊现在就让他灭了你!”

  蝎母冷笑连连,便是再次看向了我,“本尊数三个数,对擎宇动手,不然我就杀了他,正想看你们父子相残,这样一定很有趣吧!一!千万别消耗本尊的耐心!”

  蝎母竖起一根手指,脸上的阴冷浓郁到了极点。

  见此一幕,我脸色平静的朝光幕走去,这光幕如今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了,里面的蝎人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还剩下的一些寥寥无几,他们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好像刚才看到了什么让其恐怖异常的事。

  他们的突变之相开始出现了。

  砰的一声脆响,摇摇欲坠的光幕化为点点灵光溃散开去,而我已经走了进去,我父亲看着我,我对我父亲点头,他神色微变了。

  我然后还是平静的看着蝎母。

  蝎母目光阴冷起来,“二!你在找死!”

  她话音刚落,悬空的师青璇儿子便是哭得更加厉害了。

  “知道我为什么会跟着你过来吗?”我看着她缓缓道。

  蝎母眼中煞气一闪。

  “因为我朋友儿子最终会没事,所以我跟着你来了,你在利用我,殊不知你的这番要挟在我眼中,只是你自己在自我陶醉罢了。”我道。

  目光缓缓一转的看向了哭泣的师青璇儿子,他哇哇大哭,大眼睛在看着我,很快他居然哭的声音小了几分。

  “是吗?”

  蝎母阴冷一笑,她看向了她面前哭泣的婴儿,“那他真是该死了,本尊现在就让他死!本尊倒要看看,他是如何在本尊的手下还平安无事!”

  她话音刚落,便是一只手虚空狠狠一抓,悬浮在空中的师青璇儿子,包裹着他的襁褓就好像有一只手在抓一样,有无形的捏痕出现了,而且越来越紧,好像下一刻这活生生的婴儿,就要被捏得爆裂开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