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九百六十五章还活着

第九百六十五章还活着


  我父亲缓缓的朝蝎母一动不动的巨大尸身走去,他这番突然的举动让我们神色一变了,也让我们下意识的也跟着走了过去,并看着我父亲的一举一动。

  这蝎母尸身因为蝎母的灵魂出窍,整个面部表情还维持着惊怒的神色,看上去狰狞异常。

  而我父亲翻手的拿出一张符笠出来,直接手指一弹,将手中符笠射了出去,这符笠直接燃烧殆尽,一股无形至极顿时散发开来,这蝎母的人面居然动了起来,她的嘴巴自行张开了。

  而我父亲直接从她的大嘴里面走了进去,我神色一变,立马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急的也想跟着走进去,但很快我父亲走了出来,然后我们几个顿时惊喜起来。

  因为我父亲居然两手搂着一个人出来了,而这个人脸色毫无血色,还带着难以形容的痛苦之色,浑身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垂直着,但气息,还有微弱到无法形容的气息,居然是我们都以为死去的师青璇!!

  她居然还活着,我们三个都露出喜色的凑了过来,而且师青璇体表被一层淡淡的冷气包裹,这种气息我太熟悉了,这是果果的气息。

  果果的,果果也还活着……

  我瞬间眼睛红了,果果用自己的身体在保护师青璇,看着师青璇通体被果果所化的冷气包裹,我心痛至极了。

  当我回去的时候,看到山洞附近一片狼藉,遍地蝎人尸体的时候,那时候我心痛至极,也伤心至极。

  果果陪伴过来我这么久,她太懂事了,我的起居都是她照顾的,经常的时候我早上起来,桌子上一定会出现为我准备好的早餐,而且不会重样,然后她默默的会自己回到玉佩之中。

  果果,我早就把她当成妹妹了。

  如今看着她如此模样,心中除了心痛,更多的是难以形容的惊喜。

  她还活着,活着就好……

  我视线模糊了。

  我父亲将师青璇放了下来。

  柳婆子怀中的婴儿手尽可能的伸长,想抓昏迷的师青璇,并咿呀咿呀的叫着,并没有哭,而是乖巧的样子,柳婆子温柔靠近了师青璇一点,让这婴儿可以抓着师青璇一动不动的手。

  婴儿抓到师青璇手的瞬间,师青璇身躯微微一颤,她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郁,似乎想醒,但始终醒不过来的样子,昏迷的师青璇流出了眼泪……

  我父亲翻手的拿出一张符笠出来,直接贴在了师青璇额头上,这张符笠灵光微放下,包裹着师青璇体表的冷气缓缓的被召唤般的收集,而师青璇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最终师青璇体表所有冷气都被符笠收了起来,我露出渴望之色,我父亲好奇的道,“这只女鬼是你的?”

  我急忙点头,“她叫果果,是我的。”

  我父亲露出一丝赞赏之色,将师青璇额头上的符笠拿下来,交到我手中,我急忙接了下来,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果果绝对受重伤了。

  “不错,这只女鬼用自己的身体化为保护的保护了她,灵智异常的高,也异常的忠心,而且这女鬼体质特殊,居然能够抵挡蝎母的消化,也是罕见异常的。反正这只女鬼很不错!”

  我父亲说道,“好好的照顾她,她会给你很多回报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点头。

  然后问果果什么时候回苏醒,我父亲沉吟了一下道,“说不好,这要看她自己了,不过她体质特殊,应该用不了多久的,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

  我沉默了,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符笠,像是摸着心跳一般让我动容,随即小心翼翼的将符笠收了起来,果果会很快醒过来的……

  如此一想,我心中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了几分,出去后我得为果果找个好归宿了,因为马上我会很危险,很可能魂飞魄散,在此之前我要交待好一切事情,……

  果果你好好休息吧。

  “这蝎母留着师青璇恐怕还另外有用处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河神突然开口了。

  河神这话一出,柳婆子也是露出了一丝好奇之色来。

  我父亲点头,“不错,这蝎母之所以没有杀死师青璇,应该是看中了师青璇的外貌,想将师青璇奉献给蚩尤!”

  我听了这话,神色一冷了,这蝎母就这么想讨好蚩尤?她骗我攻打这里,最终为了也是蚩尤的头颅,也是为了讨好蚩尤之魂吧!

  如果不是师青璇外貌身材均是罕见,那岂不是早就化为乌有了?

  柳婆子一听这话也是立马眉头一皱了,有些厌恶的盯着蝎母一动不动的尸身,想张口喷出火焰将其毁掉,但我父亲立马道,“且慢,这蝎母尸身另外有用处的!”

  柳婆子神色微变,“另外有用处?难道你想……”

  她说道这里,眼中精光微闪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错!”我父亲点头,语气微深起来。

  我顿时诧异起来,想问有什么用处,而河神则是露出一丝异色,随即缓缓的问,“擎兄,我们几个为了蚩尤之魂而下来,你告诉我们,蚩尤之魂如今身在何处?”

  “蚩尤城!”我父亲道。

  “蚩尤城?”河神喃喃自语了一句,我和柳婆子也是露出诧异之色来了。

  用自己名字来命名城池的,看来恶鬼道的格局不是我之前所想的了,蝎母在恶鬼道算是一个二流的存在,而一流的就是蚩尤这种存在,恶鬼道最大的存在就是蚩尤,连我父亲都只能在这块地方终日的受到攻击之苦。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天儿,带几位先去休息,我得去处理一下城池外的东西,以防蚩尤派人过来偷袭!处理好之后,我会将一切都告诉大家的。”我父亲露出凝重之色,我点头。

  的确,蝎母突然攻破这里了,作为恶鬼道最强大的存在蚩尤应该会知晓的,如果他突然而来了,那后果不堪设想了。

  柳婆子与河神也点头,河神道,“你我之间自从三十年前一别,也是多年没见了,有什么吩咐也不需要客气的。”

  我父亲犹豫了一下道,“行,你的禁制之术超绝,那帮我一个忙吧!”

  河神点头。

  随即我父亲将天阳君所在的符笠给我,给我指了一个地方后,然后才与河神往城池大门快速而去。

  而我自然是和柳婆子,一起将师青璇往里面扶去。

  到了我父亲指的地方后,是一间普通的石头房子,但却是深在城池里面,可以看到石头房子外面一圈有花花草草,这些花草可能因为恶鬼道的原因没有阳间那么鲜艳,香味也不足,甚至有些枯萎的感觉,但在光秃秃的恶鬼道来说,也是罕见的一道风景了。

  这应该是我母亲培育的。

  我们走了进去,这间石头房子很大,布置得异常简单,但看上去十分舒服,有家的感觉,这也是我母亲布置的,我和柳婆子找了一间房间,将师青璇安置好,也将师青璇的儿子放在师青璇身边,他可乖了,不哭不闹的抓着师青璇的手睡着了。

  柳婆子因为担心师青璇,所以开始给师青璇输入元气,而我则是将天阳君所呆的符笠放在了师青璇手中,这符笠微微一动,似乎感应到了师青璇了。

  我神色复杂起来,如果刚才不是天阳君心如死水的用自身魂力凝聚出元灵刀,重创了蝎母,那么斩杀蝎母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

  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彼此之间的深爱,我这个外人都能感受到几分了,师青璇没死,可能也是老天不舍得看到他们两人生死离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