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五章 被嫉妒了

第五章 被嫉妒了


  车厢里继续着两个小姑娘的谈话,那些小青年直直的注意这俩小姑娘。

  展红英问:“姐姐,你去哪儿?”

  “去鹤市,投亲……去二伯家。”云凤真是懒得提他家。

  “哈!真巧!我们也是去鹤市二伯家!”小姑娘兴奋的大声说:“我们是同路,可不寂寞了。”

  云凤也高兴了,和这祖孙三人同路真是幸运:“真好!”

  小姑娘立即和大娘换位置:“阿奶啊,我挨着姐姐坐。”

  “死丫头,谁让你抢小桌坐的,不换!”老大娘佯嗔带怒,随后又“噗嗤!”乐了……

  展红英挤过来,坐到了云凤身边,握住了云凤的手:“姐姐,你的手很凉,是不是冻着了?”

  “只是落了点汗而已,没事的!”云凤轻拍她的手背:“不要担心……”

  “拿件衣服套上吧,别再冻着了。”展红英说道:“我有衣服。”

  “现在不冷了,红英妹妹真是心细,多会关心人啊!”云凤感叹,这样的姑娘和那俩比比,真是云泥之别,农村人就是朴实啊!

  大娘听她们说话儿,露了满脸的笑容。

  展宏图的笑容在渐渐的上升浓度。

  “大娘,我想知道您的名讳,我想记住大娘的好!”云凤说道。

  “章秋华。”大娘笑着答道:“大娘也会记住你的,我们也是投亲靠友,遇到你同路,大娘真高兴。”

  “我们的地址还没有定下来,你把你二伯的地址给我,我一定找你去玩!”展红英是个心直口快性情爽朗的小姑娘,立刻就想结交一个闺蜜。

  云凤这次不会在二伯家住长,一两个月她就想搬走:“一个月里你能找我吗?”云凤要是知道小姑娘的身份,绝对不会给她二伯家的地址。

  “我会抓时间去找姐姐,不会等到一个月。”展红英满脸笑容的说。

  “那好!”云凤高兴的掏出兜里的信:“这就是我二伯家的地址。”

  展红英站到了坐上,拉开行礼架上的书包,掏出纸笔,记下这个地址。

  展宏图眼神赞赏的看看妹妹,心里从未有过的滋味儿……

  前边看云凤的那个青年说话了:“东风!你抓贼怎么不叫着我?想当英雄?你不知道劫匪很凶狠吗?”

  “什么劫匪,小贼而已。”抓贼的青年冷声道。

  云凤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了前边说话的座位,听到了替她找回钱包的人叫东风,云凤的心又是一震,是祁东风吗?几十年前的记忆毕竟模糊了,这个年代叫东风的也不少。

  东风对面坐的两个姑娘立即接话:“就是嘛!你知道我们心里多后怕!”

  “你这个人太冒险了!好像自己的命没有那个钱包值钱!一个农村丫头,能有几个钱,也值得你卖命?”另一个也赶紧抢话。

  那个说东风的男青年狠狠白了俩姑娘一眼,继续他的话题:“你以为自己身手很好?这个小偷儿敢抢,就是一个劫匪,要是身上藏着刀呢?”

  “李琦锐!你烦不烦!”东风呵斥他一句。

  俩姑娘脸色难看的瞪向云凤,都是她让祁东风对她们不耐烦。

  回眸对祁东风却挤出一个笑,笑的那么谄媚。

  祁东风怎么像换了一个人?

  俩姑娘心里暗恨……满腹的熊熊怒火……

  李琦锐抹不开面子:“祁东风,你不可理喻!”

  李琦锐是真的关心祁东风,祁东风明白,他的不耐烦自然是对着另外的人。

  云凤的心猛颤……祁东风!是那个疯子的弟弟?她的感恩情结瞬间就消退了大半。

  在鹤市待了二十年,对鹤市的口音是盈熟于耳,这六个人都是鹤市口音,也就确定那个就是祁东风了。

  除非鹤市还有和他同姓名,同样貌的第二个祁东风。

  想到祁东风的母亲对她的恶行,想到那个疯子犯下的罪孽,云凤心里有多恨!但愿不是这家的祁东风。

  李琦锐呵斥完祁东风,随后就回头看来,云凤也正看着他们的后背,四目相对,云凤心里一突:“这个人……俊的妖孽!让人心屏不住的跳!”

  李琦锐直直的盯着她看,凤目星眸,眼神如电,神情似火。

  一个怒而凄厉的声音响起:“狐~狸精!不要脸!胎~毛~未脱就勾~三搭~四!不知道丢人~现眼多少钱一斤!”他对面生闷气的姑娘,再也不能忍了,难听的话满嘴喷出来。

  满车的妇女都朝她望去:这个姑娘发的什么疯?突然就骂起人来……

  云凤不想惹什么风波,更不想跟这些人混熟了脸让祁家接触二伯家人,就是这世她不能被骗了,也不想受他们的骚扰。云凤明知她是骂自己,可就是懒得搭理她。

  这个姑娘和李琦锐对脸坐着,这个是恋慕李琦锐的花~痴!李琦锐对她的态度明显的很,云凤一下子就看透了他们的关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云凤练了有二十年,真的练出了“喜怒不形于色”的硬功。

  不在乎她的污~言秽~语,微笑着继续对着前边看。

  李琦锐也没有回过头去,不理会那个姑娘的怒气。

  大家都望着这个骂人的姑娘,云凤往前看也不突兀。

  都觉得几个姑娘不讲理,这个也是胡乱骂人的。

  没顺着她的视线寻找被骂的主儿。

  无理取闹!不会让人看得起。

  嫌弃的眼神一个接一个……

  这个姑娘恨云凤气得发晕,怎么会在意憎恶她的眼神。

  云凤学会了气人的功夫,给了她鄙视的一眼,得意的一笑。

  她更认定云凤就是勾~引李琦锐的,立刻就暴跳了:“不要脸的白骨精!见着美男就走不动道儿!抢别人的男朋友!天底下第一不要脸的!”

  云凤“噗嗤!”一笑,给她一个轻蔑的眼神,她没有提名道姓,自己也不接屎盔子!

  谁抢人男朋友了?

  一帮小青年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顺着叫嚣的姑娘的眼神的方向,瞬间云凤被狼眼一样的贼~光普照,车厢里小青年们对云凤睁大了惊艳的眼睛。眼里对李琦锐射出浓浓的羡慕嫉妒恨的光,燃起了他们赖汉子娶花枝的强烈~欲~望。

  好汉没好妻,赖汉娶花枝!古语是千真万确的,这就是他们的希望。

  小姑娘这个美,让他们的心在抖,只顾抢座位了,云凤去感谢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理会,只顾看骂人的姑娘了,一个被人贬的农村丫头,没有让他们注意到她身上,打抱不平的是那些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