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2章 情面没法留

第22章 情面没法留


  这个时候,云世济一家人也都出来了,云世济隔着玻璃已经看到了穿公安服的李琦锐。

  云世济紧盯李琦锐的公安服。

  不禁眼睛发直,这个时候要是能进公安的,没有实力没有后门儿是办不到,这个小伙儿不大,不像是当兵转业的。

  云世济是想自己的前途呢,想一家子的户口呢,想得发呆。

  云凤没有给云世济一家子介绍展家兄妹,不想让他们混熟脸儿。

  雷秀英赶紧示意云世济把李琦锐拉过来,云世济心领神会。

  他是多灵活的脑子,还用雷秀英提醒?把有用的人拉到手是他的天才本性:“快快进屋!我是云凤的二伯,您贵姓?”他拉了李琦锐就往自己的屋里走。

  雷秀英匆忙的去准备……身后跟了几个孩子。

  “我是来看云凤的。”李琦锐被云世济抓住手,就想挣开,被云世济攥得紧紧的,李琦锐觉得这个人很讨厌,不用问也知道是云凤的二伯,不好意思的急,压着心里的不耐:“我先看看云凤,一会儿咱们再唠!”李琦锐挣脱了手,追着云凤进屋。

  以为李琦锐没有明白他的身份,云世济大声说道:“我是云凤的二伯。”自己介绍自己,云世济追了进来。

  李琦锐没有顾得搭理他。

  “这位贵姓?”云世济问李琦锐。

  “我姓李。”李琦锐盯着云凤看,答着云世济的话。

  “云凤!你怎么这样瘦了?”展宏图皱眉问了一句,吸了一口凉气,看向云世济。

  这句话让云世济很反感,对展宏图更看不起。

  展宏图看到了他的表情。

  云凤淡笑:“心里憋屈,瘦了好,不用减肥。”

  这个时候的人还没有减肥的概念,李琦锐一怔,也发现云凤瘦了:“云凤,你的病还没有好吗?”

  云凤猛然想起自己还在装腿疼呢,要不到手钱,她还装什么?

  “感冒倒是好了,只是从跳板上摔下来了,受了伤,没有钱还不上债,没有钱进医院看伤,这样干靠,我上火。”云凤怕二伯接触有权有势的人,先给他抹点儿黑。

  这些话,是给破坏云世济的算盘在垫底。

  云凤打起了主意破坏云世济的美梦,他跟李琦锐一近乎,就知道他是什么目的。

  说这话就是往云世济夫妻不给她钱上头引话。

  她要把这个事实在众人面前抖搂出来,让云世济的形象在众人心里留下贪财势力小人的黑名单,让这几个都讨厌他,不会被他利用。

  几个人都疑惑的看着云世济,这家人一点儿不帮云凤?从跳板上掉下来摔伤是小事吗?怎么不给云凤看病?

  “云凤!你的伤怎么样?”展宏图急急的问。

  “我看看!”李琦锐就要拉云凤。

  展红英扒拉掉李琦锐的手:“云姐姐,哪里疼?”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李琦锐大声说道,满脸的急色。

  云凤的眼睛越来越亮……她的助力来了。

  想要自己的钱,也只有借这几个人的力。

  几个人来的真是及时!

  几个人的表现,真的是对她好。

  云凤此刻倒不那么怕云世济攀龙附凤了,有她破坏,他办不到!

  几个人的眼神儿和对她的关心让云凤的心很踏实了。

  强占自己侄女钱财的人,好人谁会与这样的人为伍,接受他贿赂的人,只有他那号人了。

  财利面前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

  自己何须劳那个神啊!

  揭露他的面目是最重要的。

  “快一个星期了,还是轻了点,能起来走了。”刚才她听到展红英说话,着急冲了出来,忘了装腿疼的事。

  云世济一心在公安服身上,没有理会她,他们一家人可能都是和云世济一样的心思,谁会理会她这个人。

  展红英他们不知道自己受伤,怎么能注意到呢。

  云凤不再想这些……

  展红英说道:“云姐姐,住院的钱,不用着急,我还没找到祁东风的住处,等找到了再还不迟。”

  “我已经挣了二百块钱,是二妈不给我,我想自己买房子搬出去,二妈把二百块钱都给我扣了饭伙,借人家的钱人家就不等着花吗?挣了钱不还账,良心也下不去!”云凤苦着脸,难过的样子让几个人心里不好受。

  展红英的脸对上云世济立刻就沉了。

  展宏图的眼里闪过了憎恶。

  “你这么几天就挣二百块?”李琦锐惊讶的问。

  “我装了七天汽车,差点没累死!简直是拿命换的钱。”云凤不会给雷秀英留一点儿脸面,就是让云世济难堪。

  云世济拉李琦锐:“到我屋里说话。”云世济不想让李琦锐继续听云凤这个那个的,云凤这丫头怎么乱说?什么她的钱?没有自己一家她能挣到钱吗?心里的愤怒升级到了天上。恨不得缝上云凤的嘴。

  想拉了李琦锐快走。

  “云凤!不要胡说,是你二伯母挣的钱,跟你有什么相干?就是我们的钱,你需要,我们也会给你,我们是看重钱的人吗?”云世济说的比唱的好听,真是大言不惭。

  他还知道羞臊?在人面前遮掩什么?

  “指鹿为马,颠倒是非,二伯是够威风的,不枉为男子汉大丈夫!”云凤的语气也够讽刺的。

  “云凤!你怎么说话呢,我们要是财黑的人,能要你一个大活人来白吃白喝吗?”云世济真是个不要脸的,违心的话说的叭叭的,不懂越描越黑的道理。

  “白吃白喝?一个月要我一百块,这是白吃白喝?二伯!你的脸皮可真厚!”云凤冲口就堵云世济。

  “谁要你的钱了?”云世济恼羞成怒。

  “我挣的二百块钱不给我,还是没要我的钱?二伯母算账你没听到?是你威风凛凛的不给我钱!”云凤这一世才不会给他留客气,堵得云世济喘不上气。

  在场的人谁也不是傻子,谁会认为她说的是假话,这个云世济舔脸美化自己,就是不要脸了。

  云世济怒道:“你爸说你来家里没有路费,我给你寄了二十元的路费,全为的是你们家好,你怎么这样没有良心?真是好心没好报!”云世济装出被欺负的表情,满腹的苦水像没有处吐的样子,哀哀戚戚的。

  “二伯!二十块钱的事我不知道,我的路费是我爸卖了一棵洋槐树。”父母都没提这个茬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许是父母瞒着她装穷,也许是云世济说假话:“等我问问我爸,要是路费是你的钱,我会还你,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吃你几天的饭给你们饭伙。”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