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68章 不一样的对待

第168章 不一样的对待


  “妈,她们嘟囔你呢!”五岁的云燕儿学的踩姐姐们,顺情说好话,让杨秋棠对这个老闺女得意的成了宝贝。

  云燕儿这么一点就知道奉承父母得好处,父母都不吩咐她干活计。

  好吃的给大哥她俩,多了别人才能吃到一点点儿。

  她奉承母亲,母亲那个高兴劲儿,对她是百般的疼爱。

  很实惠的事情,她甘之如饴,她不怕得罪姐姐们,好东西不在姐姐们的手里,她拍她们没用。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样有眼力见儿,真是出奇的聪明。

  这小丫头子聪明过头了,前世云凤对她好的没边儿。

  等云凤落难的时候,就是她踩的最大劲儿。

  这一世云凤从东北回来,就没有给她买一身的穿戴,前世云凤回家给几个妹妹衣服毛线袜子围巾手套是买的齐全,自己都没有舍得买一副手套。

  她的心彻底凉了。

  杨秋棠骂了几声死丫头们,一个个的都学云凤那个贱人!

  “给我做饭去!”杨秋棠喊,几个丫头像被日本子追的嗖嗖的跑,转眼就没影儿了。

  杨秋棠正做饭,放学回家的云秀云珍赶了来,杨秋棠对这俩侄女倒是客气,有山里红、大酸梨、大柿子、让她们吃。

  现在农村人还吃不到苹果,酸梨、大柿子、山里红是舍得买的。

  苹果在这家,别人是吃不到的,只有云燕儿一个人能享受到,苹果最贵五毛钱一斤,酸梨才五分钱一斤。

  杨秋棠显脸面,也不舍得给云珍云秀吃苹果,她最宠溺的老闺女才是有权的享受者。

  沙果是杨秋棠的最爱,也是云燕儿最喜欢的,这两样水果杨秋棠锁到了柜里,云燕儿要的时候才开锁给她取一个。

  其他三姐妹也是可以吃到,只是好多天给一次,只有云山星期天回家才能扫荡一空。

  杨秋棠却是愉悦的心情,就是给云山准备好的让他拿走,等到了集,再让云世远去买。

  云凤在家的时候苹果沙果一个也没有吃过,云凤的待遇就是干的多吃的少。

  云凤前世对他们那么好,半辈子的辛劳都为他们付出了。

  也不是喜欢杨秋棠和云世远的臭脾气,她就是良心太正。

  认为生养她的父母,她的收入就应该是父母的。

  云世远两口子搅和她的婚事,还不就是为的这个。

  等她遭了大难才醒悟,她是大错特错,她认为钱是人挣的,怎么能挣不到钱。

  她是要对得起养育之恩的。

  躺倒起不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多傻。

  云凤经常想起趟炕上的艰难时刻,自己前世孤身一人是多受罪,这一世现在她就想有个孩子,起不来的时候有口水喝,临死的时候能看到亲人。

  这些天她把课程已经都学完,天天在复习,人一闲下来,就想的多。

  前世一辈子的劳动成果都付诸流水,那些个冤枉钱她也不在乎了。

  想的最多的就是瘫炕上起不来怎么办?

  她思索的就是婚姻问题,她才有了对祁东风的答复。

  没想到祁东风就是自己负他,他还要终身不娶,这个人真是另类,比自己好的人多得是,他怎么能一棵树摽死人?

  是死心眼儿还是钻牛角?

  祁东风不会花言巧语,也不会蒙人,他说的话就是真的,这让云凤就无所适从了。

  天地良心,云凤是最厚道的。

  祁东风这个求婚方法儿真是让云凤跳不出手去。

  这几天云凤都觉得恍惚。

  云凤一个劲儿让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有这个思索的时间,她不如塌心学习。

  云凤的自制力很强,三天的时间就把祁东风的承诺放到一边,进入了好好学习的状态。

  杨秋棠这里正跟云珍云秀聊天儿。

  “四婶儿,云凤还没有下落吗?”云珍问,脸上的笑很温润,好像对杨秋棠亲近。

  杨秋棠心里这些天只有放下想云凤钱的执念,得不到云凤的钱,最好的愿望就是云凤被人奸杀了,她怎么死她也没有责任,云凤是成年人了,到处的瞎跑死了活该!

  “那个死丫头就是撮死,谁能找到她?”杨秋棠面露鄙夷:“不要脸的东西!”

  云秀一个激凌,这个四婶儿真是愣吧唧的,她的母亲连一个死丫头都没有说过她,不要脸的话四婶儿也能说亲闺女,从小到大看她那么使唤云凤,再看看她对底下的闺女怎么样。

  怎么感觉她都不像云凤的亲妈。

  确确实实是亲妈,长得像啊!

  没有云凤的消息,云珍云秀吃了一把山里红,吃了俩酸梨,二人就告辞走了。

  她们哪是喜欢杨秋棠来看她,就是想找到云凤搭上祁东风这条线儿

  云凤真的失踪了,祁东风不理她们,她们怎么办?

  她们认识的军官只有祁东风,本村只有一个军官,人家早就结婚了。

  实在抓不住祁东风,让祁东风给介绍一个对象也行。

  现在她们担心云凤真的死了,她们就失去了祁东风这条通向军营的幸福之路。

  隔一天,云珍就来了京城找祁东风,还是打听云凤的消息为借口。

  给祁东风买的扒鸡,祁东风说什么也不收,云珍扔下扒鸡就跑,只要祁东风吃了她的贿赂,就拉近了一层关系。

  祁东风让他的战友追出去,把扒鸡硬塞给云珍。

  云珍委屈的哭起来,云凤有什么好?祁东风就这样对自己,怎么这个人这样冷情冷心。

  他要不想占便宜,他可以给自己买衣服什么的回报,怎么就这样死心眼儿?

  云珍哭了一路,还不舍得骂祁东风,只有暗恨云凤死了还搅和她的事。

  云珍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到了姑姑家,满脸的泪痕,通红的眼睛。

  姑姑问她怎么了:“云珍,你怎么哭了?遇到坏人了?”

  云珍还是哭,她这个人不善于伪装自己,板不住的哭,喜怒不形于她更办不到,她从小到大被娇惯,父母就她一个女儿,要星星不给月亮的茬儿。

  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心里憋屈,憋不住就想把给祁东风烧鸡的事说出来,都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他没有给姑姑买烧鸡,给一个外人买说不过去,姑姑也不知道她见过祁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