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77章 不管

第277章 不管


  云凤不禁惊诧,褚丽丽才十六岁,怎么就被被三十岁的男人搂上了?

  怪异?她们在饭店的时候没有胡乱的行为,这些日子就不学好了?

  不可能是处对象,一定是傍大款了。

  “男人长得什么模样,你看得清楚不?细细的描述让我听听。”云凤不想操那个心,可还是来了兴趣,没有忙的事,就啦点儿闲嗑吧。

  刘兰云描述了那个男人的长相,云凤听着怎么就像霍迁韧。

  “男的拿了东西没有?”云凤兴趣更浓,急急的问。

  “是褚丽丽拎了一个大塑料袋子。”刘兰云说了一个详细。

  云凤猜定就是霍迁韧了。

  她才躲了霍迁韧没有多长时间,怎么又搭搁上了褚丽丽?

  说完了,云凤就挂了电话,对这件事还是上心了,想想云萍跟霍迁韧混了几个月,褚丽丽一定是认识霍迁韧的。

  怎么那么巧,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遇到了,是不是有预约?

  经过云燕儿投毒的事,云环还没有教训吗?怎么让自己的女儿搭搁霍迁韧,看情况褚丽丽已经落入霍迁韧的圈套。

  是云环贪势力瞪眼看着女儿堕落?还是褚丽丽在瞒着云环,怎么想云环不至于拿女儿换权势吧?

  她的父母利用女儿换利益,一个个都没有得好,她就无动于衷?想继承雷秀英的遗志吗?这人真是无可救药了。

  云环毕竟也是贪权势的,有云世济两口子的细胞。

  跟霍迁韧混能混出什么好来?探出来霍迁韧在跟柳家霍家江家斗,褚丽丽会卷进几家的争斗中去吗?

  还没有吸取云萍的教训吗?

  云凤对云环还是有好感的,可是她真的没有看透云环的心底。

  恐怕云环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吧?云凤有些冲动想告诉云环阻止褚丽丽的行为。

  云凤想了半天真是无奈,人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去挡人家的路,谁认为你是好心?

  云凤还是歇了这心,很多小女子为了钱为了势出卖自己的身魂,谁能阻止得了?

  不是一路人,想法儿就是不一样,被人恨被人厌不是她想追求的。

  罢了!管不了!

  前世就是云萍带了云环和几个女儿干了见不到人的行业,她们的大票子就膨胀起来。

  她们没有遇到霍迁韧,却不知遇到了什么人?

  没有出现自己的亲生父母,自己混的很惨,不到四十就离开人世,可是自己也听到了云萍没有干正当的生意,她死的时候人家已经发了大财。

  前世自从被朱利娅控制起来,她就和云世济一家没有了交集。

  到底她们在干什么?自己也没有真正的证据,听的都是别人的风言。

  没有江雪莹的回来,就没有柳家的算计,她只是落了一个没人瞅没人看的走投无路的频死之人。

  管她们的事干什么?云凤想明白了不能管,她就看着,就能看到云世济一家的悲惨,帮她们就是践踏了自己的前生。

  几天后,褚丽丽来上班,展红英征求云凤的意见。

  “云姐姐,刘姐姐把褚丽丽的事告诉了我,是不是还留下她?”

  云凤已经想的明白,霍迁韧纠扯不清,还是在算计,她倒要看看霍迁韧还有什么把戏?褚丽丽会不会折进去?

  不把霍迁韧置于死地,她这辈子就别想太平。

  想借霍家的势力,霍迁韧不会不拿她们当棋子。

  云凤决定还是让褚丽丽进饭店,他就是带了霍迁韧的任务来,只不过是搜刮她的情报,有云萍的教训,她还敢下毒吗?

  褚丽丽倒是很勤恳,安安稳稳的在饭店工作,和饭店的人都处的不错,没有人嫌弃她。

  择菜帮厨看灶,很是一副责任心很强的行为。

  江国臣带了妻儿终于上门。

  跟来的还有那个假的江雪莹,搞的什么鬼?

  这个江国臣到底是不是那个真的江国臣,带着假女儿蒙骗人,假的江雪莹既然能造出来这样隐秘的身份,就没有打听到真的江雪莹的信息?

  难道他们就这样硬着头皮冒充,既然他们和霍家连了姻,还追着自己干什么。

  假的江雪莹是为了拿她和霍家联姻,如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演这一出儿?

  既然他们登门,就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江国臣安排见面是在京城最高级的饭店,根本没有到云凤的饭店来。

  江国臣在跟江雪莹说话儿,江雪莹说道:“云凤是个不好对付的,她不见得到这里来,我们不如到她的饭店。”

  “阿赢!你怎么忘了要降服一个人,就要消弭他的锐气!云凤是认为自己有钱,才对你不理不睬,现在让她看看,我们不用她联姻,我们没有把她的饭店看进眼里,让她的优越感一扫而光,看着我们是天下最富贵的人,得让她羡慕,让她垂涎,让她软化,让她俯首称臣!胜利才是我们的。”

  江雪莹暗哼:老色鬼,谁不知道你的算计,想那个江雪莹想死你?永远你也见不着,她死了!她死了!你快死心吧!

  “上将军。”江雪莹媚眼儿迷离,搂住了江国臣的脖子,对着他的额头亲了一口:“但愿得我们天长地久。”

  江国臣一下子把江雪莹抱住:“乖乖,我的最爱!”

  一顿激情的吻,兴奋之余他落下泪来:雪莹!雪莹!真的雪莹,我的最爱!

  他的泪很快收起来,面目狰狞,戾气呲呲地冒出来,一把推开江雪莹。

  江雪莹眼里的戾气一扫而过,咬碎了一口银牙。

  江国臣!你找死!

  江国臣没有理会江雪莹的行为,默默的沉思起来,真的不知道江雪莹生了一个女儿,要是知道他前几年就会回来,把这个姑娘带走,早就成了他的。

  晚了晚了!让她找到了父亲,有了那么大的依仗,自己下手就难了。

  没有什么妙计打动云凤的心,让她甘心情愿的跟他走。

  他的失落,他的沮丧,他的心痛,不亚于剜了他的心脏,摘了他的脾。

  他悔恨派的人手少了,让江雪莹逃脱,她对云凤不想再用对待江雪莹的手段,他怕再次的失去。

  江雪莹偷的骂:老贱货,真是贱得出奇!

  她一心撺掇柳家把云凤和霍家联姻,只有把云凤处置了,这个老货就没有了希望,他对付不了霍家。

  云凤寻找这个老货,打破了她的计划,她要怎么对付云凤?才能让这个老家伙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