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缘错:惊世情劫 > ☆、671.第671章 番外十:青玉案.白暄

☆、671.第671章 番外十:青玉案.白暄


  很多年以前,我心中坚守一个信念,那就是成仙!

  不为别的,只为那些被魔界赶出的妖族。成仙,这应该是每个妖都梦寐以求的,而身为妖王的我也只想做他们的榜样,成为他们努力修炼的动力。

  我想,这应是我身为妖王的责任。

  直到,我找到了月琉璃。

  我欠她十世恩情,只要报了这份大恩,我在人间便再也没有业障,便可历劫成仙。

  那时候我不知道,其实琉璃便是我的劫。我起初答应她帮她报仇,只为了报恩而已,我没有想到,我会爱上她。

  人生有许多的不可思议。与我而言,月琉璃和玄渊便是我的不可思议!

  我生命中对我最重要的两个人,他们在同一天离我而去,留我在世上独自思念了十六年。

  若换做以前,这十六年岁月也不过如弹指一挥间,可你得到又失去过,心境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最初的那几日,我还能强颜欢笑,可时间久了我也厌了,明明身边有那么多的朋友陪着我,可我还是觉得孤独。

  我想琉璃,也想玄渊。

  夜里,我独自站在碧霞峰的山顶之上遥望着苍穹,万物静逸,我却觉得自己更加的孤独。

  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我恍惚着叫:“玄渊?”当我看见站在身后的人,心中不禁有些失落:“是你!”

  巽墨朝着我走过来,他如我在流光镜中看见的一般还是那么俊朗潇洒,这万年的时光在他脸上没有流下痕迹。

  他和我站在一起,遥望着脚下的苍穹声音低沉悦耳:“刚开始或许是有些难熬,慢慢的就好了。最起码你还有期许,知道时间,不像我之前等阿宁的那个时候。”

  他微微一叹说:“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她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每一天对我来说是希望,也是失望。”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问:“是风阙让你来劝我的?”

  巽墨低声笑了笑,说道:“他们都很担心你,当日,你来朝霞谷找我劝他,今日,他为何不能来找我来劝你?”

  我心中流淌过一片温暖,满是感动。

  “其实我不是想不开,只是有些无法适从罢了。你知道这一年里我们经历的事情吗?从明月城到青阳城再到雪族,神界,虽然只有一年的时光,可对我们来说就好像度过了一世那么的漫长。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爱人,却在同一天离我而去。”

  我低下了头,声音淡淡的悲凉:“以前不曾拥有过不觉得什么,可一旦拥有过便再也不想放手。”

  “是啊,得到又失去,岂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他拍了拍我的肩说:“与其这样每日想着他们,不如做点别的,你也不想他们回来看见一个憔悴不堪的妖王吧?”

  我觉得巽墨所言不无道理,与其每日这么消沉的活着,不如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这一刻,我煞然明朗,次日我便留书离开了九莲山。

  我去了冥界。

  我去问青阎琉璃的转世之地在哪里,青阎一副纠结的模样看着我问:“你一定要知道?”

  我点点头,脸上透着坚定。

  他又问:“不后悔?”

  我挑了挑眉,我白暄这辈子就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可当我见到琉璃的时候,去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后悔的。

  这小小的一团不停啼哭的丑丫头,真是我的琉璃吗?我心中有些崩溃,此时我终于明白青阎为何会那么严肃认真的问我后不后悔了。

  我抱着小小一团的琉璃,带着他前往昆仑山,那一天的阳光很好,暖暖的照在我们的身上。

  我为她取名暖阳。

  青阎为了让琉璃的这一生不受亲情所苦,将她变成了一个孤儿。

  我想,如果让琉璃知道了,只怕这丫头就会将青阎腹诽个上千遍吧。她可是一直梦寐以求自己能生在富贵人家。

  但琉璃的宿命注定是与普通凡人不同的,十六年后她会成为我白暄的妻子,所以这一世没有亲情会让她少些苦恼。

  我带着琉璃去见了玉虚道长,他是受天君之令下凡而来的,那些在我们生命中有过交集的人,都将会聚集在这里。

  于清澜,胡灵蓝,于溪衡,冰灵以及我的琉璃。我想让她这十六年过的开开心心,前世未续的缘今生再续。

  我将琉璃交给了玉虚,我与他约定,十六年后的今天我会带她走。

  但我还是放心不下她,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偷偷来看琉璃,看着那调皮的小丫头将昆仑宫搞得乌烟瘴气,看着玉虚吹胡子瞪眼无可奈何的模样。

  我想这还真的我的琉璃,也只有她才有这个本事,天不怕,地不怕,但心底却纯良的很。

  琉璃十岁的那一年,宁泽用白泽之灵的灵力将玄渊的肉身重塑,我看着躺在九莲洞中那昔日的朋友,心中感慨万分。

  那一天我在九莲洞中待了一整天,和玄渊说了这十年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最多的是琉璃。

  我看着玄渊静静的躺在莲心上,突然想起巽墨之前和我说的那番话,我嗓音低沉望着他,问:“玄渊,你究竟要等多久才会醒过来?你如果再不醒,那就别怪我抢了琉璃。”

  我威胁他,他不为之所动。

  我暗自惆怅,转身离去。此后的六年里我就在昆仑山和九莲洞奔波,看着琉璃一天天的长大,看着玄渊闭目沉睡,我觉得我失去的东西在一点点的回来。

  琉璃回来的那一天,玄渊没有醒过来,但他唇角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我想,玄渊他果然是不够义气,我和他说了六年的话,他都没有对我笑过一个,可琉璃一回来他就笑了。

  这太不公平,我很担心玄渊这小子回来后还会与我继续为敌,索性我先下手为强。

  我和琉璃在九莲山举行了婚礼,而玄渊却送了一份最好的贺礼给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我和琉璃看着玄渊站在我们面前一脸的笑容。

  那一刻,我很幸福。

  本来洞房花烛之夜是不应该虚度的,可琉璃却说她累了一天需要好好的休息,借此把我给赶了出去。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意呢?我站在青庐的花园中,站在皎洁的月色下等着我的朋友。

  我将自己此生最重要的日子留给了他。

  玄渊还是没有变,我们一言不和便会用打架的方式来解决,这样很是畅快淋漓。

  这一夜,估计九莲山中没有人能睡的着,但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是开心的。

  我知道,我身边的每个人,都会一直这么开心幸福下去,你们也不会例外!

  ☆、章 番外十一:贺新郎.濯渊

  我是喜好征伐杀戮的神兽朱厌,只要有我出现的地方便会有战火。那时候我嗜杀成性,喜欢血的味道,因为犯下太多的杀戮而被宁泽神君所降服。

  我以为,我会死在他的手中。

  可是宁泽却愿意感化我,还收我做了他的首徒。

  拜入子虚宫的那日,师父将我身上的朱厌之灵尽数封印,为我赐名濯渊。师父说只要勤加修炼,假以时日我一定能控制自身之灵,远离杀戮战争,成为他最为得意的弟子。

  从那之后,这世上再也没有朱厌神兽,而只有子虚宫中一心修道勤奋修炼的宁泽大弟子-濯渊。

  我跟随师父一万年,后来这子虚宫中陆续多了二师弟青阎,三师弟灼戎,以及我的小师妹鸾舞。

  遇见鸾舞,那是一个意外。可就是这个意外,改变了我们所有的人命运。

  许是因为我是和小五最先相逢的缘故,对这个小师妹,我一直甚是疼爱,拿她当亲妹妹一般对待,我总觉得有她在我的心中极其的安稳舒适。

  后来我才知道原因,师父告诉我,小五乃是象征着和平的鸾鸟幻化,她身上的气息能化解我身上的戾气。

  从那以后,我对小五更是疼爱有加,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只要是她不愿意的,没有人能够勉强。

  正如她和灼戎的婚事,我知道小五她不喜欢灼戎,她心中的人我知道是谁,但我只装作不知。

  我想这世上,也唯有那人才能与小五般配,我知道他们之间存在许多的阻碍,但只要能让小五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想到了云瑶,想到凤族一心想与龙族结亲,如果促成了云瑶和灼戎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会是为我自己挖的坟墓。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爱上云瑶的,起初我以为她是一个为了权势地位而不择手段的女子,对她深深的不屑。

  后来她经常借故来子虚宫,总是在我面前晃,大大咧咧毫无半分淑女形象,还不停的夸赞灼戎如何的气度潇洒。

  我嗤之以鼻,可久而久之,当我在子虚宫看不见她的时候我会心慌意乱,精神不济,那时候我不知道情愫在我心中蔓延着。

  直到,云瑶为了试探我,而说出要灌醉灼戎成就好事的时候。

  那时候我很纠结,我还没有看懂自己的心,直至借了酒胆闯到了她的房间里。那一刻我才知道,这是她设下的局,只为激我看清自己的内心。

  我很庆幸,我来了。这一夜,我以为是我寻到了自己的幸福,但万万没有想到,幸福背后却也隐藏着祸端。

  六界浩劫的祸端,我与云瑶缘分尽断的祸端,我们师兄弟决裂的祸端,都是由今夜而起。

  师父为了镇压伏幽而羽化牺牲,而小五也失去了踪迹。神界被封印,从神界逃出的仙君都聚集在了仙界,商量着新君即位的事宜。

  而我,等到了云瑶要嫁给灼戎的消息!

  九重天上,历经浩劫活下来的我们,没有久别重逢的欣喜。我心中似有千重怒火在燃烧着,我知道师父已死,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压制我身上的煞气。

  我极力忍着,握紧了双手问她:“你当真要嫁给灼戎?”

  云瑶低着头,瑶池中仙雾缭绕将她包围,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她绝断的声音:“是,我要嫁给他。濯渊,你我之间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我冷笑,眸光似火一般看着她。

  我是个高傲的人,既然她做出的选择,我也应该走的潇洒,可我的心就好似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

  我失去了冷静,我没有仔细的想云瑶为何会变?我沉浸在师父的死,小五的失踪,以及云瑶的背叛中,我觉得我一夕间失去了一切。

  我在云瑶和灼戎成亲的那一日,入了魔。体内被封印压制的朱厌之灵终于爆发,我再也不是子虚宫宁泽神君的首徒。

  我跪在天地之间,遥望着神界的方向,耳边那喜悦的声音传遍九州,我在天地间痛哭,我将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出来,我挥舞着赤焰剑将广袤的土地烧成一片焦土,最终我昏倒在了地上,闭上眼之前我看见的是云瑶的容颜。

  我不知道我为何会看见云瑶成亲的画面,我以为是我入魔后的幻想,直到苍雪找到了我。

  她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灼戎的报复!

  是他害死了师父,害了小五,抢走了云瑶,是他要报复我。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便一心想着复仇,我要攻上仙界,亲自杀了那个罪孽深重的人。

  如果不是玄潭水的出现,我知道我不会等四万年。

  在苍雪重伤昏迷之后,我一心想着报仇的时候,那玄潭水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看见它的第一眼我如烈火焚烧的心绪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开始了筹谋,我用自己的灵血养着那玄潭水,久而久之我感觉出这灵物是与小五有关,我感受出她的意念,它想让我去找聚魂珠。

  只是我还有心愿未了,直到我用自己的灵血养成了玄渊,我将玄潭水的意念给了他,让他代替我去寻找聚魂珠。

  我知道,我是时候该为师父和小五讨个公道了。我率领妖魔一众攻上了天庭,眼看便要成功,我却突然收到了云瑶的传信。

  我始终惦念着和她的情分,便偷偷去见了她,诛仙阵中,当我看着云瑶催动了阵法想将我绞杀的时候,我万念俱灰。

  我看着她笑着离去,我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我的肉身在阵法中覆灭,残留了一缕魂魄挣脱了诛仙阵的束缚。

  我没有找到云瑶,但看见了灼戎。

  再次相见他是天君,我是一缕魂魄。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大师兄,被人背叛的滋味如何?”

  我瞪着一双猩红色的双眸,与他对视。

  那高高在上俯仰万物的君王,他唇角满是高傲和快活。他说:“大师兄,你不知道吧?云瑶其实是为了你才委身下嫁给我,邀你来相见的人其实是我,此事她全然不知情。我就是要让你感受背叛,感受被心爱的人杀死的滋味。但是念在我们师兄弟一场,我才告诉你真相,不让你死的不明不白。”

  我低低的笑着,我早该想到,云瑶她不可能会背叛我,会杀了我。

  “灼戎,是因为云瑶曾经设计你吗?我没有想到,你的心胸竟然如此狭隘,为了此事,你害死师父,害了小五,害了云瑶。”

  “别以为你此刻是傲然天地的天君,但即便你坐在这个位置你也永远比不上师父。这世上唯有师父才能与小五般配,灼戎,便是你得到天下又如何,未来的日子,你终会在悔恨痛苦中渡过,得不到解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仙缘错:惊世情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