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5章 兄妹俩

  田幼薇从台阶上一跃而下,飞身上前:“二哥!”

  田秉忙叫道:“慢些,你个疯丫头!”

  话音未落,田幼薇已到身边。

  她紧紧抓住田秉的袖子,亲昵地道:“你怎么才回家呀!”

  田秉道:“我往日回家比这还晚,也没见你急过,怎地今天突然急了?”

  家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子,他除了读书之外还要跟着田父打理窑场的事,日常也是忙得不行。

  其余人就笑:“怕是又想让二哥买零嘴了。”

  田幼薇不理他们,抓着田秉往前拖:“我有事和你说。”

  田秉和小伙伴们告别,跟着田幼薇往前走:“怎么啦?”

  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汗味和墨香味,是田幼薇最熟悉的味道,她红了眼圈,紧紧抱着田秉的胳膊,心酸极了。

  田秉笑着俯下身,将两手托着妹妹白嫩的脸颊,温声道:“你这是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和二哥说,二哥替你出气!”

  十三四岁的少年郎,稚气未脱,唇边只得淡淡一圈绒毛,眼神清亮温善,笑容可掬,是田幼薇印象里的那个最可亲可爱的二哥。

  大哥死得早,她不太记得了。

  二哥和她年纪更相近,从她有记忆开始,就经常带着她玩,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她,直到意外发生的头一天,他还在给她写描红本。

  田幼薇有很多话要和二哥说,临了却不知从何说起,只道:“咱家来了个小阿璟……”

  田秉点头:“我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多个人多双筷子,你别听其他人胡说八道。”

  田幼薇本是挑个话头,没想到田秉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不由睁圆眼睛:“谁说什么了?”

  田秉脸一红,有些不自在地道:“没什么。”

  田幼薇不由心生疑虑,她只知道邵璟做了童养夫后流言很多,看这样子,难不成现在就有了流言?

  “你骗我,告诉我,告诉我……”她揪着田秉的袖子晃了又晃,非要知道不可。

  “你知道的,村里就这样,谁家来个亲戚都要说许久,你别管这个。”田秉笑着扯开话题:“阿爹给你买什么了?”

  自家二哥年纪不大,却很沉稳,口风很紧,他不说的事就一定不会说,稍后再想办法好了。

  “买了糖和扶桑扇!”田幼薇假装忘了这件事,往田秉嘴里塞一颗糖,弯了眉眼等夸奖:“好不好吃?”

  田家兄妹都嗜甜,只是田秉年纪大了,为怕别人笑话,都不好意思买糖,田父更是不会主动买给他。

  他笑眯眯地含着甜蜜蜜的糖,舒服地喟叹:“还是有妹子好啊。拿你的扶桑扇给我看。”

  田幼薇从怀里拿出扶桑扇,献宝似地递过去:“好不好看?”

  “真好看。”田秉眼里露出几分羡慕,爱不释手。

  他也喜欢,但这扇子真的是很贵,妹妹还小,又是女孩子,需要娇养,他长大了,又是男子汉,不该不懂事。

  田幼薇眨眨眼睛:“先给你赏玩几天。”

  她那时候不懂事,田秉逗着要借了看看都舍不得。

  她只记得田秉是哥哥,已经长大了,却忘了他其实也只是个没成年的少年郎,也还贪玩好奇,喜欢好东西。

  田秉眼睛一亮:“真的?小气鬼不会是逗我玩吧?”

  田幼薇指着自己的鼻尖:“小气鬼?二哥是在说我吗?”

  “当然不是,我家小妹最大方了。”田秉笑着将扇子还她:“二哥长大了,这是小孩子玩的。”

  “才不是,我听说那些文人墨客都买了赏玩的,二哥书读得好,也该玩玩。”

  田幼薇硬塞到田秉怀里:“你不听话我要生气。”

  田秉当她小孩儿心性,说一出是一出,但想着这是妹妹心疼自己,就高高兴兴收起来:“我一准好好保管。”

  “我还不放心你嘛!”田幼薇挥挥手,拉着他往里走,闲聊:“二哥才从窑场里回来?”

  田秉道:“窑场新收了一批匣钵窑具,我在一旁守着验货呢,闹了不高兴。”

  要烧制出精美的瓷器,就得把瓷坯放在匣钵里,匣钵的好坏至关重要,否则瓷器就会爆胎坏掉。

  田幼薇有些讶异:“咱家用的不是谢舅父家的匣钵么?怎会不高兴?”

  她说的谢舅父,是谢氏的娘家族兄谢璜,也是田父的至交好友,人称谢大老爷。

  田家自有窑场,也自己生产瓷坯,但不生产匣钵窑具。

  谢家早年也做瓷器,后来经营不善,就改行做了匣钵窑具。

  两家人不但是世交,也是长期合作的生意伙伴。

  田家入选贡瓷之后,田父极力向朝廷推荐谢家的匣钵。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