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10章 赔罪

  田家窑场距离田家庄也就是几里路。

  田幼薇将邵璟护在怀中,随着小毛驴颠簸的脚步,骄傲地向他介绍:“咱们家窑场是入选贡瓷的八处窑场里最好的!周围的瓷土品质最好最厚,水质最清透!

  看到远处那片山林没有,全是松木,烧制瓷器最好了!此前有人出了高价要买窑场,说了好多次,阿爹都没舍得卖!”

  田家窑场依着元宝山,傍着银湖,四周山林茂密,瓷土矿层丰厚,又有运河连接,可以沿水路一直通往明州港,是很难得的风水宝地。

  从田家先祖建起龙窑,一直传了好几代,产出的瓷器是整个银湖最好的。

  它就是田家人的命根子,哪怕后来田父病得快死了,债主追索上门,走投无路,也没舍得拿来抵债。

  田幼薇和邵璟更是千方百计,咬牙死撑才把窑场保住,这中间真的是吃了很多苦头。

  想到自己和邵璟同甘共苦的那段年月,田幼薇忍不住心生感慨:“你以后要护着咱家的窑场啊。”

  “阿姐放心。”邵璟很认真地点头,清亮的眼睛看向前方,神情十分愉快。

  田家窑场一片忙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两条沿着山坡并列向上、长达十余丈的窑炉。

  再就是两旁用竹木搭建起来的长排工棚,工棚里有许多匠人各自有条不紊地忙碌,造型各异的瓷坯整整齐齐列在架子上,等着匠人上釉。

  又有两个穿着绿色公服的监窑官不时游走查看监督,整个窑场看起来红火得很。

  田幼薇一行人很快引起关注,好些在窑场做工的田家族人跑过来道:“阿薇怎么来了?”

  又有人好奇地打量邵璟:“这就是昨天才来的小和尚吧?叫什么名儿来着?”

  “叫邵璟。”田幼薇将那些人介绍给邵璟认识:“这是三叔公,这是五堂兄……”

  众人纷纷围着看热闹,不时互相交换个眼色,神秘兮兮、意味深长。

  田幼薇看出来了,心里很不高兴,就不想和这些人浪费时间,拉着邵璟往里去找田父。

  田父坐在工棚里看师傅上釉。

  上釉是制作出好瓷器的关键工序之一,瓷器美观与否和瓷釉息息相关,除了要有好釉水之外,工艺也很讲究。

  匠人们很小心地握着瓷坯的外底,倒转瓷坯浸到釉水里,慢慢摇晃,好让瓷坯吃透釉水。

  田父瞧着是在监工,实际眼神游离,神色里更是带了几分郁结之意。

  “阿爹!”田幼薇跑过去抱住田父的胳膊,将醒酒汤递上:“娘让我送醒酒汤来,正好阿璟没见过烧造贡瓷,我就带他来了。”

  田父看见是她,立刻收了郁色一笑:“昨夜酒喝多了些,是有些头疼,阿薇辛苦了啊。”

  田幼薇脆生生地道:“我不辛苦,辛苦的是阿爹和娘!”

  “看这伶俐的小样儿!”田父拍拍她的发顶,温和地问邵璟:“阿璟可还习惯?”

  邵璟行了一礼才道:“回伯父的话,大家都很好,小侄很习惯。”

  田父也温和地拍拍他的发顶:“乖孩子,不必如此生分,不然岂不是累得慌?”

  “啧,这孩子可真文气!到底不一样呢。”

  谢大老爷大步走进来,熟稔地拿过水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盏醒酒汤,然后一激灵,大声道:“好酸!真醒酒!”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她爹还没喝上,他自己倒先下了肚。

  田幼薇心里颇不舒服,也不做在脸上,甜甜地笑:“舅父今天过来又是为的什么呢?”

  谢大老爷说道:“我送匣钵窑具过来,顺便把谢三儿这个shi糊了眼的混账东西绑来赔罪!阿秉呢?我说过要给他交待的。”

  田幼薇心说他莫不是故意装的,谁不知道二哥每天早上都得读书,要午后才会来窑场?

  当事人不在现场,田父又太讲义气,为了谢家脸面上好看,肯定会说算了,这事儿也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田父果然道:“阿秉在读书呢,小孩子的小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这事儿你处理妥当就行。”

  看吧,自家老爹就是这脾气。

  田幼薇装作不懂事的样子道:“阿爹,舅父,怎么才算处理妥当啊?”

  田父皱眉:“小孩子家,别管大人的事。”

  田幼薇抱着他的胳膊使劲晃:“娘说我不小了,得跟着学管事了,不然将来什么都不知道,会被人嫌弃的,你们就教教我吧。”

  田父拿她没法子,不好意思地道:“让大舅兄笑话,这丫头被我惯坏了。”

  田幼薇瞅着谢璜笑,求知若渴:“舅父舅父,您教教我!”

  谢大老爷慈祥一笑,轻抚她的发顶:“我就喜欢阿薇丫头的聪明劲儿,你既然感兴趣,我就教教你。”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