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390章 情分

  田家才花三千两银子买了谢良的窑场,这又八百两银子贱卖了,买家还是谢良,等于谢良转个手就白赚二千二百两银子。

  这种新鲜事可不多见,众人传得沸沸扬扬,连带着田秉被匪徒绑了勒索巨额钱财的事也传得到处都是。

  一时间,很多人来找田父商谈贱买他家田地、商铺的事。

  有人甚至给出五百两银子,想把田家在明州的房屋铺子全部买下。

  谢氏气得差点没拿大棍子把人赶出去,都是些什么人啊,咋不说白送给他们呢?

  田幼薇幽幽地道:“古人说得好啊,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多,落井下石是常态。”

  田父听了,又有思量,当年他散尽家财帮了多少人啊,现如今……

  正伤神时,田族长带了几个族老进来,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放在桌上,道:“这是大家一起凑的,不多,算是尽一份心意。”

  谢氏打开看,全是些碎银子和铜钱,确实不多,但鉴于族人邻里本就不富,是真的尽力了。

  田父眼里噙满了泪,拉着田族长连连道谢。

  田族长等人安慰他一回,又交待田幼薇有事只管让人去叫,这才走了。

  一家人相对无言,田父先是想着自己平时帮了人,这个时候大家都伸了手,足以欣慰。但是再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若不乱来,这会儿银子也不会差这么多,还是有错。

  一时欢喜一时绝望一时后悔一时担心,胡思乱想,病情竟然渐渐加重。

  田幼薇要应付来占便宜的买主,又要造成田亩地产已经渐被贱卖的假象,还要分神操心田父的病,自家窑场里的贡瓷也不能停下,简直焦头烂额。

  幸亏喜眉得力,孤身一人去了京城,把周老太医请来给田父调养。

  周老太医道:“令尊这次发病,虽是受了刺激,却也和年轻时留下的伤病有关系,当时伤在暗处,一直没有调养好,操劳太过,沉疴痼疾,难得治好啊。”

  当年田父也是旧伤复发加上新病,卧床不起之后撒手人寰,田幼薇有准备:“您是最好的大夫了,尽力即可,能治成什么样子就算什么样子。”

  周老太医见她态度诚恳,又晓得她家遇了大事,仔细斟酌片刻,道:“那我就试试,见效不会太快,咱们慢慢调理,如何?”

  田幼薇忙应了,叫人给周老太医安排住处,打理饮食。

  傍晚时分,她疲惫地从窑场回来,看到自家门口站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虽是青布衫裙,简单装饰,肌肤却白得像雪似的。

  田幼薇心事多,只看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却见那个女孩子朝她扑来,紧紧抱住她大声叫道:“阿薇姐姐,我来陪你了!”

  是许久不见的吴悠。

  田幼薇一时怔住,和吴悠抱在一起又跳又叫,叫着叫着她红了眼圈,有人挂念的滋味真好。

  吴悠嘲笑她:“哭什么啊?阿璟已经筹到钱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夜晚,吴悠将从明州带来的消息告诉她:“阿璟找了番商行会的人,大家都愿意借钱给他,说是对着混图罗那么多钱都不动心,能分文不取地送回去,定能有借有还……”

  吴七爷又联合了明州当地的官兵衙门,悄悄的作了计划,市舶司那边也动用了各种力量,准备趁此机会将盗匪一网打尽。

  “……只怕那些人不带着田二哥进明州,只要敢去,我们立刻就能知道!”

  吴悠托着腮,眼带羡慕:“阿薇姐姐,你家阿璟好能干啊,平时也没经常去明州,认识的人却极多,我爹说他三教九流的人都认得,已经快要超过大名鼎鼎的吴七爷啦。

  我娘十分后悔,说早知如此,当时就该无论如何都把他定下来,说不准很快又是一个进士老爷呢。骂完我爹又骂我,说我没福气。”

  田幼薇本来心烦意乱,听吴悠插科打诨一回,忍不住露了几分笑:“就你名堂多,拿来!”

  吴悠装晕:“什么?”

  “我的信!”田幼薇翻白眼,她很肯定邵璟让吴悠带了信来。

  吴悠这才拿出信递给她:“那,火漆封好的,我没碰过。”

  田幼薇背转身撕开信,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邵璟在信里说的情况和吴悠的差不多,又提到一个情况,说是小羊将会亲自前往明州处理此事。

  更细的情况他没说,但既然小羊亲自前往明州处理此事,说明情况很不一般。

  田幼薇小心地将信烧了,和吴悠说道:“我带你去吃饭沐浴。”

  吴悠道:“晚上还是我们一起睡吧?”

  田幼薇自是应了好。

  却听喜眉欢天喜地的叫道:“姑娘,姑娘您快来,您瞧瞧谁来啦!”

  田幼薇和吴悠对视一眼,一起走了出去,只见穿着兜帽披风的张五娘只带了三四个人,站在庭院里看着她们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