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391章 三天

  张五娘开门见山:“你上次求医的事郡王爷知道了。”

  “我去看看伯母那边是否需要帮忙。”吴悠见说的是这种事,立刻找借口离开,十分聪明有修养。

  “他很不高兴,王妃已将身边的嬷嬷打发回娘家。”张五娘拉着田幼薇的手道:“据说有人和王妃说了你的坏话,王妃虽有想法,但并不敢乱来,是底下的人自作主张。”

  田幼薇听出几分意思:“五娘是来替郡王爷赔礼的吗?我没有怪他,真的。”

  张五娘的笑容很古怪:“不是替郡王爷赔礼的,而是替王妃赔礼。”

  田幼薇不懂了:“王妃怎会与我赔礼?”

  她看普安王妃当时的模样,虽瞧着和善好说话,实际也该是个心高气傲的,怕是看不上她,除非是小羊的要求。

  张五娘道:“是啊,替王妃赔礼。郡王爷脾气好修养好,知道这件事后,只是表示自己不太高兴,没有责骂王妃半句,然而王妃突然就慌了,先是把身边嬷嬷送回娘家,又让人把我请过去,让我替她向你解释。恰好王爷让我过来照料你,替他向令尊令堂带两句话,我就答应了王妃。”

  小羊的意思,是说事情的前因后果他都知道了,根据查到的情况,这件事还和反对经界法的人有一定关系,他已前往明州,会竭尽全力将田秉救回来。

  “但凡是帮我做事的人,我都会竭尽全力保他平安。若不能,就会替他照料家眷,追凶万里。”

  这是小羊的原话。

  张五娘眼里满是崇拜欢喜:“初露峥嵘,是不是?我相信他说到就能做到,你呢?”

  田幼薇觉得不对劲,她拉着张五娘的手,轻声道:“五娘,你是不是还没忘记?”

  张五娘缩回手,垂下眼,难为情地小声道:“事实上,我可能会进普安王府。”

  田幼薇大吃一惊,险些惊呼出声,又及时刹住:“五娘,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说你家中已在为你相看了吗?”

  张五娘叹道:“你知道对方是谁?周相家的子侄。我是万万不可能嫁过去的。那种人家虽风光一时,却不会有好下场,必将遗臭万年。”

  田幼薇扶额:“怎么会这样?”

  “京中人情关系错综复杂,儿女婚事很多时候就是筹码。我们家觉得,养我这么大,我应该为家里做点事。”张五娘笑容苦涩:“你懂得这里头的利害关系么?”

  田幼薇懂。

  张家向来站在小羊这边,而周相深得今上信任,若能得到周相相助,小羊的胜算更大。

  所以张五娘的婚事算是为小羊牺牲,她幸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将来小羊能否登上帝位。

  若能,张家也算是立了功劳,哪怕这个功劳是依靠一个小女子的婚事换来的。

  “我不信命,所以我去求了普安郡王。我和他说,一样都是帮他,我留在他身边也可以帮他。”张五娘似哭似笑:“他答应了,他居然答应了!”

  田幼薇漠然半晌,只能宽慰她:“那不是好事吗?至少你不用嫁去周家了。”

  张五娘摇头:“你不懂。”

  “王妃知道这件事吗?”田幼薇确实不懂,她只知道,张五娘以后的路不会好走。

  就算小羊给了侧妃之位,始终也是妾,皇家规矩大过天,受到的各种束缚多得很,再将来,即便进入宫中成为一宫主位,日子也未必好过。

  “应该知道吧。”张五娘无所谓地道:“与其嫁给周家,不如我为自己搏一把,好歹还得个快活,你别劝我。我一路行来很累很累。”

  都这样了还怎么劝?田幼薇默默地安排张五娘歇下,又去安置吴悠。

  不得不说,张五娘和吴悠的到来帮了田幼薇不少忙,这二人在家都是掌事管家的,将田家打理得妥妥当当,完全不要她操心。

  田幼薇只需管好窑场的事,陪田父说说话就行,心情不好了,还有人开导,担心田秉和邵璟,人家就读书念诗给她听。

  只是作为一个经历过灾难的人,别人的安慰无论如何也减轻不了她的担忧和恐惧。

  日子就这么过去,转眼,到了第三天。

  傍晚时分,一艘吃水很深的船驶出明州港,朝着墨蓝色的大海深处驶去。

  邵璟和廖姝站在船头,迎着阴冷的海风,紧张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这不是个利于出行的好天气,风大浪急,海面上基本没什么船,天上阴云厚重,没有半点月光星光。

  而对方约见的地方,暗礁密布,暗流湍急,倘不熟悉环境,必然船毁人亡、有去无回。

  邵璟低声问廖姝:“记住我刚才交待的事了吗?”

  廖姝紧紧攥着双手,哑声道:“记住了,到了以后我们就要求先见阿秉,他们多半会让我捧着银票过去,还可能会连着我一起扣下,阿秉可能是昏迷不醒,也有可能重伤,还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我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发出不同警示……还要自救……不要怕水,水下有人会救我们。”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