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396章 赶紧娶我

第396章 赶紧娶我


  田幼薇一直睡不踏实。

  闭上眼睛就做噩梦,梦见二哥出事,梦见廖姝出事,梦见邵璟出事。

  梦见自己孤零零一人站在荒废的窑场里,四周都是向她逼债的人,个个凶似恶鬼。

  她想跑,却被人抱住了腿脚,怎么也提不动步子,于是她挥舞着手大叫:“不要,放开我,欠你们的钱我会还的,我会制瓷会书画,都能换钱,你们逼死我就什么都没了!”

  “阿薇,阿薇……”她被人抓住手使劲地晃:“你醒醒,你是在做噩梦。”

  田幼薇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吴悠担忧的样子,再惶然四处观看,昏黄的羊角灯、淡青色的绣山水纱帐,鹅黄色的织锦被子,熟悉的茉莉香,是她自己的屋子。

  “阿薇,你做噩梦了。”吴悠递来一盏温水,柔声道:“喝一点水就好啦。”

  田幼薇长出一口气,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疼得她心烦意乱,勉强撑着喝了水,再躺回去,一句话都不想说,只看着帐顶发呆。

  距离交付赎金已经过了一天一夜,明州一点消息都没传来,她真的很害怕。

  自重生以来,从未有哪一次如同此刻这样让她感到恐惧。

  吴悠抱住她,轻声道:“阿薇,没事的,不要怕,邵小郎那么厉害,那么多人在帮你们……”

  忽听外面哭声骤起,是谢氏的声音。

  田幼薇汗毛倒竖,光着脚冲了出去。

  院子到处都是人,火把明亮,一具担架停在院中,谢氏伏在上头大哭不止。

  田幼薇的脑袋“嗡”的一声响,站着就不敢动了。

  还是出事了吗?

  “阿薇……”一个人朝她走来,唇角含着笑。

  是邵璟!

  “别怕,我们全都回来了,二哥受了点伤,养些日子就好了。”他怕吓到她,站在距离她两尺远的地方柔声说着,眼睛一直盯着她,眨也不眨。

  全都回来了!田幼薇的眼泪喷涌而出,哭得不能自已。

  邵璟犹豫了一下,当着这许多的人没敢抱她,只能蹲在她面前,递过一块雪白的丝帕,再悄悄拍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

  谢氏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心疼你二哥,这几天被吓着了,就是想哭……”

  闹腾了小半个时辰,众人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全家人守在田秉床前,紧紧盯着周老太医给他看伤。

  田秉一直都在昏睡,就回来途中醒过一次,喝了些粥吃了些药,就又睡过去了。

  这让邵璟和廖先生父女很担心,总觉得他受的内伤必然很严重,很怕他一睡不醒。

  周老太医看了一回,道:“这是损耗太大,我先给他开些药调理着。明日应该能醒。”

  “若不能醒呢?”田父眼睛通红,嗓音嘶哑,满面愁绪。

  他自己也不好,是躺在软榻上被抬过来的。

  周老太医道:“别总往坏处想,令郎年轻底子好,总能好起来的。”

  田幼薇见邵璟脸色青白,下颌上冒了许多胡茬,就叫他和廖姝:“你们这几天都累坏了,先去休息。”

  廖姝只是摇头,坚定地道:“我答应过阿秉,要一直守着他的。”

  “我先去休息,明日还有许多须脚需处理。”邵璟回到房里,倒头就睡。

  不一会儿,“吱呀”一声门响,田幼薇蹑手蹑脚进来,坐在床前轻轻摸他的脸。

  邵璟伸出手臂使劲一捞,田幼薇便倒下来伏在他胸前。

  他伸手一摸,满手的泪,便叹道:“别哭了,明日待我起来就去京城给二哥找个擅长跌打损伤的大夫。”

  田幼薇哽咽着将他抱紧:“我好害怕。我梦见只剩下我一个人,好多人向我逼债。”

  邵璟轻叹:“我还以为你是担心我和二哥、阿姝姐姐。谁知道是担心没钱。”

  “我当然是担心你们。”田幼薇顿了顿,扭扭捏捏地道:“阿璟,我们要不要和二哥他们一起成亲啊?”

  邵璟有片刻沉默,就在田幼薇等不及的时候,他开了口:“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呢。”

  田幼薇真以为他没听清楚,就又重复了一遍:“二哥他们的婚事必然推迟,长幼有序,他们不成亲,咱们就不能成亲。我不想等了,不如一起成亲,也冲冲霉气。”

  “什么意思?”邵璟又问了一遍。

  这回田幼薇懂了,他是在故意逗她,却也不气,捧着他的脸认真地道:“我叫你赶紧娶我啊。”

  “好。”邵璟翻个身,将她带到床铺里头,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将她圈住。

  滚烫的呼吸吹到田幼薇脸上,她心跳如鼓,忧伤又喜悦,期待也畏惧:“阿璟,以后会怎样?”

  邵璟轻声道:“以后?以后当然是我做探花郎,你做探花娘子,你想进修内司官窑就去,我会替你看着后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