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397章 内伤

  “二哥,你醒啦!”田幼薇欢叫出声,随即想起来,她二哥再也听不见了!于是就很难过,强忍着才没落泪。

  “去把阿璟叫来,再准备笔墨纸张,我听不见了。”田秉语气冷静,并没有知道自己不幸之后的歇斯底里。

  田幼薇忙去把邵璟叫起,再将笔墨纸张一并送进去,不想田秉已经把廖姝叫醒,说道:“你俩出去。”

  田幼薇不明所以,探询地望向廖姝——田秉虽然平静,却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廖姝同样两眼茫然。

  “出去。”田秉再次重申,语气已经有些焦躁了。

  “好的,好的。”田幼薇赶紧拉着廖姝走出去,轻声问道:“我二哥是怎么了?”

  廖姝道:“不知道,才叫醒我就让我出来了。怕是有什么机密的事要和阿璟说?”

  田幼薇觉着大概也是这样,便问廖姝:“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准备,吃了好好睡一觉。”

  廖姝道:“什么都可以,伯父伯母醒了吗?我有事要找他们。”

  正说着,就见廖先生和谢氏一前一后走了过来,都是来看田秉的:“阿秉醒了么?”

  “醒了,在和阿璟说话呢,不要我们在场。”廖姝把她爹拉到一旁,红着脸小声说了几句话。

  廖先生有些惊讶,随即转头和谢氏道:“亲家,我们说说话。”

  这又是想做什么?

  田幼薇叫喜眉通知厨房送早饭到正院,自己跟着谢氏、廖先生父女走。

  “……阿姝和我说,想要尽快完成婚礼,方便照料阿秉。”廖先生郑重地道:“我也是这样的想法,老田病着,阿薇是妹妹,都不方便照料阿秉,若不是出事,他俩也该是夫妻了。”

  廖姝红着脸轻轻点头:“我会把阿秉照顾好的。”

  谢氏和田父对视一眼,颇欣慰,却还是体贴地道:“可是阿秉现在还不能起身,不如等他养些日子再完成婚礼,总不能躺着成亲。”

  廖姝道:“没关系的,我不计较。”

  “好吧。”田父做了主:“我们这就和阿秉说,再准备起来,一定办得热热闹闹的。”

  田幼薇听得心动,想说她和邵璟商量过了,兄妹俩要一起成亲,但又觉着这个场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要是邵璟在就好了。

  正想着,邵璟走了进来,已然穿着打扮停当,语气是急的:“我得马上跑一趟京城,去请个对症的大夫回来。”

  众人不由变了脸色:“阿秉怎么了?”

  邵璟看向廖先生和廖姝,不太好说的样子。

  廖先生急了:“这是什么时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邵璟叹道:“二哥觉得内体不太舒服。”

  众人顿时乱了起来:“那快去呀!”

  邵璟朝田幼薇点点头,骑着马就要走。

  田幼薇想着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便抓了几个煎饼追上去:“在船上睡一觉,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邵璟欲言又止,拍拍她的发顶:“我很快就回来了。”

  目送邵璟打马离去,田幼薇又匆忙赶回去看田秉,却见廖姝红着眼眶,廖先生也是神色沉郁,田父还在田秉房里没出来,谢氏唉声叹气。

  “到底怎么了啊?”田幼薇急得不行。

  谢氏把她拉到一旁,微微尴尬:“你二哥觉着下体很不舒服……是被刘小幺伤着了……”

  “!!!”田幼薇愣了片刻,险些破口大骂,太阴毒了!

  “大夫之前不是检查过了吗?”她记得邵璟说过,才救下二哥,小羊就让大夫做过全身检查的,为什么那时候没说有这个伤情,这会儿才发现?

  谢氏难过的道:“好像是没太注意,毕竟你二哥身上淤肿不少,你二哥又是昏昏噩噩的,也没说清楚。”

  因为淤肿不少,那个敏感的地方也就没怎么被重视,直到今天早上田秉醒来才觉着不对劲。

  田幼薇道:“周老太医怎么说?”

  “让拿布巾包了冰块先冷敷,看看能不能消肿,你爹不放心,在里头看着呢。”谢氏忧愁得厉害,这样的伤,她也帮不上什么忙,若是亲生母亲还好说,偏偏是继母,忌讳太多。

  田幼薇发了会儿呆,见谢氏也是熬得两只眼睛通红,就叫她去休息,自己去找周老太医细问病情。

  听不见没关系,那方面出了问题,只怕会给她二哥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将来的路可怎么走?

  周老太医也没瞒她,田父病着,谢氏是继母,也就只有这个姑娘能担事了。

  “肿得很厉害,瞧着很严重,我不太擅长男科,只能先开些消肿的药看看有没有用。”

  “严重到什么程度?”

  “或许不能人道。”

  田幼薇心事重重,轻一下重一下地摇着扇子,她的身前并排放了两只小火炉,一只熬田父的药,一只熬田秉的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